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而我可愛的弟妹,拿著我的骨頭埋到了陰暗的墓碑之下。」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而我可愛的弟妹,拿著我的骨頭埋到了陰暗的墓碑之下。」

世界各地都流傳著一些古怪恐怖童謠,這些童謠的內容大多十分恐怖,而它們的背後往往隱藏著真實的故事。全世界的「恐怖童謠」愛好者超過三十萬,他們和那些開膛手傑克迷一樣,癡迷於揭開這些「恐怖童謠」的謎底。
 

「恐怖童謠」現世
美國德克薩斯州的退休警長西本思是一個「恐怖童謠」愛好者。2006年7月,美國德克薩斯州一個奇案網站的點擊率飆升。一天晚上,一個奇怪的帖子引起了西本思的注意。
 
網頁上出現了一首詭異的童謠: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Picking up my bones, And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stones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我的弟妹坐在餐桌底,撿起我的骨頭,埋到冰冷的石碑下。」
 
帖子的後半部分是發帖者對這個童謠的註解:
一個男孩的媽媽死後,他父親再娶,後母帶來了一個女孩。有一天,後母對小男孩說:「壁櫥裡有個蘋果,你去把它拿出來吃了吧。」
就在小男孩轉身時,後母用斧子砍下了男孩的頭。她把男孩做成了湯。吃飯時父親沒有看到男孩,而女孩則躲在桌子下面撿骨頭,後來女孩把骨頭埋了。這首童謠和註解的故事頓時讓西本思頭皮發麻……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而我可愛的弟妹,拿著我的骨頭埋到了陰暗的墓碑之下。」

▲這樁懸案的開端是從一首歌開始的……

 
作為恐怖童謠的研究者,西本思聽說過許多這樣的例子,西本思調查了發帖者的IP地址,發現這個人來自加州與墨西哥接壤的小鎮瑪律頓
 
西本思曾經和一幫「恐怖童謠」的愛好者結伴去歐亞等地收集素材,途徑小鎮瑪律頓。在那裡,他聽聞了當地近幾年來發生的詭異連環失蹤案,他對那些新聞報導的內容至今記憶猶新。
 
第二天,心懷疑慮的西本思馬上從警局調出了一樁1996年的陳案。資料顯示,1996年2月,瑪律頓鎮的老匹克一家人在一個月內接連失蹤,只有他七歲的小女兒得以倖免。而西本思通過瑪律頓警局的老同學克拉蘇,調查了當地的代理伺服器的IP位址,最後確認那個發帖人居然就是那個倖存的小女兒海倫?!
 
再探瑪律頓
西本思再次來到了瑪律頓。瑪律頓是個古老荒涼的小鎮,居民主要是墨西哥、中美洲的移民和偷渡者。這裡顯然是個各種族雜居的三不管地界,居民有說拉丁語的,也有說英語的。西本思一到這裡就感覺異樣,這個地方有種說不出來的神秘和詭異。
 
當年負責老匹克一家案子的警官就是克拉蘇,警方懷疑這是—起刑事案。因為老匹克一家是在一個月的時間裡分別失蹤的,由於沒有留下一絲線索,警方最終只能把它當成懸案處理,而當時的倖存者海倫則被一家孤兒院收養,現在在當地的一間洗衣店工作。這件案子影響很大,老匹克的房子也成了小鎮有名的「鬼屋」沒人敢靠近。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而我可愛的弟妹,拿著我的骨頭埋到了陰暗的墓碑之下。」

 ▲謎題的真相是否要解開了呢?

西本思向克拉蘇展示了那首海倫貼在網上的童謠,克拉蘇大驚:「這太詭異,世界上真有這麼巧的事?」
如果真像那個童謠說的那樣,那真是太恐怖了,要是他們的屍體被做成食物,只剩下骨頭,這將是一起複雜的陳年白骨案,怪不得當初找不到屍體。也許那個海倫就是最後的線索!」西本思若有所思。
 
西本思和克拉蘇找到了海倫。海倫說,她在網站上寫那個故事只是覺得有趣:西本思讓她回憶一下10年前的事情,海倫卻說自己早忘記了,她的腦海裡只有一些記憶碎片,無論怎樣都串不起來。至於那首「鵝媽媽童謠」和註解故事,海倫說,自己是在家裡的一本舊書上看到的,那本書上有很多離奇的童謠,每首童謠下都有一個故事作為註解,她就挑了一組發到網上。
 
這一點西本思可以肯定,但海倫發帖子的行為絕不是那麼簡單。她的失憶是在突發性意外打擊和強烈的刺激下,發生的腦神經海馬體記憶障礙。也就是說海倫一定是受到了某種刺激,而她殘存的記憶碎片和那首童謠產生了潛意識的共鳴,所以她才在網上發了那首童謠。

 
克拉蘇同意西本思的論斷,海倫有可能是整個事件的目擊者,現在的關鍵是找出屍骨。老匹克一家人,只有他的原配妻子留下了墓碑。西本思對海倫說出了自己的推斷,海倫也想找回記憶,弄清楚自己的童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同意掘墓。

 
墳墓裡的第五個人
員警挖開了老匹克原配妻子的墓地。結果讓在場的人都毛骨悚然,在墓穴深處,他們挖出了分屬於五個人白骨,這個數目正好跟老匹克一家死亡和失蹤的人數一致。警方經過遺物鑒定證實,這些白骨就是老匹克一家。除了他的前妻之外,每塊殘骨上都有利刃的痕跡。案子有了初步結論:老匹克一家死於分屍性他殺。隨著警方調查的深入,西本思心中那種詭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這個恐怖的殺人場和恐怖童謠的解釋故事越來越相像。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而我可愛的弟妹,拿著我的骨頭埋到了陰暗的墓碑之下。」

 ▲挖墓之後,警官有了重大的突破。

那麼到底是誰殺了他們,動機是什麼?根據恐怖童謠的提示,西本思斷定兇手就是繼母,她為什麼要殺兩個男孩呢?接下來警方的調查給出答案,他們在海倫童年的內衣上居然找到了哥哥們的體液,讓他們震驚的是,上面居然也有老匹克的DNA!
 
西本思推斷,繼母帶著年幼的女兒海倫嫁到老匹克家,結果海倫不僅遭到了兩個哥哥的輪奸,而且還遭到了繼父老匹克的性侵犯。
 
為了報復,繼母殺死了兩個繼子,最後又殺死丈夫,而幼年的海倫恰恰是那場殺人分屍食人慘劇的目擊者,甚至有可能還是參與者,結果導致她的腦神經受到強烈刺激從而失憶。
 
推論雖然有一定道理,單憑目前的證據,西本思的推測很難站住腳。憑著自己多年對各類奇案的研究,西本思建議,重新調查這個女人的身份。西本思和克拉蘇得到了聯邦調查局送來的羅拉的檔案,這本檔案充滿了血腥。
 
毛骨悚然的真相
資料顯示,羅拉生在中美洲加勒比海的一個封閉小島。1995年,羅拉通過偷渡移居美國,短暫的婚史後,她帶著3歲的女兒嫁給了老匹克。檔案上說,羅拉家鄉的土著居民十分野蠻,早在幾百年前就有食人的風俗。而羅拉的父親就是當地一個大祭司的助手,所以這種風俗在羅拉腦海裡根深蒂固。
 
所有跡象顯示,繼母有深厚的食人背景,這和現場的殺人手法十分吻合。但是羅拉的腿骨同樣被埋進了墳墓,難道是她自己殺死了自己?對於這一點,西本思和警探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其中另有隱情?

西本思堅信恐怖童謠的暗示是對的,但繼母到底是怎麼死的?就在這時,一封來自日本的郵件讓西本思茅塞頓開。寄件者是他的老朋友淺見巨集,淺見巨集是日本「恐怖童謠」研究會的理事長,西本思曾經詳細地把瑪律頓小鎮的兇案告訴過他,淺見宏在郵件裡說,這起案子很像日本幕府時代的著名「恐怖童謠」「手球歌」中的一首。一語驚醒夢中人,西本思一拍腦袋大叫:「我們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細節!」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而我可愛的弟妹,拿著我的骨頭埋到了陰暗的墓碑之下。」

▲少了一個人……

事實是當年有個武士並沒死,他砍下自己的手臂,連同同伴的殘肢拼湊成7個人,瞞過了檢查屍體的村民,實際上死的只有六個人,他自己則暗中殺死村民為同伴報仇。
瑪律頓的兇案同樣也是這個道理,警方一開始就陷入誤區。他們在墳墓裡發現繼母的腿骨後,理所當然地認為她也死了。其實,羅拉可能根本沒死,她殺人後,再切斷自己的腿埋進墳墓,然後撇下女兒逍遙法外,這樣就可以解釋整個案子了。

警方調查了1996年間全美醫院的門診外科腿傷記錄,並終於找出了羅拉的藏身之地。此時的羅拉早已化名科麗亞,和亞曆桑那州的一個工程師結婚。
 
面對從天而降的員警,羅拉如釋重負。交代了所有罪行後,羅拉要求警方向女兒保密,讓海倫永遠在「失憶」的狀態下健康成長,她不希望女兒知道自己有一個殺人吃人的變態母親。警方同意了她的請求,案子在秘密的審理和宣判中結束。
 
看完之後,有沒有毛骨悚然的感覺呢?有時候我們常常忽略一些小事。小事中,有我們無法理解的,但都沒有去深刻了解。像是恐怖童謠這件事,警長發揮了追根究柢的行為,所以才將這樁離奇懸案破解。不過,這個事件的背後,就只有濃濃哀傷呀…..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