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微軟CEO納德拉:沒有Windows哪來的Google

微軟CEO納德拉:沒有Windows哪來的Google

微軟CEO納德拉:沒有Windows哪來的Google

  上周,微軟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宣布將最多裁員7800人,並重組手機業務。雖然它表示,仍會繼續開發Lumia手機,但外界普通將這一決定解讀為,微軟將放棄WP手機,在移動市場有所退讓。

  那微軟CEO薩蒂亞·納德拉的本意又是如何,他怎麼看待微軟的未來呢?在13號的WPC大會主題演講后,他接受了外媒ZDNet的採訪,以下是採訪內容。

  MJF: 你希望你的合作夥伴從今早的演講中獲取一些什麼信息?

  納德拉:我希望我們能成為一個任務驅動型的企業,因為我得到的教訓是,不要將一個特定的目標當成自己的任務。

  1992年,我加入微軟,當時公司正在致力於發展家庭PC業務。後來經過努力我們做到了。一個公司必須要有能力超越任何一種科技範疇,完成一個偉大的目標。根本上,我們關注消費者所用的產品,它可能與一個寫學期論文的學生,或一個驅動生產力分化的企業有關。這些都是我們作為一個生態系統所要關注的,也是我考慮要做什麼樣的決定,進入什麼樣的市場,還有我們應該怎樣做的基礎。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有三大野心,分別是重塑生產力和商業過程,智能雲系統,以及個人化計算。當然,現在他們都有了相應的產品。但它也超越了我今天所表達的。我們該走向哪裡?這正是我所要談論的內容。

  MJF: 上周之後,微軟的很多合作夥伴以及顧客,都非常關心你在智能手機方面的發展預期。那麼,微軟減少Windows手機的生產數量,是否意味着你們打算退出智能手機市場?

  當然不是。坦白來說,我認為這更像是一個鏡頭,透過它我們能看到正在發生的事情。我認為無論是在現在還是在未來,智能手機都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機遇。

  首先,我想要出現在每一個移動設備終端,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核心目標。但這不僅要讓20億台設備上都安裝上Skype,Outlook等應用程序。我們想要打造的是微軟體驗,因為對我來說,那是一個平台。在這些應用背後又是什麼呢?對企業或者用戶來說,那就是One Cloud,也是Office 365,有微軟帳戶(MSA)。

  因此,我們要以更廣闊的視角來看待操作系統。我們要進入到每一部設備當中,而不僅僅是使我們的應用存在於每部設備中。我想要的身份管理系統不只是MSA,也是Azure Active Directory。它管理着這些設備並確保數據安全。這些就是我們所有的核心能力。我們不會去試圖複製Mac OS和iOS,我們是Windows。當你看到我們的HoloLens產品時,對我來說這就是我的移動戰略的一部分。過去,我們犯的一個大錯誤就是將PC看成了一切的中心。現如今,我們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移動設備上來。我們也絕不能再重蹈覆轍。

  因此,我們必須要開始尋找下一個側重點。因為沒有人不希望自己能在以後有所作為。我們也正在這樣做,在改進Windows。至於手機,我不想做其他系統的手機,也不想抄襲別人。

  所以,當我談起Windows手機時,我希望它可以和Continuum一樣具有代表性。因為我們的Continuum通用平台可以變成一個桌面,這是其他操作系統和設備做不到的,也正是我們設備的獨特之處。上周的通告並不是視角和戰略的改變,而是我們操作方式的改變。我們要展示不同之處,我希望能把戰略,創新和進步看作是一個整體。

  我想告訴我們的員工和投資人,我們不要管別人,每個企業在每個階段都有其特定的位置,我們要對未來有信心,朝着方向繼續努力。

  MJF: 現在人們一談到Windows移動,想到的就是手機操作系統。你認為,Windows移動更廣泛的含義是什麼?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談到Windows 10時會大量談論其移動性。Windows不會與某一特定類型的設備相連。當你使用Continuum,然後再到一個大屏幕上用鼠標和鍵盤操作應用程序時,你會怎麼稱呼這個設備?這就是Windows 10。以我自己為例,一部手機,一個Surface,一個Surface Hub,和一個HoloLens,它們對我來說就是Windows 10的全部。我想要使他們可以無縫銜接,我希望我的數據和應用可以在他們中間自由流動。

  MJF: 有一個類比說,對Windows移動來說,手機只是一個展示設備,展示系統在手機上是什麼樣?

  正確,但還是有一些小的區別。某種程度上,在PC世界,我們試圖創造一些新的類別,就像Surface所做的那樣。現在,很多OEM都在做二合一的設備。我們也將繼續做HoloLens,等到這種全息計算平台在Windows上取得成功,便會有更多的人建造出超越HoloLens的全息計算機。

  如果OEM不這樣做,Windows設備也會這樣做,Lumia設備也會出現。這關乎Windows,關乎它的整體健康。我們要打破現今條件的束縛,敢於實現更多。

  MJF: 微軟有Surface,但同時也有許多OEM成功製造了Windows設備。但是對Windows手機來說卻不是這種情況,對吧?

  我們要盡我們所能在手機上取得進步。再次強調,是的,今年我們還會繼續發布優質的Lumia系列產品。

  無論是否有OEM,我們都將會有一個策略。細節方面到時候會越來越清楚。

  MJF:我很好奇上周你關於Windows Phone的決定,是否會影響微軟的通用應用戰略。許多人認為如果微軟不再專註做Lumia產品,特別是現下微軟佔了Windows Phone產品銷量95%,即使不會影響公司通用應用戰略,也會對其有削弱作用,而這一戰略對Windows 10可是至關重要。同樣,作為一個開發者,當我得知Windows Phone陣營會不斷縮小,我為什麼還要投注經歷去做應用呢?

  通用應用戰略會得到很好的實施,因為開發者還要製作桌面應用呢。而鼓勵開發者製作應用的可不只是手機端3%利潤的分紅,吸引他們的是微軟全球數十億的用戶。在新系統里,你的應用都會出現在開始菜單里。而且,這些應用在手機端,HoloLens,Xbox等微軟的產品中都會是通用的。你可以問下Airbnb,我們提供的條件是很有吸引力的。

  順便提一下,當他們接受了條件,我們就會有手機版的應用了,而且他們也會產生路徑依賴,意味着開始的地方並不是你的終結。雖然我們與開發者之間會有許多的差異,但最終,開發者會成為我們的用戶,而我們需要用戶。

  為什麼我們在Windows 10上主要圍繞開始菜單欄做文章呢?不只是因為這是微軟的經典元素,更重要的是這樣可以提升我們應用商店的變現能力。Windows 8里應用商城過於積累,而在Windows 10里,我們會讓它煥發新生。

  這對於開發者來說就意味着真金白銀,也是他們為手機開發應用的不懈動力。而Windows 10的免費升級策略更是會提升我們手機的地位。這就是我做那一艱難決定的原因。如果還有人認為我們將徹底放棄手機,免費升級策略就是我們最好的反擊,而不是多發布幾款手機。

  MJF:為什麼你說Windows 10免費升級就意味着,會繼續專註於Windows Phone?

  因為這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讓開發者重回Windows平台。只要有了開發者,藉助通用應用戰略,我們也就會有手機端的軟件,即使這些開發者是衝著HoloLens或Xbox來的。總是搞正面戰有時不奏效,你要學會從其他角度看問題。

  MJF:關於HoloLens,我有個問題想問。聽說你第一次看到還是概念型的HoloLens時,就說這個產品不能只是用來玩遊戲。那麼你認為這一產品的重點應該放在哪?遊戲?亦或其他商業或者研究領域?

  實話說,在第一版時,它更加面向於開發者和企業級用戶。

  我們購買Minecraft是為了製作新題材的混合現實遊戲。我們購買Minecraft是因為它是第一PC應用,第一控制台應用,同時也是iOS和安卓雙平台上第一的付費應用。我想在混合現實領域有一個重磅作品。遊戲和娛樂會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在第一版的HoloLens中,我們期待它可以在企業級的應用中有所作為。

  微軟對產品的要求一直都不單一,甚至可以說我們要求自家產品都是多面手。我們最拿手的就是連接普通用戶和企業級用戶,這是我們的企業基因,也是我們的宣言中曾提到過的任務。我希望我們每項技術都能為這一任務服務。在HoloLens上,不僅是遊戲,我還看到了它在醫療健康和零售領域巨大的潛力,這也是我們今後會不斷追尋的。

  MJF:這個問題是關於合作的。自從你當上CEO,大家都覺得微軟對於合作問題的態度變化很大。就拿與SalesforceAdobe的合作來說,你與鮑爾默就不太相同。你關於合作的理念不同點是什麼呢?

  無論是鮑爾默時期還是蓋茨時期,微軟一直都是家平台公司。換句話來說,我所做的一直都是我們一直擅長做的。有多少軟件公司巨頭都是站在微軟的肩膀上?如果沒有公司為Windows做瀏覽器,IE上沒有工具欄,哪有現在的Google?我們是世界上最開放的生態。

  我們將一直是一家平台公司,我希望我們能在合作中一直遵循這一原則。這也就意味着Saleforce也需要支持Office並使用Azure服務。對於Dropbox,Box和Adobe也同樣適用,他們應該寫出最一流的軟件。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構建一個非零和博弈的世界。我們可能在某些方面與它們有競爭,但在本質上我們是平台的供應商。我們旗下的三大平台Windows,Azure和Office都會向其他公司開放,我們希望與友商一同為其添磚加瓦。

  MJF: 既然你這樣分析合作,那在Google為Windows 10編寫軟件的問題上,你認為兩家能達成合作嗎?

  我希望可以,不過決定權在他們手裡。比如我很希望他們在Windows Phone上架YouTube,並像做Chrome瀏覽器一樣用心。

  MJF:關於這些事微軟認真和Google談過了嗎?

  我們會和所有的開發者談,一些玩家眾多的開發商我們更是有完備的機制,以達到互利共贏。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應用,畢竟我們精心製作的應用都有了安卓版,反過來,我們也希望Google能開發出更多Windows Phone軟件讓用戶得到真正的實惠。

  MJF:你在剛剛結束的大會上發布了GigJam,它模糊了很多應用之間的邊界,是一種全新的應用類型。你曾說過微軟今後會減少豪賭,那麼這個軟件的意義是什麼呢?你又要涉足一個尚未成熟的領域嗎?

  它是我們核心理念的體現,是一種新的類別,事關生產力和商業進程。它就像Office 365的一個新模塊,現有的分類並不能將其囊括其中,它也並不是簡單的創作,交流和發展工具。它是這些工具之和,可以輻射所有設備。

  我們想要即時編寫出真正適用於你工作的應用,而不是簡單塞給你幾個不同的應用,設備和交流工具,讓你去選擇。我們一條龍為你解決一切,這確實是一個革命性的理念。想象一下當你第一次用Outlook時,它將你的合同管理應用,電子郵件和日程表都給整和到一個框架下,誰還會再去考慮三個割裂的應用呢?所以這是微軟對未來潛力市場的豪賭,而不是又走回老路。

  MJF:我們聽說去年發布的Surface Mini(小型的ARM處理器平板),因為你覺得不夠差異化而被砍掉了。那麼對於新設備,你認為怎樣才算有足夠的差異化?

  我想讓公司在別人成功時,不必妒火中燒,而是思考我們所做的是否是真的為用戶着想。為什麼這點那麼重要?我其實並不太在意市場份額和規模上上的成功。在一些計劃上我們做到足夠好了嗎?想做到客戶服務的差異化,你需要更加敏捷的反應。

  我想要變得更加以顧客為導向。當我們談到這個理念時,不僅是簡單的聽取客戶意見進行改進,更是要想到,我們可以讓顧客的生活變得不同。GigJam並不是我們跟進其他公司的應用,而是我們獨有的遠見。

  我們也正是這樣創造了微軟。之前不曾有人做Visual Basic,Access或Outlook。我們創造或者說定義了這些類型。我們不是將複雜的事物變簡單,以便世界接受或者創造一些並不實用的玩意。一旦我們做了,全世界都為之瘋狂。這是我們的設備,硬件與服務部門的信條。

  MJF: 好吧我們回到手機的話題。你曾說在三類手機中你最想做的是“商務機”,對此你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嗎?

  企業級的確是我們移動業務中增長最快的。Windows設備真正的吸引力,在於其良好的管理和安全性。在企業領域,一個足球軟件或社交軟件的缺失是無傷大雅的。真正重要的還是管理和安全性。

  其他因素還包括應用的快速發展。比如你在Lumia上打開Azure服務,然後通用應用就會自動處理你的工作流,我認為這才是我們真正的撒手鐧,也正是我們的獨特之處。

  我提到這些是因為我們還有無與倫比的產品給你。對於熱愛Windows的粉絲,不要着急,我們會發布強大的旗艦機型。而且它不只是硬件強大,它還會對Continuum提供支持。對於企業用戶來說,在高效管理和安全的基礎上會有更多個性化的軟件。在低端智能機領域,我們會更加專註於自家軟件與手機的結合,對於新買家來說,Office和Skype會是我們獨有的競爭力,也是我們的突破口。

  需要注意的一點是,蘋果的復興也是從彩色的iMac開始的,我想我們正在Lumia上努力的也會讓我們開始崛起。我們想做用戶喜愛的設備,這樣我們才能不斷開發新產品。

  MJF: 你自己用Windows Phone嗎?

  當然了。

  ZDNET:我聽說你很快將會用上Talkman(微軟的下一代旗艦手機)。

  我好像沒說過吧……

  MJF:只是沒在公開場合說過。

  你看,我用的是Lumia 830。但是我也不反對在場的各位用iPhone,我們的目標是讓各位都在iPhone上使用我們的軟件。

  最近在董事會上我向各位成員展示了iOS平台上的軟件,以便他們走時都裝上了Wunderlist,OneNote和Outlook。iPhone上的Outlook客戶端同時也是最棒的Gmail和Exchange客戶端。這也是我們移動戰略的重要一環。

  MJF:所以你們的移動戰略並不只是手機?

  我們的戰略覆蓋面很廣,包括手機,其他終端上的微軟應用,企業移動套件,類HoloLens的產品等。這是用戶真正需要的,而單一的移動設備並不能將其完全囊括。想要囊括整個樞紐,一台PC是遠遠不夠的。(張馳)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