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Google的現在和未來就此一分為二

Google的現在和未來就此一分為二

  你已經從鋪天蓋地的速報中得知了這個消息:

  Google本身將瘦身到只保留部分核心業務,變成新成立的控股公司Alphabet(字面翻譯:字母表,從A-Z)的全資子公司;僅次於兩名創始人的實權人物桑達爾·皮猜(Sundar Pichai)將擔任新Google公司CEO。

  除了現金牛Google之外,Alphabet旗下的子公司還將包括:1)Google過去收購或控股的一些公司,比如智能家居Nest、醫藥科技Calico、風投基金Google Venture;2)Google內部創業或實驗室扶植出的一些尖端科研項目,比如固網光纖服務Google Fiber、[x]實驗室等等。

  你能很清楚的看懂這個安排。Alphabet其實由兩個大的部分組成:Google的現在,和Google的未來。

  硅谷科技公司一直代表着科技的前沿,他們總是能夠異想天開,發明新的技術,推出各種一開始讓人感覺奇怪,但隨後展露出市場潛質的全新形態的產品。Google、微軟雅虎等上市大公司也不例外,但這些大公司都有一個通病——研發部門重度依賴巨大的資金投入,但結果產出、投放到市場和商用環境的效率卻不夠高。

  今年7月,Google公布了截止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財報,核心搜索業務、移動、YouTube和可編程廣告業務的穩健表現帶來了177億美元營收,同比增長11%,凈利潤達到了39.31億美元,同比增長17%。CFO露絲·波拉特(Ruth Porat)表示:

  我們每天都致力於在廣泛商業領域內發展出新的機遇。我們將會在謹慎分配資源的前提下繼續堅持下去。

  Google CFO的這句話非常清楚地顯示出了Google現在面臨的增長問題。很顯然,智能家庭、Android One、無人駕駛汽車、機器人、生物科技等尖端科研項目才是Google的明日之星。儘管財報上的數字一片大好,但將收入過多投入到那些需要10年甚至15年才能商用的前沿技術,勢必將影響投資者信心。因為公司已經整體上市,需要對公開市場上的財務投資人負責,意味着過去的現金牛不應該受到新科研的太大影響。沒有互聯網業務的營收,支持不了Google內部多達數十個充滿未來屬性的內部創新項目——它們燒起錢來不比任何一家獨角獸級的初創公司慢。

  結果我們也看到了:一個急於領導新科技發展的Google,卻甩不掉舊的包袱。

  高管層期待這次重組會給Google一個新的機會。這讓我我不由得想起了陳升的一首歌:

  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你的美麗讓你帶走……

  根據安排,Google之前拆股后的兩支股票,將繼續以GOOGL和GOOG的代碼在納市上交易,但在未來的某一天,這些股票對應的上市實體將會從現在的Google替換為控股公司Alphabet。目前我們尚無法判斷,Google創始人拆分公司、甩掉包袱的決定是否會對公司帶來正向作用,但從過往雅虎、eBay的經驗來看,這個方法應該是可行的。激進投資者(activist investor,亦譯作維權投資者)經常會在投資的公司面臨增長壓力時增持股票加強董事會投票權,然後要求公司管理層將高價值或核心業務剝離出去。

  Google將重組的消息公布后,納市流通的A類股和C類股均在盤后(消息公布后)上漲了超過6個百分點。投資者買賬,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這個決定的正確性。

  風投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的知名分析師Benedict Evans對Google的重組決定表達了肯定的觀點:

  Instead of parking the future in a lab off in a building somewhere, Google split the whole company structure in two: current and the future。

  與其把公司的未來交給園區某個小樓里的實驗室(指Google[x]),Google乾脆把整個公司一分為二:現在和未來。

Google的現在和未來就此一分為二Google無人駕駛汽車

  如果你稍微研究下新成立的Alphabet旗下的投資組合,也會覺得Google創始人這盤財務決策上的大棋玩的挺有意思。這家新公司即將成為全世界投資了最多研究最尖端科技公司,外加控股了全世界第一大搜索引擎和互聯網廣告公司的控股集團。對此,創新工場投資總監張亮給出了一個非常精確的評價:

  Alphabet完全是科技領域的Berkshire Hathaway啊。

  伯克希爾·哈撒韋是著名富豪和投資奇才沃倫·巴菲特控制的世界知名投資公司,投資了幾乎全世界最優秀的、增長最優秀的公司——巧合的是,去年年底時,Google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也曾表達過想做科技界巴菲特的想法。

  現在Google在公開市場上的投資者,在未來可能要轉換一下思路:它們持有的股票價格的標尺,將不再是每個季度財報中廣告收入那一項;在未來,它們投資的是正在試圖打造一家未來科技公司的企業,從某種層面上來講跟特斯拉有點像,燒着大量的錢,賭一個未來。

  Twitter網友@blairology用一句雙關語巧妙總結了Alphabet公司的實質:

  Using Google profits to make an alphabet of alpha bets on the future。

  (把Alphabet拆開:alpha——較早期的測試版本,指Google的前沿項目;bet——賭注)

  在成立的第17個年頭,陷入了主營業務增長陷阱的Google能否依靠一個壯士斷腕般瘋狂的決定重獲新生?接下來Alphabet和Google又該怎樣前進?

  恐怕除了一手讓瀕臨倒閉的伯克希爾·哈撒韋變成全世界投資回報率最高投資公司的沃倫·巴菲特本人之外,沒人知道答案。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