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積重難返:iPod之父能否拯救谷歌眼鏡?

積重難返:iPod之父能否拯救谷歌眼鏡?

積重難返:iPod之父能否拯救谷歌眼鏡?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孫永傑

  一度沉淪的谷歌眼鏡,近日因為素有“iPod之父”之稱的托尼·法德爾(Tony Fadell) 在BBC的一次採訪中所言的谷歌並非主動將谷歌眼鏡相關事務交給自己,而是自己毛遂自薦再次引發業內的關注。當然這個關注與其說是對谷歌眼鏡,不如說是對法德爾之前在蘋果主導iPod和iPhone產品以及之後創辦智能恆溫器Nest公司經歷和能力的關注。那麼法德爾真的可以拯救沉淪中的谷歌眼鏡嗎?

  眾所周知,谷歌在今年的1月將谷歌眼鏡從其所屬的Google X項目中抽出來劃撥到了被谷歌併購的Nest部門。此舉當時曾被業內認為是谷歌淡化,甚至放棄谷歌眼鏡的信號。不過從法德爾的毛遂自薦的解釋,我們認為,谷歌將谷歌眼鏡劃撥到法德爾所負責的Nest部門的部分原因與其毛遂自薦不無關係,不過也有媒體質疑或者不確定法德爾毛遂自薦的說法,即這個所謂的毛遂自薦是在谷歌將谷歌眼鏡劃撥到Nest部門之前還是之後。雖然這是個細節問題,但卻關係著法德爾的毛遂自薦是主動成分多,還是被動成分佔主導,畢竟在不同的背景下說出的話,之後的效果是有差異的。

  接下來再看谷歌眼鏡要走出之前的沉落需要什麼?首先谷歌眼鏡需要更多的用戶,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開發者,更多的開發者提供更多的內容,有了足夠多足夠有殺傷力的內容,谷歌眼鏡才能賣掉更多。賣掉更多意味着每副谷歌眼鏡均攤的研發費用就越少,生產成本就越低,價格就越低,價格低下來,會吸引更多的用戶。這就是谷歌眼鏡最終走出沉淪的簡單邏輯循環。那麼谷歌眼鏡如何獲得更多的用戶呢?也就是對於法德爾來說,其是否有能力(他的特長)面對和解決之前谷歌眼鏡未能獲得用戶青睞的弊端呢?

  業內知道,之前谷歌眼鏡之所以初期未能獲得用戶的青睞,與其設計、價格、應用等這些與產品本身及隱私、安全等非產品因素均密切相關。

  例如在設計上,從業內和市場對於谷歌眼鏡的反映看,作為一款始終戴在頭上的產品,其時尚原因理應多於科技元素,至少二要找到一個平衡點,不幸的是,一向以工程師文化著稱的谷歌在智能眼鏡上依然更多延續的是科技的元素。那麼對於法德爾來說,其源於蘋果DNA的設計能力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也就是說其操刀谷歌眼鏡的話,之前谷歌眼鏡設計上的弊端應該會得到有效的解決,當然所謂設計或者說對於設計的欣賞是極具主觀性的東西,即便法德爾重新設計的谷歌眼鏡會較之前有很大改觀,但能否最終獲得更多用戶的認可也不是沒有疑問。

  其次是價格。據稱之前谷歌眼鏡的售價高達1500美元,但通過專業消費類電子設備拆解網站對於谷歌眼鏡的拆解看,其總體成本僅在80—100美元之間。我們不清楚谷歌為何將自己眼鏡的售價定在如此高的價位?至少遠遠高出自己的成本。那麼法德爾操盤下的新的谷歌眼鏡能否在價格上有所突破呢?這裡涉及到的就不僅是設計那般簡單,它與對於谷歌眼鏡在谷歌業務中的整體戰略、供應鏈的管理等因素更具相關性,而這些顯然不是法德爾所能完全掌控的。

  第三是應用,先不說質量和實用性,僅就數量而言,截至到第一代谷歌眼鏡,其應用數量甚至不及在其後發布的基於谷歌Android Wear系統智能手錶的應用數量(據稱目前已有4000多款)。相比之下,目前谷歌眼鏡只有Google為Gmail、Google Now、Google 、Google Calendar、YouTube和Hangouts定製的應用以及Facebook、Twitter和幾家報紙的應用,一共只有百種應用,而從實際使用看,似乎只有谷歌地圖真正有些用處。

  更為致命的是,許多開發者正在逐漸放棄對於谷歌眼鏡的應用開發。據早先路透社相調查,16名開發者有9名表示已經放棄對谷歌眼鏡項目的開發,就連之前支持谷歌眼鏡的Twitter也放棄了Google Glass APP應用的更新,而很多有意為Google Glass開發遊戲的廠商也紛紛表示放棄。由此來看,法德爾還要面臨應用,尤其是殺手級應用的或者說找到谷歌眼鏡獨一無二的應用場景的挑戰。

  除了上述與產品因素密切相關的因素之外,就像我們之前提及的,與法德爾之前主導的iPod、iPhone及Nest等產品相比,谷歌眼鏡因其獨特的產品形態還存在着上述產品可能不具備的挑戰。

  例如《美國醫學會雜誌》之前相關報告稱,在測試谷歌眼鏡對人們視覺的影響的結果發現,與作為對照組的正常眼鏡相比,谷歌眼鏡在眼睛右上部產生了“具有臨床意義的視野阻礙”,造成了“大量”視覺盲點。此外,佛羅里達中央大學的研究表明,駕車時使用谷歌眼鏡和邊開車邊玩手機一樣會分散駕駛者的注意力,具有一定的危險性。其實早之前,美國汽車協會(AAA)的一項研究表明:邊開車邊發語音短信同樣十分危險,比打電話更容易讓司機分心。並且還有測試表明,駕駛員佩戴谷歌眼鏡在剎車時同樣會出現反應遲鈍的現象。而美國馬薩諸塞州大學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谷歌眼鏡不僅可以被用於偷拍視頻,甚至有可能帶來信息安全威脅。

  綜合上述的分析,我們認為,儘管法德爾有着蘋果的DNA,但鑒於谷歌眼鏡之前在產品及非產品因素均存在諸多積重難返的問題,且要走出沉淪(有一定量的用戶)需要上述因素均同時發揮作用,而法德爾的能力顯然不能足以實現這種幾乎同步的改變,或者說改變難度極大,所以谷歌眼鏡要走出沉落,顯然是不現實的。也許就像法德爾在毛遂自薦的同時也稱,谷歌眼鏡需要時間才能走上正軌。關鍵這個時間是多長呢?

積重難返:iPod之父能否拯救谷歌眼鏡?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