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最新爆料!】黃海波嫖娼門後受訪:人在套子裏 看不清自己(圖)

【最新爆料!】黃海波嫖娼門後受訪:人在套子裏 看不清自己(圖)

【最新爆料!】黃海波嫖娼門後受訪:人在套子裏 看不清自己(圖)

                            

【最新爆料!】黃海波嫖娼門後受訪:人在套子裏 看不清自己(圖)
「我沒想那麽多,去做就完了,想那麽多沒有用,我做完這個事,去做下一個,啥都不想,沒有意義。我現在在一個套裏麵,沒在套外」

原標題:專訪黃海波 人在套子裏是看不清自己的

7月7日,有「中國第一狗仔」之稱的卓偉在網上放出了黃海波口罩蒙麵、墨鏡遮光、鴨舌帽低垂的照片,「疑似在做慈善活動」。

自去年12月結束6個月的收容教育以來,他在公眾視野的現身方式一直是被偷拍。赴美不到十天,黃海波即被騰訊娛樂拍到在美國出入富人區住所的畫麵。獨立居所價值178萬美元,而當時,經紀公司稱其去美國是為了完成學業。

情人節,美國《世界日報》拍到,在亞凱迪亞,黃海波的住宅車庫門敞開,「其常用的奔馳車停在車庫裏麵,兩名工人在車庫門前裝修,電鑽聲一陣陣傳來,一名戴著草帽的工人像是剛清潔完泳池。黃海波請工人來家中裝修和清潔,準備在美國除舊迎新。」

2015年3月,他再度被拍到低調返回國內,短期進修學成歸來的他聲稱將繼續完成學業,轉型幕後。

這一係列無可奈何的現身方式背後,是2014年9月29日廣電總局下發的「封殺劣跡藝人」的通知文件(《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辦公廳關於加強有關廣播電視節目、影視劇和網路視聽節目製作傳播管理的通知》)。這對飽受爭議的黃海波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宣傳團隊工作人員透露,去年「嫖娼門」事件之後,黃的助理也被公司開除。

7月13日,在湖南一座寺廟內,黃海波正在主導拍攝一個公益短片。黑色T恤包裹不住他微凸的肚腩。他不經意地與身邊人聊天,多次被問問題後,突然間的警惕又控製了他:「你是媒體的嗎?」

他拒絕再上娛樂新聞版麵,「咱們這事是社會新聞,跟娛樂沒關係,有些事情可以拿來調侃、拿來消費,對不起,這事不行。」軍隊大院出身的黃海波在某基金會和其公司合作發起的「一脈1945——致敬抗戰老兵」活動中,倔強地拒絕宣傳,力求「純粹」。

來自央視的公益短片導演看不下去:「總得宣傳啊,不然拍了沒人看。」她試圖說服黃海波,卻無功而返。在猶抱琵琶半遮麵的狀態下,網上出現了第一部《一脈 1945》的3分鍾短片,沒有黃海波的署名,更沒有露麵,除了未經說明的幾句畫外音是由黃海波配音外,沒人將這部不起眼的短片與曾經活在風口浪尖的黃海波 聯係起來。

絕口不提前塵往事

7月13日的大部分時間,黃海波都在借宿的乾明寺寮房睡覺。那是一間80年代招待所式的房間,3張硬床鋪,帶獨立衛生間,黃海波倚牆而臥,醒來已是下午3時許。

淩晨的拍攝令攝製組耗盡心力。剪輯師的電腦上,93歲的比丘僧釋來空在佛前誦念大悲咒,黃海波低頭跪在其身後,雙手合十。之後,釋來空老人摸著黃的頭頂繼續誦經,鏡頭持續了約一分鍾。

此鏡頭之後有意無意在網路出現,引來黃海波要剃度的猜想,成為其又一次進入公眾視野的非正常方式。

釋來空是黃海波此行的拍攝對象,常德會戰倖存者之一。1943年常德會戰德山爭奪戰一役,固守核心陣地的虎賁部隊八千餘人僅83人生還,釋來空所在的營隻 倖存了3人。內戰期間,老人放棄了隨國民黨軍隊赴台,決定留在大陸。「文革」時入獄,23年後獲得自由,在石門縣夾山寺剃度出家。得知德山乾明寺修複,他 來到乾明寺,每天清晨念誦《大悲咒》為埋葬在山下的戰友超度。

黃海波的跪拜和摩頂,並非傳言中的出家。他坦率承認:「特別簡單,是因為第一個小片出來,希望我好歹露一下臉,能夠推廣第二個小片,讓更多人看,我也是沒辦法,本來我是拒絕的,但他們說你要露一下,做出來才有更多人看,因為這樣,我才決定跪在那。」

雖然大家覺得黃海波在這次拍攝活動中行的是導演職責,但他自認為不是。「非要說的話,可能是製作。但我們說好了,都不掛名,最後會以誌願者的名義將大家的名字印上去。要不然拍完之後放上去沒人看,那怎麽辦呢?」

除了拍攝,黃海波對自己的一切閉口不提,活動最初甚至拒絕宣傳。當他的經紀人團隊提出宣傳要求時,他總是問:「這樣好嗎?這樣真的好嗎?」

攝製組也是臨時組建的,之前互不相識。執行導演飛飛(化名)揣測:「他想複出,也覺得做這件事與他複出有關,但他本人希望這是純潔的。他特別想把這件事做得純粹。他在一個很害怕的狀態中,各種憂慮,希望以一個虔誠的麵貌出現。」

此前的分析一直稱,包括黃海波在內的「劣跡藝人」,出路是轉向幕後。他也嚐試了編劇,但本子不得不一直打磨。與黃海波形同兄弟的藝人寒青說:「不管是做編劇、導演,轉到哪個相關行業,都是新人,要重新開始。」

等待複出的兄弟

寒青是《媳婦的美好時代》中扮演婆婆的柏寒的兒子,也是《咱們結婚吧》中七星的扮演者。

2011年寒青認識黃海波時,柏寒重病,「他一直來看我媽。」

寒青的父親是電影學院老師,去世更早。對寒青來說,母親去世之後,黃海波一直照顧他,「身邊已經沒什麽長輩可依靠了。」寒青在最艱難的時候,遇到了演藝生涯一路攀升的黃海波,久而久之兩人便以兄弟相稱,「對我來說,他就是我的家人了。」

「我哥一直帶著我,因為我也是幹這行的,這幾年的戲都在一塊,《亂世三義》、《咱們結婚吧》,後來又拍了《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這幾個戲都演的兄弟。」

「嫖娼門」事發時,《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正在拍攝,寒青第一時間發了微博:「在我而立之年時家庭出現了變故,母親去世了,我孤立無助。我的身邊出現了一 個大哥,他叫黃海波,在我人生低穀時,向我伸出了溫暖的雙手。當時我像一個不知所措的孩子,而他讓我感受到了長兄如父。當我對前途渺茫時,他給了我向前的 動力。當我在這幾年演藝事業出現坎坷時,他給予了我無私的幫助,手把手教我如何演戲,使我從一名不成熟的演員慢慢走向成熟,一直陪伴我走過這一路。雖然他 現在犯了錯,但誰人無過!好男人還是好男人,哥還是哥!請大家給我哥一次機會,就像小時候爸爸媽媽對我們的包容一樣,難關幫他一起渡過。感恩大家!感恩大 家!感恩大家!!!」

這條微博,迫於壓力,寒青最終隻能刪除。

2014年,黃海波大概是這樣過的:「那事過去後,拍不了戲,就是最大的影響。要經濟來源啊,確實可能當明星都會有些積蓄,但是開銷也大呀,也得掙錢啊,不讓掙錢的話指什麽吃,何況還得養家。」

身邊人都避免直接提及「嫖娼門」。寒青也隻是隱晦地說:「這事之後,我哥說話少了,做事更多了。以前在媒體露麵,說話多。現在,就是平時生活中,話也相對少一點。」

寒青一直陪伴黃海波。「他想拍戲,但卻沒法出來。有時候我們一起在家裏看個電視,你感覺到他還是想趕緊工作。有時候片子看著看著,他會突然說,先換個台吧。有時候看到網上又有新片上線,我就這麽說一句,他就不說話了。」

寒青眼中的這位兄弟,曾經是演藝界的工作狂,「吃飯時間去見他,永遠拿著他家旁邊小店的一碗麵。他對生活沒太多要求。別人說他不好合作,都是因為他有要求,工作上是有要求的。」

生活中,「簡單到有點無趣。」寒青是愛好廣泛的人,喜歡攝影,喜歡開著車到處玩,黃海波偶爾會跟寒青說:「弟,其實哥挺羨慕你的,你有那麽多愛好,不工作的時候,會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

寒青幫兄弟密切關注著政策鬆緊度:「你看《小時代4》,那誰(柯震東)的戲也沒有刪。」他們希望能把剩餘的《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拍完,「導演組在我哥事發後也發了聲明,說這個戲可以一直等。」

「現在我們都在等。其實什麽明星不明星,觀眾喜歡你就是,觀眾不喜歡你就什麽都不是,有些人入行不是靠這吃飯的,我們惟獨的手藝就這,沒這手藝就吃不了飯,就得重新再去另謀出路,從頭再來,也隻能幹與這一行有關係的,你知道隔行如隔山,不一樣。」

你覺得我沒有生活嗎?

人物周刊:關注老兵跟你從小在部隊大院長大有關嗎?

黃海波:一是跟在大院長大有關係,也跟我拍的一些戲有關係。但你要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活到90歲,盧喜才爺爺活了108歲,是有道理的,他要是作惡,你覺得會長壽到這把年紀嗎?

人物周刊:你做這件事,是希望讓後人更清楚地了解這段曆史嗎?

黃海波:曆史是沒辦法讓每個人去了解的。我們昨天在說,你什麽樣的初心,照著初心去做就行了。我盡全力做到最好,第一個小片,我們幹了3天3夜,我的胳膊上起的全是疹子。

這些老人經曆太多了。我們去采訪那個爺爺,老爺子是機槍手,14歲當兵,快餓死了,是他的一個親戚看到他,說我帶你當兵去。16歲開始打仗,我們問他:你 害怕嗎?十多歲還沒槍高,每天給老兵擦槍,給軍官端洗腳盆。怕打仗嗎?十多歲的孩子能不怕嗎?炸彈一爆,身邊的人死了,嚇得哇哇直哭,別提了。後來為什 麽?怕著怕著就再也不怕了,變成天天想打,睜開眼睛就想打。

老爺子說,我那個時候能做到保證4發子彈打倒一個人,越打越想打,不打都不行,就是打紅眼了,說太慘了,一條街全是屍體,走都走不過去。

你忽然就發現他們有太多故事,特別讓你感動,甚至有些震撼。

人物周刊:震撼是在於他們的故事和經曆嗎?

黃海波:就是他的一生。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共通的,隻要讓他敬禮,不管是身體好還是不好的,一敬禮,那個精氣神,邪了,他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氣,就真的是這樣,他會帶一輩子。

人物周刊:這些老兵的經曆會讓你對生命有一個新的認識嗎?

黃海波:這個問早了。人在套子裏是看不見自己的,隻有在套子外麵才能看清,現在在套子裏麵,所以我看不清自己。有些東西是潛移默化的,不知道。

人物周刊:我們在鏡頭中看到有一個場景,釋來空老人在念《大悲咒》的時候,你很虔誠地跪在他身後,是你一直以來對佛法比較好奇嗎?

黃海波:我不想在這樣的場合談任何我的事,我是拒絕的,不聊我,隻聊他們。我真沒法說,不知道。

我在這個局裏,想看清楚的話,得跳出來。你們也可能了解我,我這個人要幹一個工作,真就在裏麵,出不來,我得處理完事之後再出來。

人物周刊:就像沒出戲一樣。

黃海波:對,我現在在這裡麵,而且這裡麵不光是一個,而是眾多個。

人物周刊:費了這麽大的心力,如果沒有辦法引起關注,可惜了。

黃海波:對,基金會拿了200萬,我這因為技術上的問題,人家又給拿了10萬,不然就白做了。我是跟自己有點較勁,想把這個東西做好。

人物周刊:你現在很關注時政新聞這一塊?

黃海波:我一直很關注。

人物周刊:所以你也希望這件事能夠上社會和時政新聞,不是娛樂新聞,是嗎?

黃海波:這跟我有關係嗎?沒有任何關係,本身事件也是這麽一個事,你們要是娛樂媒體過來了,我躲你們遠遠的。

人物周刊:有些問題,你是希望做完之後、沉澱下來再回答?

黃海波:那些問題我也不考慮,我不會再像原來那樣,我現在什麽都不想,隻做眼前該做的,做完之後,它是什麽樣就是什麽樣,因為誰也控製不了,也不可控,我盡心了、盡力了,躺在床上問問自己,OK,可以了,完了。未來一定都是這樣,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該幹嗎幹嗎,隨緣。

人物周刊:第一次住在寺院裏,感受怎麽樣?

黃海波:跟他們一樣,到時候就想睡覺。這裡的氣場不一樣,非常放鬆、非常平靜,可以把你心中所有雜念全部抽走。

人物周刊:工作就是你的依靠嗎?

黃海波:聊著聊著像影視劇了,生活不是影視劇。

人物周刊:你覺得生活是什麽?

黃海波:生活就是生活。

人物周刊:你覺得自己有生活?

黃海波:我還沒生活嗎?

人物周刊:除了工作之外的生活呢?

黃海波:你覺得我還沒生活嗎?

人物周刊:生活在每個人眼裏的定義不一樣,有些人覺得有工作就夠了,有些人覺得有愛好的話,生活會更豐富多彩、會更有趣。

黃海波:我特別知道你想問什麽,我也特別想說,但我不說。

人物周刊:就感覺電影放到一半,精彩的地方哢嚓沒了。

黃海波:因為沒什麽好說的。

人物周刊:你覺得沒什麽可說是自己的生活沒什麽可說還是?

黃海波:真是沒什麽可說的。很多人都是說,就剩下說了。我覺得我們的訪談可以結束了。

人物周刊:閑聊,我們一直在閑聊。

黃海波:我跟你們是永遠閑聊不了的。你就算沒這個身份也閑聊不了,真的,幹自己想幹的事吧。我沒想那麽多,去做就完了,想那麽多沒有用,我做完這個事,去做下一個,啥都不想,沒有意義。我現在在一個套裏麵,沒在套外。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131097-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