首頁 » 情感 » 口述:少婦約我旅館談心毀兩人清白

口述:少婦約我旅館談心毀兩人清白

  導語:如果不是寶拉拚死守身,我可能真的會背叛她。可如今背不背叛又有什麼用呢?反正未婚妻已經離開了我,而寶拉的丈夫也聽說了我和寶拉開房的事,竟然在家中開了煤氣玩自殺。直至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和寶拉的清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流言的力量真可怕!

  文/雅晴

  口述:左連海

  我和未婚妻戀愛五年,訂婚半年,本來準備今年國慶節就結婚的。可是自由慣了的我,對婚姻突然有了點懼怕的味道。本身我就是個酷愛自由的人,再加上和女友這些年一直相處得如魚得水,覺得這樣就很好。如果突然要走進婚姻,我怕我真的受不了那種“束縛”。於是,在不知不覺中,我竟然患了婚前恐懼症。

  幸好這時遇見了寶拉。寶拉是我雇傭的店員,我在這座城市的中心區開了家書店,只有晚上營業。因為開的時間長,我的書店有了一幫熟客,有女友離開哭泣的少年,有壓力太大的律師,有鬱郁不得志的藝術家,還有疲累的出租車司機……他們經常在我的書店裡待很久,喝一杯我泡的普洱茶。天亮時分,他們告別,各自離開。只有寶拉,她來了兩次,直到早上要打烊了,她也不願意離開。她懇求我,說不願意回家,想在這兒靜靜地看會書,還說願意免費幫我做工不要薪水。

  我為難地看着寶拉。一般喜歡夜裡來我書店的人,都是失眠的人。失眠的人,多半都有一些內心不為人知的煎熬的苦楚或秘密。寶拉為了能留在書店,特意把她的秘密告知了我。原來她結婚了,婚後丈夫出了車禍,被撞成了殘疾人,整天只能在床上或輪椅上,根本給不了她幸福的生活。可是她愛他。所以,她不能離開。聽了寶拉的故事,我同意讓她留下來。因為她還說了一句話,她說,其實她最想去的地方,就是跟我一塊去旅館。

  這不是明晃晃的引誘么?加之已婚的寶拉,有着少女無法比擬的風情,以及一些連我也說不清的若隱若現的迷人氣息,所以我答應了。

  我跟寶拉一共去了旅館五次,可我並沒有真正的得到過她,連一個吻也沒有。因為寶拉說她就是想有一個人陪她睡覺,這個人,是陌生的男人,而且是身體與生理都健康的男人。但是她不能和我突破防線,因為她不能背叛她的老公。因為她老公是個殘疾,所以她跟陌生但健康的我進旅館睡覺,躺在旁邊,在腦海里幻想與我纏綿,糾纏,在腦海里,來一場只屬於她一個人的性愛。

  我覺得寶拉心理有病,也可憐。所以同意陪她來旅館。可是面對一個風韻十足的少婦,我也有沉不住氣的時候。比如第三次開房時,當寶拉洗過澡,躺在我身邊,看她妖嬈的身軀和火辣的眼神,我就不能自己地撲了上去。但是寶拉一隻手將檯燈磕碎在床頭櫃,抓起檯燈的一片玻璃劃破了自己的另一隻手臂,頓時鮮血洶湧而出。她灰着臉朝我歇斯底里地喊,我要是再敢強暴她,她就死給我看!我只能作罷!

  自始至終沒能得到寶拉,讓我有些氣餒。但這時,更悲慘的事發生了。旅館的一個服務員認識寶拉的老公,她在無聊時把寶拉和我開房的事說了出去。結果一傳十,十傳百,我們開房的事很快傳遍了整個小城。當然,我的未婚妻也知道了。她和我大鬧一場,死活要和我解除婚約,最後,我沒能留住她。

  也許,這就是好色的代價吧。可是,好色的我並沒有真正做出對不起未婚妻的事。只是,如果不是寶拉拚死守身,我可能真的會背叛她。可如今背不背叛又有什麼用呢?反正未婚妻已經離開了我,而寶拉的丈夫也聽說了我和寶拉開房的事,竟然在家中開了煤氣玩自殺。直至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和寶拉的清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流言的力量真可怕!

  文章來源( 雅晴妮的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