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王菲演繹鄧麗君作品出瑕疵 “裳”字發音失誤

王菲演繹鄧麗君作品出瑕疵 “裳”字發音失誤

  導語:上世紀90年代初,鄧麗君邀請當時新生代作家曹俊鴻,將唐代詩人李白《清平調》譜成新曲,之後,鄧麗君僅進錄音室錄製一段試唱,音檔封存超過20年,奇迹般地躲過1996年香港寶麗金公司的一場大火……(太原晚報)

王菲演繹鄧麗君作品出瑕疵 “裳”字發音失誤資料圖:王菲。

  王菲一直將鄧麗君視為自己歌唱事業的啟蒙者,5月8日,藉由錄音科技,她得以和鄧麗君對唱《清平調》。日前,王菲獨唱的《清平調》正式上線,除 引發試聽狂潮外,對李白古詩詞鑒賞,也起到了作用。美中不足的是,王菲是按照鄧麗君的讀音一字不差來唱的,因此在讀音方面出現了瑕疵,如”雲想衣裳花想 容”中的”裳”……

  為求完美,5月延至7月發

  《清平調》是李白的組詩作品,共三首七言樂府詩。第一首從空間角度寫,以牡丹花比楊貴妃的美艷;第二首從時間角度寫,表現楊貴妃的受寵幸;第三 首總承一、二兩首,把牡丹和楊貴妃與君王糅合,融為一體。全詩構思精巧,辭藻艷麗,描繪出人花交映、迷離恍惚的景象。1983年,鄧麗君推出專輯《淡淡幽 情》,專輯由古月、翁清溪、劉家昌、黃霑等八位作曲人根據中國古典詩詞譜曲,也是鄧麗君歷來評價最高的一張專輯。上世紀90年代初,鄧麗君邀請當時新生代 作曲家兼製作人曹俊鴻譜曲《清平調》,將其視為《淡淡幽情》第二章節最重要的歌曲,只是,鄧麗君只進錄音室試唱一段小樣,便與此曲緣盡。

  直至2013年北京首體“鄧麗君60追夢紀念演唱會”上,封存二十多年的音檔終於曝光,一首由鄧麗君唱前半段、王菲接唱完整的《清平調》,在眾 人驚呼中化作一波遲來的激動。而為了讓合唱版本更完美,王菲此番慎重進行錄音,邀請梁榮駿監製,原作曲人曹俊鴻親自將鄧麗君原音檔進行凈化,以厚重瑰麗飽 和的弦樂重新編曲錄製,今年5月8日適逢鄧麗君逝世20周年,這首由鄧麗君與王菲兩代天後跨時空對唱的《清平調》問世,代表兩代歌后惺惺相惜的傳承。

  由於對這首歌曲極為喜愛,王菲另外錄製獨唱版單曲和 MV。MV 則以動畫精緻呈現中國書畫潑墨筆觸視覺,配以大量青竹、牡丹、錦鯉,中段以水墨轉換全彩大唐盛世風情, MV 融水墨、書法、管弦樂、歌聲為一體,堪稱一件別緻的藝術作品。因 MV 後期製作需要時間,原定5月底發行的獨唱版本,為了盡善盡美,一再推遲至7月20日推出。

  糾正讀音,專家給出建議

  盡善盡美也難防百密一疏,由於王菲是按照鄧麗君的發聲演繹,字的讀音上出現了和她相同的錯誤。

  《清平調》第一句“雲想衣裳花想容”的“裳”字,王菲讀成了 shang。 在文學專業張教授看來,唐音讀“shiang”(大概音),現代漢語發音中是沒有的,“先要強調一點,我們現在說的《清平調》發音是中古音,《現代漢語詞 典》上是現代音,這是兩回事。所以,‘裳’在中古唐音中大致發音是 shi? ang。漢語有很多變遷, 很多音現在都發不出了”。

  在《清平調》中,“發不出”的音還有“沉香亭北倚闌干”的“北”。張教授解釋道:“‘北’在這裡不讀 bei, 讀 bok( 入聲,大概音)。王菲這個字沒有發錯, bok 的音基本跟現代的上海話及粵語‘北’的音差不多。”

  張教授認為,既然是現代人演繹古代詩詞,索性都統一成普通話發音比較好,沒必要改變一兩個字,“除非你整首歌都用唐音,而且要知道,我們對上 古、中古的很多發音是根據史料進行猜測的,當時並未留下直接的語音材料”。不過,“裳”字現代的書面讀音也不做 shang,應 該讀作 chang(二聲, 如霓裳)。張教授表示《現代漢語詞典》中對“裳”有明確的解釋,“以《現代漢語詞典》為標準,除了口語‘衣裳’搭配 shang 讀輕聲,其他一概讀 chang。要特別 強調的是,唐音沒有輕聲,所以這裡讀 shang 是不對的,這個輕聲的 shang 應該是後來雙音化以後才演變出來的”。

  還有一處明顯的問題由方言學者陶教授指出,“春風拂檻露華濃”中的“檻”,王菲和鄧麗君都讀成了 kǎn, 他同樣引用了《現代漢語詞典》:“檻”字有兩讀: jiàn 和 kǎn。 讀 jiàn 時,意為: (1)關野獸的柵欄; (2)雕欄; (3)扣押; (4)四面加板的船; 讀 kǎn 時,唯有一義:門下的橫木,即門檻。“從這兩句詩來看,都是表達‘欄杆’的意思,故讀 jiàn。 ”兩位教授特彆強調,他們都是嚴謹做學術的學者,這次回應只是用所學知識與讀者分享,也沒有指責王菲的意思,“唱歌沒必要學術,哪個順口唱哪個,如果是講 究一些,讀正確音會更好”。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