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邁克爾·喬丹訴喬丹體育公司商標案終審敗訴

邁克爾·喬丹訴喬丹體育公司商標案終審敗訴

人民網北京7月27日電 對於邁克爾喬丹與中國喬丹體育商標爭議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今日公布了二審判決書:邁克爾喬丹要求撤銷喬丹體育的爭議商標的上訴理由依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喬丹體育的註冊商標不會被撤銷。

以下為判決書全文:

(2015)高行(知)終字第1577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邁克爾·喬丹(MichaelJordan),男,1963年2月17日出生,美利堅合眾國國籍。

委託代理人田甜。

委託代理人祁放,男,1975年12月16日出生。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西城區茶馬南街1號。

法定代表人何訓班,主任。

委託代理人吳彤。

委託代理人楊少文。

原審第三人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晉江市陳埭溪邊工業區。

法定代表人丁國雄,董事長。

委託代理人陳紹平,北京市隆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託代理人馬東曉,北京市中倫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邁克爾·喬丹因商標爭議行政糾紛一案,不服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簡稱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一中行(知)初字第9171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於2015年5月8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第3921394號「喬丹專業籃球運動裝備專為中國消費者量身定做及圖」商標(簡稱爭議商標)由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喬丹公司)於2004年2月23日申請註冊,2008年9月28日獲准註冊,核定使用在第25類服裝、游泳衣等商品上。該商標處於有效狀態。

2012年10月31日,邁克爾·喬丹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撤銷爭議商標的申請,其主要理由為:1、MichaelJordan(邁克爾·喬丹)作為世界知名的美國籃球運動體育明星,在中國具有極高的知名度。經媒體報道,中國公眾看到與「喬丹」、「QIAODAN」相同或者相似的標識,就會將其與邁克爾·喬丹聯繫到一起。喬丹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在明知或應知邁克爾·喬丹知名度的情況下,將包括爭議商標在內的大量與邁克爾·喬丹相關的標識申請註冊為商標,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所指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行為,以及第五條第(三)項「擅自使用他人的企業名稱或姓名,引人誤認為是他人的商品」所指的不正當競爭行為。2、喬丹公司及其關聯企業還大規模申請註冊與邁克爾·喬丹相關的商標和他人商標,不正當佔用行政審查資源,擾亂商標註冊秩序。喬丹公司的行為屬於2001年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所指情形。3、喬丹公司與邁克爾·喬丹從未有過任何商業往來,未得到過邁克爾·喬丹的授權,爭議商標的註冊和使用會造成公眾對產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擾亂正常的市場秩序,產生不良影響,屬於《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有其他不良影響」所指情形。4、爭議商標損害了MichaelJordan(邁克爾·喬丹)的在先姓名權和在先肖像權,屬於《商標法》第三十一條「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所指情形。綜上,請求依法撤銷爭議商標的註冊。

邁克爾·喬丹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交了如下主要證據:1、有關邁克爾·喬丹在中國的知名度證據;2、關於邁克爾·喬丹特定籃球運動形象的證據材料;3、有關邁克爾·喬丹參加商業活動等涉及其商業價值的報道資料;4、用於證明喬丹公司與其他企業之間關聯關係的證據;5、喬丹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其他商標註冊資料;6、其他用於證明喬丹公司惡意註冊的證據;7、邁克爾·喬丹訴喬丹公司侵權民事案件的受理證據、涉及該案的媒體報道及公眾評論資料;8、其他商標在先案件判決書;9、關於公眾對「喬丹」的認知以及對喬丹公司與邁克爾·喬丹關係產生誤認的調查報告、相關質疑報道和評論;10、其他相關證據。邁克爾·喬丹提交的媒體報道證據顯示,自1984年起,邁克爾·喬丹已作為籃球運動明星被《當代體育》、《體育博覽》、《新體育》、《籃球》、《體育世界》、《中國新聞周刊》、《中學生百科》、《中國廣告》、《經營與管理》等眾多中國媒體所報道,多被稱為「邁克爾·喬丹」,在部分媒體的籃球運動相關報道敘述中也以「喬丹」指代邁克爾·喬丹。

喬丹公司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交了如下主要證據:1、關於「喬丹」一詞的解釋、其他姓氏為「喬丹」的名人的報道資料、中國公民姓名為「喬丹」的統計資料;2、喬丹公司商標在先案件裁定書;3、用於證明爭議商標與邁克爾·喬丹並無對應關係的證據;4、喬丹公司商號登記、使用證據;5、喬丹公司商標註冊證據;6、喬丹公司廣告專項審計報告、廣告合同、付款單據、投放報告等廣告宣傳證據;7、喬丹公司內部財務報表審計報告、開設品牌專賣店等經營證據;8、喬丹公司贊助體育賽事、公益活動、所獲榮譽等知名度證據;9、喬丹公司商標及產品所獲榮譽證據;10、喬丹公司相關商標受到保護的證據、曾獲馳名商標保護的證據;11、用於證明喬丹公司並未故意致使公眾產生混淆的證據資料;12、其他商標在先案件判決書;13、喬丹公司在美國NBA進行廣告宣傳、邁克爾·喬丹隊友使用喬丹公司產品等用於證明邁克爾·喬丹早已知曉喬丹公司商標存在,提出本案爭議存在惡意的證據資料。喬丹公司提交的廣告宣傳、經營情況等證據顯示,喬丹公司於2000年1月1日至2004年5月18日所支出的廣告費用、贊助體育及公益事業的費用支出總計為人民幣5317萬元。2010年,喬丹公司在中央電視台的廣告宣傳費用支出計近人民幣7000萬元,除中央電視台外,喬丹公司還在山東衛視、貴州衛視等電視台進行廣告宣傳。經審計,喬丹公司2008年度、2009年度、2010年度及2011年截至6月30日止的6個月期間,營業收入分別為人民幣51848萬元、人民幣78093萬元、人民幣286099萬元、人民幣171066萬元,凈利潤分別為人民幣5281萬元、人民幣9294萬元、人民幣51047萬元、人民幣9669萬元。喬丹公司提交了其在全國大部分省區市5700餘家經銷商的具體地址、聯繫人姓名及聯繫電話。

2014年4月14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商評字(2014)第052419號《關於第3921394號「喬丹專業籃球運動裝備專為中國消費者量身定做及圖」商標爭議裁定書》(簡稱第52419號裁定)。該裁定認定:爭議商標圖形部分為運球人物剪影,動作形象較為普通,並不具有特定指向性,難以認定該圖形與邁克爾·喬丹存在一一對應關係,並被社會公眾普遍認知指向邁克爾·喬丹,故對邁克爾·喬丹關於爭議商標損害其肖像權的理由不予支持。在案證據可以證明邁克爾·喬丹在中國籃球運動領域具有較高知名度,但爭議商標中包含的文字「喬丹」與「MichaelJordan」、「邁克爾·喬丹」均存在一定區別,並且「喬丹」為英美普通姓氏,難以認定其與邁克爾·喬丹存在當然的對應關係。邁克爾·喬丹在宣稱使用其姓名及形象時使用的是「MichaelJordan」、「邁克爾·喬丹」的全名,以及具有一定標誌性的飛身扣籃形象標識。儘管邁克爾·喬丹提交的證據中部分報道也以「喬丹」指代,但其數量有限且未就該指代形成統一、固定的使用形式,難以認定爭議商標的註冊損害邁克爾·喬丹的姓名權。爭議商標的註冊未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一條關於「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所指情形。邁克爾·喬丹援引《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理由主要指向其姓名權和肖像權,屬於對特定民事權益的保護,在已經依據《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予以評述后,不宜再納入《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調整。爭議商標並未構成不良影響,不屬於《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指情形。判斷是否擾亂商標註冊秩序不以註冊商標數量的多寡為唯一依據,儘管喬丹公司擁有近二百件商標,但大部分是圍繞主商標進行的防禦性註冊,不屬於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大量搶注他人知名商標的行為。爭議商標經過大量使用,與喬丹公司形成密切聯繫,其積累的商譽及相關利益應歸屬於實際使用者。即使喬丹公司部分行為確有不當,亦難以將其作為撤銷爭議商標的充分依據。因此,爭議商標的註冊未違反《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有關「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的規定。綜上,裁定爭議商標予以維持。

邁克爾·喬丹不服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第52419號裁定,依法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該裁定。在訴訟中,邁克爾·喬丹提交了20份證據,用以證明其在中國大陸地區的知名度及喬丹公司註冊爭議商標存在惡意;喬丹公司提交了25份證據,用以證明爭議商標經過使用具有極高的知名度,相關公眾不會產生混淆誤認。

另查,喬丹公司還申請註冊有「僑丹」、「橋丹」、「喬丹王」、「飛翔動力」等近二百件其他商標。喬丹公司於2001年3月21日獲准註冊的第1541331號「喬丹」商標曾在第3208768號商標異議案件中被認定為足球鞋、爬山鞋等商品上的馳名商標;喬丹公司於2003年3月21日獲准註冊的第3028870號運球動作圖形商標曾於2005年6月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認定為運動鞋、運動服裝商品上的馳名商標。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爭議商標的註冊損害了邁克爾·喬丹的姓名權和肖像權,爭議商標未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一條關於「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本案所涉情況不符合《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的適用條件,在案證據亦不足以證明爭議商標違反了《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第52419號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依法予以維持。

綜上,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判決:維持第52419號裁定。

邁克爾·喬丹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和第52419號裁定。其主要上訴理由是:爭議商標的註冊損害了邁克爾·喬丹的姓名權和肖像權,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一條關於「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爭議商標的註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爭議商標的註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

商標評審委員會與喬丹公司服從原審判決。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清楚,有爭議商標的商標檔案、第52419號裁定及當事人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本院予以確認。

在本院審理期間,邁克爾·喬丹提交了以下證據材料:1、2015年4月10日北京零點市場調查有限公司所作的「喬丹」聯想調查報告(北京);2、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長安公證處(2015)京長內經字第6291號公證書,內容為2012年2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電視台新聞專題節目;3、新浪網關於201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會見邁克爾·喬丹的報道的網路列印件;4、人民網、光明網等網站關於邁克爾·喬丹將於2015年訪華的報道的網路列印件;5、「知產力」發布的「微信」案法官自述審理心路及相關判決書刪節版;6、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2)知行字第11號行政裁定書;7、本院(2010)高行終字第766號行政判決書。以上證據材料用以證明邁克爾·喬丹在中國以「喬丹」為廣大公眾熟知並具有極高知名度,爭議商標已經導致了公眾混淆誤認,已有裁判認定導致公眾混淆誤認可以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

商標評審委員會、喬丹公司認可證據材料1的真實性,但認為其不是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裁定的依據,且不能證明邁克爾·喬丹的主張,故不應被採信。對此本院認為,鑒於各方當事人均認可證據材料1的真實性,本院經審查亦予以確認。但由於邁克爾·喬丹僅用證據材料1證明爭議商標的實際使用已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而本案爭議焦點並不涉及審查爭議商標的實際使用是否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故證據材料1與本案爭議焦點不具有關聯性。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對具體行政行為是否合法進行審查。」由於證據材料1不是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第52419號裁定的依據,故本案不宜使用證據材料1對第52419號裁定進行合法性審查,因此對證據材料1不予採信;證據材料2形成於2012年2月;證據材料3、4為網路列印件無法確認其真實性;證據材料5、6、7為相關法院判決,上述證據材料均不屬新證據範疇,故本院不予採信。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八十四條規定:「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規章不溯及既往,但為了更好地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權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別規定除外。」商標評審委員會在2014年5月1日前依據2001年10月修訂的《商標法》作出第52419號裁定,而2013年8月修訂的《商標法》自2014年5月1日起施行,因此本案應適用2001年10月修訂的《商標法》進行審理。

《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申請商標註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註冊他人已經使用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審查判斷訴爭商標是否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一般以訴爭商標申請日為準。如果在先權利在訴爭商標核准註冊時已不存在的,則不影響訴爭商標的註冊。審查判斷訴爭商標是否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時,對於《商標法》已有特別規定的在先權利,按照《商標法》的特別規定予以保護;《商標法》雖無特別規定,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和其他法律的規定屬於應予保護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根據該概括性規定給予保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條第一款規定:「公民的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受到侵害的,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複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並可以要求賠償損失。」依據上述法律規定,公民的姓名權、肖像權作為在先權利受《商標法》的保護。具體到本案,即便「MichaelJordan」中文翻譯為「邁克爾·喬丹」,但爭議商標中的「喬丹」並不惟一對應於「Jordan」,且「Jordan」為美國人的普通姓氏而不是姓名,故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喬丹」確定性指向「MichaelJordan」和「邁克爾·喬丹」,故邁克爾·喬丹主張爭議商標損害其姓名權的依據不足。肖像權是自然人基於其肖像而享有的人格權益,肖像應清楚反映人物的主要容貌特徵,至少應清楚到社會公眾能夠普遍將該肖像識別為肖像權人。本案中,爭議商標圖形部分的人體形象為陰影設計,未能清楚反映人物的容貌特徵,相關公眾難以將爭議商標中的形象認定為邁克爾·喬丹。因此,邁克爾·喬丹有關爭議商標的註冊損害了其肖像權,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一條關於「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的上訴理由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有害於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標誌不得作為商標使用。申請註冊的商標是否屬於「有害於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標誌」,通常是指申請註冊的商標標誌本身是否「有害於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一般不包括該標誌作為商標使用時可能導致的混淆誤認。在審查判斷有關標誌是否構成具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情形時,應當考慮該標誌或者其構成要素是否可能對我國政治、經濟、文化、宗教、民族等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產生消極、負面影響。如果有關標誌的註冊僅損害特定民事權益,由於《商標法》已經另行規定了救濟方式和相應程序,不宜認定其屬於具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情形。本案中,爭議商標標誌本身並不具有「有害於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因素,商標評審委員會認定爭議商標不屬於「有害於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標誌」並無不當。爭議商標的使用是否會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不屬於該項法律規定調整的範圍。因此,邁克爾·喬丹有關應依據《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撤銷爭議商標註冊的上訴理由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已經註冊的商標,違反本法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規定的,或者是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的,由商標局撤銷該註冊商標;其他單位或者個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撤銷該註冊商標。其中「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主要是指註冊手段而不是註冊目的的不正當性,訴爭商標的實際使用是否會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不屬於「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的情形。在審理涉及撤銷註冊商標的行政案件時,審查判斷訴爭商標是否屬於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要考慮其是否屬於欺騙手段以外的擾亂商標註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佔用公共資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謀取不正當利益的手段。對於只是損害特定民事權益的情形,則要適用《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第三款及《商標法》的其他相應規定進行審查判斷。本案中,邁克爾·喬丹未提供有效證據證明爭議商標的註冊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規定,也未提供有效證據證明爭議商標系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註冊的商標。爭議商標的使用是否會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亦不屬於該項法律規定調整的範圍。因此,邁克爾·喬丹有關應依據《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撤銷爭議商標註冊的上訴理由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105711-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