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人口紅利消失臨界點:珠三角機器換人成本賬

人口紅利消失臨界點:珠三角機器換人成本賬

人口紅利消失臨界點:珠三角機器換人成本賬

  核心摘要

  東莞市市長袁寶成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說,“我們機器換人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希望東莞機器換人在解決勞動力短缺的時候、結構性收入的同時,培養出一個機器人產業。”

  本報記者 卜凡 廣州、佛山、珠海、東莞、深圳報道

  “你們宿舍有沒有WIFI,有沒有電腦?”7月21日,美的公司在佛山的中央空調車間里,其車間主任陳賢勇說,對於製造業企業來說,現在招工遇上90后,特別難。

  佛山市市長魯毅曾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系統服務過多年。他在接受“粵創粵新”媒體採訪團採訪時透露,根據佛山社保局調研的數據,佛山春節后的返工率僅為87%。這意味着,年前100個工人上班,年後只有87個工人上班,缺13個工人。魯毅認為,中國人口紅利的拐點已然到來。

  從這一點出發,包括佛山在內的“世界工廠”珠三角,正經歷大規模的智能製造升級,讓機器人更多地承擔流水線上繁重、枯燥的勞動。

  表象上看,這是一股“機器換人”浪潮,但深入其中也不難發現,這實際上是中國從要素驅動發展向創新驅動轉變的典型樣本。

  我們觀察到,“機器換人”或許是不得已的選擇,對珠三角而言言,既蘊含著機會,也預示着挑戰,轉型成功將意味着在不久的將來,東莞、佛山不僅有玩具和陶瓷稱雄世界,還有龐大的機器人上下游產業為中國和世界提供智能製造工具,但它的前提條件是,珠三角要及時地破除體制機制障礙,重新匹配資源,讓科研接近市場,真正實現“創新驅動”。

  機器換人成本賬

  為適應新一代勞務工的要求,美的公司在車間裝了WIFI,在宿舍還裝了空調、電腦,甚至配了健身房。

  即便是這樣,對包括美的在內的珠三角製造企業來說,招工還是一年比一年難。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農民工增長率已經降到了0.1%。而在2010年,這一數字是6%。不出意料,今年下半年或是明年,我國農民工將出現負增長。

  用國務院農民工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人社部副部長楊志明的話說,中國的農民工正在從無限供給向有限供給轉變,可以說不再是取之不盡的蓄水池。

  這也就意味着,中國過去30年,靠廉價勞動力大力發展製造業的發展模式已盡。

  用機器代替人工,成為珠三角製造業的現實選擇。

  在美的的中央空調車間,一台約三米高的碼垛機器人正在按程序把成品從生產線上取下並整齊地堆放在一旁,而堆到一定程度就有小型運輸機器人過來把貨物運走。

  工作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該車間一共有25台這樣的小型運輸機器人,每台至少可以替代一個工人,另外,還有8台機器手。為此,車間一共投入了1700多萬。

  而整個美的集團已經累計使用800台的機器人,截至2014年美的集團自動化投資累計投入20多億元,效率提升15%以上。該公司計劃2015-2017年新增機器人1700台,後期每年以30%左右的增幅投入機器人。

  用機器換人划算嗎?

  在佛山市南海區廣工大數控裝備協同創新研究院,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佛山某陶瓷企業在噴釉工序上,原來需要10個噴釉工人,每人月工資6000-7000元,一年工廠要支付77萬元;而用機器人之後,只需要兩個工人,人工費用每年可節省60餘萬元。

  更重要的是,用了機器人之後,由於精度大大提高,工廠的釉料損失每年可以節省約50萬,廢品率由原來的5%左右降低到1%,單這一項,每年就可以節省近600萬。

  佛山市南海區廣工大數控裝備協同創新研究院計算,在這一項目上,機器人自動化生產和人工生產對比,每年節省綜合成本689.6萬元。按照機器人設備的產能估算,兩套設備可輕鬆完成年產45萬件的噴釉任務,因此設備的投入在1-2年內可收回成本。記者採訪了解到,這正是企業可以接受的回收年限。

  但對機器換人而言,除了解決經濟性,還有個難點是工廠自身的技術研發和應用能力。東莞市松山湖高新區管委會科教局局長鄧國軍說,全流程自動化改造不是簡單地從國外買回幾台機器人就可以實現的,還要求企業有應用研發的人才和能力。

  採訪中,美的公司是其中做得較好的。前文中提到的碼垛機器人就經過了車間技術人員的改造。該公司的王偉津和左新苗發現進口回來的這台機器人在工作中會出現吸盤脫落或者因吸盤吸力不足導致物品摔落,便通過加長機器人爪子長度等措施,大大改善了這種情況。

  嘗到甜頭的美的加大了機器人方面的研發投入。據了解,美的正在大力推動產品部件設計的標準化、模塊化。同時,美的旗下在香港上市、以零部件為主業的子公司威靈電機,已在開發、生產伺服電機等機器人的零部件。

  此外,佛山市市長魯毅透露廣東省九大科技創新平台之一——華南智能機器人研究院也放在了美的。“原來我們考慮是政府直接做,後來我們一想,應該發揮企業的積極性,華南機器人研究院這塊牌子就掛在美的研究院。”

  在解決“勞動力短缺”時培育一個機器人產業?

  但顯然,更多的製造類企業沒有能力自主實施機器人研發及應用改造。廣工大數控裝備協同創新研究院曾對佛山的陶瓷、鋁材等行業進行調研后發現,儘管企業進行機器換人的意願強烈,但遇到的困難普遍是與實際工藝需求對接不上。

  全球知名機器人製造企業ABB集團中國總裁顧純元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曾表示,中國當前“機器換人”浪潮中,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利用機器人來改變工藝生產流程。“否則企業會發現用了幾年之後,招工問題是解決了,但如果不解決製造周期、成本以及整個工藝流程的問題,產品仍然沒有競爭力。如果是簡單的機器換人,那世界上這個任務早就完成了。”

  顧純元認為,在這方面,中國的產業是有機會的。

  佛山、東莞等地的企業和地方政府顯然也看到了這其中的產業機會。

  魯毅透露,佛山製造業大約需要2萬台套工業機器人,但截至2015年6月,實際使用的僅有3000台套,市場空間巨大。為此,佛山着力引進世界機器人製造企業落戶,同時加大培育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機器人企業。到今年6月,佛山市內機器人生產、應用、服務的企業有上百家。

  東莞市市長袁寶成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說,“我們機器換人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希望東莞機器換人在解決勞動力短缺的時候、結構性收入的同時,培養出一個機器人產業。”

  袁寶成說,到目前為止,機器人的核心技術全部在國外,但中國有做進口替代的習慣,先買外國的,我們來模仿製造、消化吸收再創新。在東莞松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已經聚集起了200多個機器人企業。

  廣東泰格威機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就是國內機器人企業沿引進、改良、自主創新路徑進化的典型。

  據介紹,該公司成功實現了機器人在不鏽鋼無痕免打磨工藝上的應用。但公司的目標不僅限於此。其總經理盧新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們目前自主研發了機器人的核心部件——減速器,成本僅相當於進口產品的二十分之一。

  雖然公司研發的這一產品質量還與國外產品有很大差距——泰格威減速器壽命還只有一年多,國外產品可以達到7年,但盧新建還是很為自己的公司自豪。“我們總是有一個前進的過程,但是首先第一點我們打破了國外的封鎖,突破了它的核心技術。”

  實現這一點並不容易。盧新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研究減速器需要數學建模,涉及到很多理論,但公司並沒有這樣的人才,研究進度很慢。後來公司入駐了廣工大數控裝備協同創新研究院,藉助廣東工業大學的科研力量,很快實現研發突破。

  事實上,上文中反覆提到的廣工大數控裝備協同創新研究院是佛山實施“創新驅動”戰略的重要平台。該研究院由廣東省科技廳、佛山市、南海區、佛山高新區管委會以及廣東工業大學共同建設,是一個開放式、網絡化、集聚型的公共服務平台。

  該院不僅牽頭開展佛山市機器人及智能裝備需求調研,還成立了佛山市機器人產業創新聯盟,不時組織相關企業舉辦面向不同行業工業機器人應用創新對接會。

  更重要的是,研究院還發行“科技券”、“人才券”支持入駐企業引進高端人才,研發新產品,新技術。泰格威的技術問題就是通過“科技券”,委託高校解決的。

  對此,廣東工業大學科技處副處長陳輝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該研究院較好地實現了在高校和企業間的協同創新,一定程度上破解了高校成果轉化不足的短板,也真正為珠三角製造業企業轉型升級提供了智力支持,成為了“創新驅動”戰略中的關鍵環節。“但目前這樣的平台還很有限,未來需要更多這樣能夠實現協同創新的新型機構。”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