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周海媚玩着入行走紅:70歲也做優雅老太婆

周海媚玩着入行走紅:70歲也做優雅老太婆

  導語:今年初,在《武則天傳奇》中飾演的“楊妃”一角,讓香港演員周海媚再次回到了觀眾的視線中。

周海媚玩着入行走紅:70歲也做優雅老太婆周海媚

  近日,周海媚接受《法制晚報》記者專訪。上世紀80年代憑藉《流氓大亨》、《義不容情》等劇走紅的周海媚,長發、大眼透着那個年代“夢中情人”的所有特質,絕對是億萬觀眾心目中的女神。但鮮為人知的是,周海媚的性格中卻有着一股子男孩子勁。

  從小到大周海媚都沒覺得自己很美,進演藝圈也是因為“挺好玩”,所以從未有過“女神”的負擔。2002年周海媚定居北京,一待就是13年。

  玩着選美 從小和男生一樣踢球 比賽想學怎麼變淑女

  法晚:你是1985年參選的香港小姐選美,當時年紀還很小,據說你傻妹妹式不拘小節的表現被拒在決賽之外?

  當時只有17歲。我根本沒有想到要去選美,是我爸爸給我報名,我就去了。

  其實我面試是抱着不選我的心態去的。我記得當時導師見面問我很多問題,我都是故意反着來。比如導師問我你喜歡看電視嗎?我不喜歡,我只看新聞報道。他問為什麼?我說電視不好看。

  結果還是選了我,進了30名,然後我就想能進30名也挺好,去玩一玩。選的那天,我是抱着參加大型Party的心態去的,所以在裡面是笑的最開的人,一點都不重視成功不成功。

  落選的時候還到處恭喜入圍的人,我是最高興的人。也不覺得遺憾,反正我也見識過了,我覺得OK了。

  法晚:但爸爸會遺憾嗎?

  周海媚:沒有,他給我報名就是想讓我學一學怎麼當淑女,因為我從小到大長得太像男孩了。包括性格,喜好,有空不是跟女孩子一起出去玩,我是跟男孩子出去踢球,然後跟着男孩子出去爬山。課間休息的時候,我是在球場里跟男孩子斗快,爬那個籃球架子。

  法晚:那時候不覺得自己漂亮嗎?

  周海媚:我從小就近視,到我十七八歲的時候已經有一千度了。我從小鄰居都說我是香港小姐,長得好看,我近視眼很深,我的眼鏡跟玻璃瓶底那樣厚,哪看得出來我好看。

  法晚:選美最後的目的達到了嗎?就是真的讓你學會怎麼去做一個淑女了嗎?

  周海媚:沒有,哈哈,我還那樣,還是喜歡跟男孩子玩。但有一個好處,就是那個時候才發現原來女生是這樣子,就開始留長頭髮。

  玩着入行 從來沒想過進“娛樂圈” 第一部戲掉進“大牌”堆

  法晚:後來就直接進了TVB?

  周海媚:落選的人都會去TVB面試,面試完通知我可以去讀三個月訓練班,因為當時正好是暑假。讀訓練班每個月還有工資,我說挺好的,就當一份暑期打工,也可以學一些東西,就去了。

  法晚:還記得面試的時候是什麼場景嗎?

  周海媚:就是表演一下,讀一些劇本台詞,然後攝影機拍拍你,看你上不上鏡。我也不太會打扮,就素顏去。

  法晚:進TVB之後,就開始演藝生涯了,當時對自己有沒有一些規劃?

  周海媚:沒有,其實就順着走,我從來沒想過要進娛樂圈,是機緣巧合。既然考上了,讀完訓練班就派我去演《楊家將》的楊九妹,那部戲全都是當時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大牌,周潤發、梁朝偉、黃日華,五虎都在,然後很多花旦,劉嘉玲、曾華倩。好吧,那就演吧,我覺得挺好玩的。

  法晚:沒想進娛樂圈,當時想做什麼?

  周海媚:其實我想去讀室內設計。我平時沒事兒就喜歡把自己家倒騰一下,把沙發移移位,擺擺東西,這個改一改。新房裝修,設計都是自己來。我如果真的不做演員的話,很大的可能去做室內設計。

  玩着走紅 演《義不容情》后受歡迎 自己卻一直看得很淡

  法晚:很多內地觀眾認識你是從《義不容情》開始的,你也是因為這部戲紅的?

  周海媚:其實《義不容情》是讓大陸更多的觀眾認識我,但當時香港跟大陸的聯繫沒那麼多,我也不知道在大陸這麼受歡迎。

  法晚:你自己覺得你是什麼時候紅的?

  周海媚:我沒覺得有多紅。因為還是新人,只知道努力工作,沒想那麼多。

  其實選美之後就有人在大街上找我簽名,但我覺得無所謂。因為在我的觀念里明星跟平常的普通人一樣,我也需要生活。

  法晚:那個年代可能對名利看的比較淡。

  周海媚:我一直看得很淡,我覺得太在意名利的話反而會影響到工作,我做事就是把事情做好是最重要,不管結果是什麼樣,首先自己努力了,不留遺憾。我一直就是這麼想的,沒變過。

  法晚:《倚天屠龍記》你演的周芷若也成為經典了。

  周海媚:也別這麼說,只是在我的作品里我覺得是大家比較認同的一個作品,沒有什麼經典不經典,老這麼說,我都覺得不好意思。

  因為我覺得每一個人演出來都有他的特色,可能當時我的氣質、形象都很適合這個角色。要不然當時的製作人楊佩佩小姐,也不會一而再地邀請我去拍。

  法晚:你當時對這個角色還是有顧慮的?

  周海媚:對,剛開始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我是推掉的。因為經紀人有點擔心,怕影響我的形象,因為周芷若這個人物是有點煩人。人家明明不喜歡你,為什麼老纏着人家。

  後來導演賴水清很誠意從台灣飛到香港來,他就很細心地跟我聊,你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理解這個人物,不能只是從文字上去理解她,應該想一想她當時的內心是什麼樣的狀態。

  後來我很細心地再看一遍,然後分析,她跟張無忌也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她得不到這個愛情,從自卑裡面爆發出嫉妒心,形成一種反社會的人格,所以才會有這麼多極端的行為。

  玩着到老 不給自己設條條框框 70歲時做優雅的老太婆

  法晚:2002年開始來北京定居,現在適應了嗎?

  周海媚:沒有很大的變化,只是剛開始的時候不認路,然後慢慢習慣就好了。

  我挺喜歡北京的冬天,看着窗外下雪,聽着刀郎的那首歌,就想在這個城市待下來。我喜歡北京四季很分明。香港一年四季都是夏天,沒什麼變化,都是熱的。而且都是灰塵很大,到哪兒都是開大的空調,我不喜歡。

  法晚:當時來北京定居也是為了愛情?所以你是屬於那種為了愛情可以犧牲一切的嗎?

  周海媚:不是百分百為了愛情,首先我是先喜歡上這個城市,考慮在這邊工作。另外,在香港我下樓去便利店買個東西都被狗仔隊拍,然後寫一大堆。所以我喜歡在北京可以多一點隱私。

  法晚:一般的女孩遇到對的人,感情又穩定,可能下一步就該考慮結婚生子。你之前說過人生並未計劃結婚生子,現在呢?

  周海媚:沒有變化。我覺得如果兩個人的感情穩定的話,不在乎一張紙。而且我是射手座,不喜歡被束縛,我喜歡自由。

  法晚:現在也成立了工作室,後面有什麼規劃?

  周海媚:我首先從製作方面去學,寫一些故事和劇本。

  法晚:有轉幕後的想法?

  周海媚:我覺得兩邊可以兼顧,不是說我只做幕後了。

  拍戲、演戲還是我喜歡的工作。我自己有想法了,我希望想一些題材出來,然後把它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我覺得做人不用給自己這麼多條條框框。比如說我退出,回頭又復出,我覺得沒有必要,我永遠不會告訴你我會退出這個圈子,我覺得我能做的就做。

  法晚:你會不會有女神的負擔,擔心有一天消失在觀眾視線外太久了、不美了,觀眾會不再接受你?

  周海媚:沒有,我已經告訴大家了,不要對我有任何期望,我總有一天會有皺紋跑出來讓你們看,我覺得每個人都抵抗不了自然規律,老就老,每個年齡段都有不同的美。我不會因為女神的稱號,就跑去打針,整形,保持臉的僵硬。

  當我70歲的時候,我要做一個優雅的老太婆,一樣很美。我覺得這是你內心的態度。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