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秘】被高中女學生追求,作為老師我的決定竟然毀了她的一生…

【秘】被高中女學生追求,作為老師我的決定竟然毀了她的一生…

葫蘆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以為她會給我講一段可歌可泣的師生戀傳奇。因為故事大概是她愛上了一個老師。

高三時期,正是荷爾蒙最旺盛的時候。那會兒籃球場的追風少年流下的汗就是女人眼裡的五克拉鑽石,舒展的肌肉暴露在空氣裡,就好像閃閃發光的珠寶。大概很多時候都有這麼一個雌雄交鋒的局面,女生躲在護欄後,看護欄外那個陽氣旺盛的世界。

【秘】被高中女學生追求,作為老師我的決定竟然毀了她的一生...

(示意圖 圖片翻攝自: via

1、

二十四歲的時候,我被分配到一所三重流鄉鎮的點高中教書。因為學的是對外漢語,所以一進學校我就擔任了高一某班的語文老師。同與我一道被分配到這裡還有個男生,叫高陽。

在這所學校,高陽成了我唯一可以談天說地的兄弟。我最喜歡和他坐在學校操場旁高高的草垛上,各自拿一罐小賣部裡半冰的啤酒。看雲蒸霞蔚海晏河清,我們開心地說著外面的事情。

外面啊,那是多麼燈紅酒綠。三里屯近乎一線排開的酒吧裡,無數靚妹穿著閃閃發光的短裙。高陽總是說自己不缺那些個昳麗出彩的女人。

清純的、嫵媚的、可愛的、優雅的、穩重的、質樸的…….他就像一個閱女無數的情感專家,深情地向我描述他曾經經歷的世界。

我說,我也經歷過外面。我曾經在上海讀書,以全系第一的成績被分進文學院的精英組。我不明白以我通科高分和品德優良的表現,為什麼畢業分配會來這麼一個荒涼的地方。

而我,的的確確也沒有體驗過高陽說的那個充滿辣妹和杯盞、紅酒和搖滾的世界。我的大學,是在圖書館和自習室中度過的。

2、

過了暑假,學校修好了塑膠跑道。高陽買了新籃球,對我說,好久沒打籃球了。

我們淋漓地打了一場。真的是淋漓,高陽熱得脫下汗衫,搭在雙槓上。此時正值深夏不晚,烈日當空。一大群女生趴在教學樓的護欄上,像一隻隻鴕鳥俯覽著我們。

我和高陽,就像鬥獸場裡的野獸。女生們不斷向我們招手呼叫。我調侃說,你看高陽,女學生愛上你了。

高陽色色地回,得了吧大才子,人家愛的是你。誰不知道高一某班的語文老師,寫得一手好文章,打得一手好籃球。這樣的男人又恰好單身,你才是姑娘們眼裡的白馬王子~

我皺皺眉,有些不安。

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像他說的那樣優秀的人。文章,是因為我從小到大文科生的關係,寫不了好文章,反而顯得我很沒有本事。而籃球,也只是大學時期鍛鍊身體。我沒想到這麼習以為常的事情,會成為吸引別人的閃光點。

包括一些給我印象很端正的女生。

這裡的端正,不是相貌。當然葫蘆的相貌並不差,五官清秀,臉龐端莊。但她給我的感覺更像是所有故事裡最默默無聞的女孩一樣,好好讀完高中,讀完大學,找完工作,嫁完老公,生完孩子,過完一生。她永遠都那麼不溫不火、安安靜靜,以至於在女生們向高陽尖叫「好帥啊」「啊我受不了了老師」的聲音裡。這個女生依舊用一種聖母一樣悲天憫人的眼光看著我。

她站在人群中間,齊肩發零散落下。淡紫色毛衫鬆鬆垮垮,就像一塊黏濕的海帶。

其實她真的不算是很打眼的女生,相比站在她身邊的其他女孩。而就是那種默默無聞的魔力,在高陽說完「白馬王子」的時候,我真的有那麼一秒鐘恍惚了一下。

我注意到她那深邃如星空的眼神,裡面流轉著整個宇宙的荒涼。

我看過不少的東西,也研究過許許多多晦澀難懂的巨作。但唯獨,是葫蘆那天在走廊上向我拋出的意味深長的目光。我寧願其他女孩都不是在看我,那天我們男生的世界和女生的世界隔開好幾十米的距離。

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對這個女生產生一絲想要破解的好奇。

3、

隔天,我上《滕王閣序》。期間學生自由討論,我站在講台上思酌問題。

葫蘆低頭看著課本,任由姍姍拉著依舊關切地安慰她。她就像一座被孤立的飛島,安靜又自傲地漂浮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說,下面請葫蘆為大家闡述這句話的意思。

在把手指向黑板的某個古言句的時候,我下意識看到葫蘆眼裡一閃而過的錯愕。

我說,來嘛,和大家分享一下。

葫蘆慢慢站起來,手拽著姍姍的衣服。我知道女孩在面臨不知所措的時候,想到的總是最親密的那個人。

姍姍說,老師,我來答。

說著她把葫蘆按坐下,起身回答問題。說來也怪,徐姍姍的語文成績並不理想,以前她是一個上課很愛開小差的人。但今天她把這個偏難的問題說得行雲流水、繪聲繪色,而成績優秀的葫蘆,卻緊張得連話都不說不出口。

我佯裝鼓勵,對姍姍說,很好徐珊珊,下次好好教教你同桌。

說這話時,葫蘆抬頭又是一閃而過的悲傷。

4、

同天晚自習,我最後一節課。在回辦公室的途中,身前突然飛過一道黑影。我微微一驚,定睛一看,原來是葫蘆,她正抱著練習冊滿眼惘然地看著我。

葫蘆輕輕地說,老師,能給我講幾道題嗎?我沒懂,我想在只有你和我的地方聽。

我有些尷尬,走向前去把頭伸進辦公室望瞭望。我說你看,辦公室正好沒人,我們在這裡講題好了。

說這話心裡發虛得很。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跳很快。我想到高陽說的那些三里屯辣妹,還有低胸裝裡承載的激情。而我眼前這個一米六齣頭的小女生,好像胸部真的微微隆起,下顎的汗水貼著頭髮閃出迷離的光。

坐下,我嚥了口口水,同時狠狠掐了一下自己。

她是我的學生,我怎麼可以這樣不知廉恥地想。我只是為她講題,講題,僅此而已。

我說,你看這裡,這句話點明了文章主旨,那句話……

老師!

她冷不丁定定叫了我一聲。我嚇一跳,從題目裡緩過神來看向她。燈光裡的葫蘆眼神依舊駭人,好像無神空洞的布偶娃娃。她就這麼冷冷地看著我,對我說,老師,我想聽你說你大學的事情。

我笑笑,虛驚一場。

我和葫蘆講,我的大學,是在學術和研究裡度過的。我沒有在大學談戀愛,而是一門心思放在讀書上。我希望你是一個沉得住氣的女生,努力考一所好的大學。那時候的你,可是這個社會的高端人才。

葫蘆聽得很用心,不停點頭。在我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她又問,老師,你喜歡過人嗎?

我立馬有些不安,那些有違倫理的片段又漂浮在我的腦海。耳邊的情情愛愛開始徘徊,男老師的心裡,瞬間瀰漫著無數胭脂色的美夢。

我動了動喉結,倉皇地說,老師今天有點累了,同學,明天在課上我會告訴你的。

說罷連茶杯都來不及拿,就無比狼狽地滾出了辦公室。

出來以後果然舒心許多。我相信葫蘆並沒有那樣骯髒的心思。反倒是我,滿口仁義道德學術至上,腦子裡,怎麼會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而葫蘆,絕對和我是不可能的。我決定在明天,狠狠批評這個不務正業的女孩,或許對她有些無辜,但只有狠下心斬草除根,才能避免這段不該發生的戀情。

平定了一會兒,我在宿舍樓下兜兜轉轉。

學校修了新的塑膠跑道,而我和高陽,好久沒一起在草垛上侃天說地。

有些懷念一起追憶的感覺,我買了兩瓶冰啤酒,撥通高陽的電話。

鈴聲在草垛後響起,高陽的手機閃爍出紅紅綠綠的幽光。我有些驚嘆事情的巧合,原來他也在這裡。

我走過去,撥開那片嘈雜的草叢。然而事情並沒我想的那麼簡單,此時此刻的高陽,正抱著一個年輕女孩的身體,肆無忌憚地熱吻。

女生腳下,堆著一件發黃的校服。

我恨透了師生戀。

5、

隔天,我在黑板上寫下大大的一個「愛」,我想讓我的學生明白,這世界並不是向我們所說的那樣美好。言情劇最大的敗筆,就是像涉世未深的女孩灌輸童話的愛情。老師和學生,你當是師徒戀愛有多炫酷嗎?

此時此刻我還對高陽那猥瑣的片段記憶猶新。

那仲夏夜裡熱燻燻的風,那高高草垛裡幽綠色的光。那光裡情慾交織的男女,那男女腳下充滿汗臭的衣衫。

真噁心。

我把記得住的幾個曾在走廊上對著男老師呼喊的女學生挨個罵了一遍。其中葫蘆最過分,竟然堂而皇之地向老師暗送秋波。雖然可能她沒這個意思,但是,為了她,我必須親手終結這段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的戀愛。

我冷冷地問,你是不是喜歡一個老師?

周圍的女生倒吸一口涼氣。

葫蘆氣定神閒,那種從容讓我有些吃驚。只見她眉頭也沒皺一下,淡淡地說,好像在談論一件「你有沒有吃飯」一樣平常的話題。

對,我就喜歡老師,而且我喜歡的不是別人,就是你,我們的語文老師。

說完手指指向我,目光如炬。

怎麼?你們覺得很可笑對不對?

她看向其他女生,用一種極盡嘲諷的語氣說,喜歡一個人,你怎麼會知道那種感受?你們喜歡打籃球的他,又有誰喜歡另外一面的他呢?你們看過他一個人發呆的時候嗎?你們看過講故事的老師嗎?你們會關注批改作業一絲不苟的他嗎?你們不能!

因為你們不是真的喜歡。而我,才是真的喜歡他的人!!!我才是!!!

葫蘆的情緒有些失控,發瘋一般沖大家吼。桌子被她接二連三地推翻,她發出厲鬼一樣的嚎叫。

好像在用盡全力去悲傷,像被人揭了傷疤的野貓。

學生們有些害怕這樣的葫蘆,整個教室爆發出一陣評論怪物一樣的聲音。

而正當我思索著怎麼去安撫她的時候,葫蘆的嘶吼喚來了久違的下課鈴。於是我茫然地說,大家先下去做早操,不許透露半點風聲。

葫蘆,別哭了,和大家一起下去吧。

我看向她,心中早就波濤洶湧,但是我不能表現出來,我必須要裝作風雲不驚的模樣,安然夾著課本和他們一同下樓觀操。

一切又好像在我們刻意的壓抑下恢復平靜。

人群洶湧,學生就像一群被放的魚。教學樓的走道有兩條,而今天卻不知格外擁擠。我站在人堆中,也不敢對學生推推搡搡。但正當我要越下一階石台的時候,背後,突然有一股蓄意的推力。

我翻滾著跌下石階,一望天。

我在想足足十二級,摔下的我在翻滾的風塵裡是不是看到葫蘆的臉。

她是那麼冷漠、那麼空洞,就好比永遠都在與世隔絕。她的手有些不安,臉上浮著淡淡得意的笑。那種笑就是冷到極致的絕望,站在那裡,她像個恐怖的巫師。佈滿淚痕,又像一個被棄的遺孀。

我從沒想過小女生會如此的狠心。在我最後落地的時候,我明顯感到腿部好幾處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痛得暈了過去。

6、

等醫生叫醒我,已經是一天以後的事情。醒來後,看醫生給我拍的X片。年過半旬的老醫生用一種近乎絕望的口氣對我說,你怎麼摔的,竟然三處骨折。

說完這話,他又冷冰冰地走了出去。病房裡就又剩下我一個人,獨自啃食著那句「三處骨折」。

真是心狠手辣,我忽略了女生的威力。原來「沉默的人都是狠角色」,並不是書中說說而已。我其實應該用更委婉的方式,拒絕葫蘆對我的愛情。

而現在,骨折帶給我的疼痛遠超過我理性的良知,說得嚴重我可能需要截肢,那時候,別說拒絕,我連殺了那賤人的心都有。

師生戀真的好噁心。

隔天姍姍帶著果籃看我,她也憔悴很多,姍姍見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我道歉。她說葫蘆已經被學校辭退,同樣命運的,還有體育老師高陽。

說是私通高三一個放蕩女,傷風敗俗。

我慘烈一笑,噙不住醞釀已久的情緒。

我想我為什麼會來這裡,我本是校文學院的優秀畢業生。如果我從開始就沒有認識高陽和葫蘆,或許我就不會遇到這麼狗血的事情。

姍姍很惋惜,說老師好好養病,其他也沒有多提,只是代表道個歉,就匆匆走了。

學校邀我去看樓道里的監控,政教處主任說只有我親眼見證葫蘆是多麼狠心,親自指正她的罪行,才能得到醫療賠償。

而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葫蘆父母並不富裕。

我坐著輪椅被送到學校。適逢高陽正扛著包袱準備倆開。我笑著揮手說再見,他撲上來,抓著我衣領誤認我是供出他的地下戀情的罪魁禍首。

我笑笑說兄弟,我都成這樣了,你還不放過我?

算你狠。

他向我豎了下中指,又說,我要去北京,去三里屯去。困在這裡真他媽太難受了,我要去車水馬龍的世界,體驗繁華的感覺。

我說去吧,你可以的。等我以後有空,一定去找你。

高陽沒說什麼,靜靜對著我笑了一笑。他總是這樣,讓人摸不著頭腦。

他說兄弟再見了,來日方長。

說罷踢開腳邊的灰,拿上包一搖一晃地離我而去。

那背影,讓我想起了朱自清的一篇散文。原來曾經一起在這個孤獨世界裡唯一的伴侶,生活的節奏都殘忍地將我們推向別離。

現在的朋友要動身前往另一個世界,而另一個人,卻還駐留在原地,等待處理一籮筐的爛事情。

7、

很多年後,我重逢姍姍,很巧,她也成了一位老師,主動申請調到了曾經的高中。

而我,還留在這裡教書。

她和我相差8歲,這時姍姍已經是一個二十四歲的成熟少女。姍姍告訴我,葫蘆最後過得很不好,她被退學,然後去美甲店做學徒,最後手被化學藥水弄得全部潰爛,到現在,一雙原本白白淨淨的手變得慘不忍睹。

而我,曾經的三處骨折,留下的就只有三塊傷疤。

四季輪迴,我用長褲一蓋,沒人知道這段塵封的過去。

不想去深究誰對誰錯,誰犯下的罪行,就應該讓誰去償還。現在葫蘆蒙受的一切,都不過是她必然經歷的劫數。我,只需要安安靜靜看著就好,不去幹涉,不去協助,不去評論,不去加重,就這麼看著。

姍姍說,老師,我喜歡你。

我知道。

我安靜地說,我早就知道,監控裡推我的那隻手,手上那條紅手繩,我們這裡有系紅繩習慣的,全班女生,只有徐姍姍你一人。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