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聯想轉型陣痛:欲裁3200人重組手機部門

聯想轉型陣痛:欲裁3200人重組手機部門

  ◎每經記者 張斯 袁東

  昨日 (8月13日),聯想集團(00992,HK)發布的2015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該財季聯想營收10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83億元),同比增長3%;凈利潤同比下跌51%至1.0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7億元),僅是去年同期的一半。造成此次凈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聯想集團CEO楊元慶指出是受摩托羅拉業務拖累。

  同時,聯想集團披露,將在全球範圍內削減約3200名非生產製造員工,占公司非生產製造類員工的約10%,佔全球整體60000員工的約5%。對此,楊元慶表示,聯想正面對“近年來最嚴峻的市場環境”,它將一次性提供6億美元的預算支出(約合人民幣38.3億元),用以重組其智能手機業務。

  面對業績下滑及裁員的情況,市場也立即作出了反應。聯想集團昨日開盤后,股價即開始下滑,全天大跌9.09%,以每股7.7港元報收。

  收購“後遺症”顯現

  財報顯示,受宏觀經濟、匯率波動及Windows10發布前需求較弱等因素影響,全球個人電腦市場繼續下跌;雖然聯想全球市場份額創出歷史新高,但第一財季個人電腦銷量為1350萬部,同比下跌7.1%;收入為72.8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58億元),占整個集團收入的68%,同比下滑13%。而聯想集團的全球個人電腦的市場份額同比上升1.3%,達到了20.6%的歷史新高。

  另外,聯想集團企業級業務取得了大發展。公司企業級業務在第一財季收入10.77億美元,同比增長超過5.8倍。

  雖然移動業務收入上升,但受中國智能手機和摩托羅拉業務表現減弱的影響,聯想手機部門在截至2015年6月30日的3個月內,稅前虧損為2.9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8.6億元),而其品牌分支摩托羅拉的手機出貨量為590萬部,比去年同期縮減了31%。

  另外,雖然移動業務的總收入同比上升了33%,達到21.14億美元,占聯想集團總收入的五分之一。不過聯想集團在第一財季除稅前虧損達2.92億美元。

  為此,楊元慶表示,摩托羅拉業務本身成本結構過高,此外受到拉美市場以及宏觀經濟的影響,是造成虧損的主要原因;在規模相差不多的情況下,聯想手機一年開支4億美元,摩托羅拉卻達到了20億美元。

  去年,聯想以29.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85.8億元)的價格從谷歌手上收購了摩托羅拉移動,藉此鞏固其在智能手機市場的地位。按聯想的說法,收購摩托羅拉是為了“增強競爭力,強化長線產品開發的生命周期”。

  由於摩托羅拉業務目前仍處於收購后的融合期,為了把摩托羅拉移動業務與聯想手機業務的各個環節進一步協同理順,聯想在公布的業務調整措施中表示,摩托羅拉將主導產品開發、設計及生產製造,而聯想將把遍布全球的銷售力量充分調動起來,以推動增長。

  彭博社電腦硬件分析師表示,作為最大的PC製造商,聯想集團最容易受中國宏觀經濟波動的影響。不過,公司全球布局和產品的多樣化也可以助推銷售的增長。

  走“互聯網手機品牌”路線

  曾在中國智能手機市場佔有率僅次於三星,甚至有可能拿下中國市場第一的聯想,如今遭遇了轉型期的陣痛。

  IT資深評論人孫永傑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將摩托羅拉品牌重新引入中國,聯想將其定位在高端品牌,而這種定位使聯想自己的Vibe品牌受到擠壓。

  基於上述背景,也許聯想意識到了當前移動智能手機領域遭遇到的困境,今年初大膽引入神奇工廠的ZUK品牌。此外,還於近期突然撤換移動業務總裁劉軍,並對外宣布聯想與摩托羅拉的兩個銷售團隊以及銷售體系合併。

  業內人士認為,目前來看,聯想頻繁重組手機業務已表現出迎戰逆襲的決心。與很多互聯網品牌脫離母公司獨立運作一樣,來自神器工場的ZUK手機自誕生之日起就貼上“去聯想化”的標籤就在近日ZUK手機正式發布了第一款旗艦機Z1后,業界看到了聯想智能手機復蘇的希望。

  值得注意的是,從一開始,Z1就採用了一種特殊的出場方式。7月21日,ZUK在京東金融上線“盲籌活動”——在不告知用戶任何產品配置或外觀的情況下進行眾籌,這一措施的效果卻出奇的好,僅6個小時就完成了眾籌目標額。

  被稱為“ZUK掌柜”的CEO常程反覆強調ZUK是一款針對重度用戶而設計的中高端手機,而當天的產品也並未讓粉絲失望。毫無疑問,作為互聯網手機品牌,ZUK的出現意味着聯想希望通過獨立的互聯網手機品牌,重振自己在移動終端市場地位。而這能否對國內日漸強盛的小米、華為等品牌形成挑戰,還有待觀察。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