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已婚男友的強權主義嚇壞我

口述:已婚男友的強權主義嚇壞我

  導語:那時我已經有了戀愛中女人慣有的小脾氣,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他的強權仍是讓我氣憤地伸出手,一巴掌摑在他的臉上。趁他遲疑的片刻,我掙脫了他的懷抱,轉身而逃。

  禮拜天走在大街上,無意中看見一個影子,從馬路對面穿行而過。橘黃色燈光映在鏡框上,赤裸裸地喚醒了記憶中關於他的片斷。第一次遇見他,也是在冬季的夜裡,他穿着類似的衣服,眼鏡框溫潤地反射着路燈的光。

  三年,或者四五年前,我與他有過一段短暫的追逐,只不過這種遊戲並不純潔。那時我剛畢業,與男友分在兩個城市,面臨著分手或者一方放棄優越的工作去對方那裡。而他,據他說深愛的女友去世了,從此單身一人。

  我單純的信任,用一種女性特有的柔軟安慰着他。雖然我喜歡他那種與愛無關的情感,可是在他不加絲毫掩飾的愛慕中,仍是沾沾自喜。當然,對於他仍是不加掩飾的慾望,我總是拒絕的。閃躲着他熱烈的吻,可拗不過他的力氣,心有不甘地被他紅潤的唇吸吮着。同樣閃躲不開他帶有魔力的雙手。

  有一周的時間裡,我們之間的關係僅此而已。可對於他而言,這個時間已經很長了。24小時,從睜開眼直至不得不送我回家休息,期間有15小時我們廝混在一起。終於有一天,在一家四川酒樓里,素來自認頗有酒量的我喝多了,被他擁進了樓上的客房。除了門鎖“啪達”扣死的一聲,我什麼都不記得了,甚至不記得,那晚是如何衣着整齊地回家。隱約的印象中,他需要的細節發生了,只是我無法確定。

  我們仍然見面,依舊進行着似有似無的調情,他沒說我沒有問,彼此間平添了些許試探的成分。急速卻緩慢的交往中,我開始細微地從他身上發現優點,在一種塵埃落定的心態下。後來,在一間車來車往的KTV門口,他拉住向外奔跑的我,用力緊緊地摟我在懷裡,拚命地按住我的頭吸吮我的唇。那時我已經有了戀愛中女人慣有的小脾氣,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他的強權仍是讓我氣憤地伸出手,一巴掌摑在他的臉上。趁他遲疑的片刻,我掙脫了他的懷抱,轉身而逃。他惟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沒有追我。坐在出租車上,看着他佇立的影子越來越小。

  因為年輕,我的概念里只有是與非兩種關係。只是,我們再也沒有見面。再後來,從與他在一起認識的朋友那兒得知,他的妻為他生了一個粉嘟嘟的女兒。我開始恨他,恨自己單純的傻。恨自己當時相信他單身的謊言。其實,分明他是有妻子的。那一刻,我想親手弒殺他,以化解我內心的仇恨!

  直至現在,我安身立命地承認:時間已經老去了,再回憶或設想更沒有絲毫的意義,何況在那時我們都沒有成全夢想的權利。再一次相遇,我將他放在人生某個時期的一夜情人的位置。雖然這是個代表污點的稱呼,卻足可以替代我不肯承認的被欺騙而犯過傻的事件。所以在這一刻,我內心安寧!

  文章來源(雅晴妮的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