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趣味 » 瀕死體驗:歷經生死交關 生命宛如重生(圖)

瀕死體驗:歷經生死交關 生命宛如重生(圖)

瀕死體驗:歷經生死交關 生命宛如重生(圖)

歷經生死交關,生命宛如重生(網絡圖片)

有人說,人降生到這個世界上,就像是從一個未知的黑暗,過渡到另一個杳然不可知的黑暗。人既不知生前所來何處,也不知死後歸向何方。

然而近代發現許多醫學上瀕臨死亡又活過來的人,描述意識脫離肉體之後不可思議的經驗,如在“死後”卻對親人發生的事指證歷歷;或清清楚楚地到了另一個空間,看到燦爛美好的靈光或遊歷了可怕的地獄,遇見神聖天主或莊嚴菩薩……這些玄之又玄卻又鐵證如山的瀕死經驗,在不同族裔間卻有着驚人的雷同。

據研究調查,全美約有6%的人有過瀕死經驗。這些研究與例證的大量出現,逐漸揭開了死亡背後的奧秘,不但扭轉學界對於死亡的視野,也逼使人正視死後生命的問題。

有過兩次瀕死體驗的趙翠慧,放下了沉重的愛恨情仇,開始不停地講述親身經歷,“再活回來的生命不是來尋仇解恨,生命有太重要的問題要了解,可以在這一世學起來有多幸福?!”經歷三次與死神擦身而過,董逸璞了解苦難的意義,更加珍惜活着的每一天:“瀕死體驗的人是被揀選的。我們會了知一個訊息,再回來傳達。”

當我們對於死亡這一終極命題抵達了無限寬廣的理解,也許,對於生命即生出了充滿上揚之力的體悟。這正是瀕死經驗的經歷者以無比的熱情和迫切感一遍遍試圖告訴我們的,來自另一空間的莊嚴資訊。

靈魂出體的經驗

兩次瀕臨死亡,趙翠慧在經歷生死交關的體驗后,生命宛若重生,開始熱情地與人分享靈魂出體的美妙經驗。因為她發現,當人對死亡不再恐懼將活得更自在,分享瀕死經驗成為自殺防治最好的方法!

移民加拿大二十多年,原為溫哥華中文學校校長的趙翠慧,將兩百多人的學校成功擴展到一千六百多人,並且記住九百多個學生的名字。每日勞累下,一九九二年發現罹患肺腺癌,病重到咳嗽吐血,只得返台養病。又因為與周大觀的緣份,擔任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副董事長兼總執行長,推動公益慈善活動。一九九九年,她歷經了生死交關的瀕死體驗,生命宛如重生,也促使她積極推動台灣瀕死研究中心的成立。

一九九九年的夏天半夜,趙翠慧經歷了靈魂出體的經驗:她看到有一個自己走在前面,不久又和後面的這個自己合而為一。當時並無他想。第二天早晨,她的全身冰冷嚇壞家人,頭卻發高燒,燙得有如要爆炸,感覺一股熱流要從頭頂衝出。接着是脊椎一節一節的掉到背部皮囊上、眼淚鼻涕大量流出,身體輕微的觸碰都有如刀割般疼痛……。後來她才知道那就是佛經所描述的“四大分解”:火先離開,因此四肢冰冷;地的崩解,所以脊椎節節掉落;水的分離,因此淚水鼻涕不斷流出,濕透枕頭。然後她的神魂離開軀體,看到了永生難忘的一幕:

遠處有一片金黃色的萬道光芒,光中出現一片雲海與數不清的仙女。在美妙的天樂聲中,仙女們彩虹般的美麗衣裳裙裾飄飄,對她散發出溫柔的歡迎。沐浴在這片至福的彩虹光暈中,她感到無比的喜悅。清醒后,她宛如重生。當手足情深的姊姊問她:“回來第一個感覺怎麼樣?”她竟脫口而出:“我是回來帶你們回去的!”當時就嚇壞一幫親友。

靈魂脫胎換骨

此後,趙翠慧開始不停的敘說自己的體驗。透過閱讀,她才了解到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瀕死經驗”。以前的她非名牌衣服不穿,皮包和鞋子要成套的,全身上下非常講究。活過來之後,一切外在的物質忽然變得不重要了,只講求乾乾淨淨,對人的相處也不同了,變得事事反求諸己,總是回頭檢驗自己,不再一味看別人的不對。最明顯的特點,就是瘋狂的閱讀:“我瀕死後回來就瘋狂閱讀,而且過目不忘,很愛書,印象深刻。像《柳暗花明又一生》、《穿透生死迷思》,我看書都記密密麻麻的筆記。另一本書《靈魂實驗》也非常精彩。我很愛很愛、這麼厚的五百多頁我三天就看完,一個字一個字地仔細看,看到嚴重視網膜剝離。之前我沒有這麼認真,因為以前都覺得自己很聰明,書的序看完以後,大略看過就算知道了。”重生的趙翠慧,連愛因斯坦《相對論》那種物理學的書也很快速的讀完,連自己都覺得怪的不可思議。她說:“很棒的是我看過以後幾乎都記起來了,這是我自己很感謝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帶給我這樣的能力。”或許正如她所說:“好像造物主讓我經歷的事不是隨便給的,他好像有另外的安排。”

聽過的人就會被改變

周大觀基金會的創辦人周進華,談到後來決定成立台灣瀕死研究中心的始末,說:“大家的迴響與改變很大,在中正紀念堂做了十一場的講座,後來我們的總執行長就到世界各國去了,每一場都爆滿。”

趙翠慧說:“我們為什麼成立這個瀕臨死亡研究機構,它有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那就是只要跟我們談過瀕臨死亡經驗的人,或是聽我們談瀕臨死亡經驗的人,都會被我們改變,都會變成正向的人生觀,整個人都會完全改變。”

有一次,趙翠慧在澳洲演講瀕死經驗,一位以“踢館”聞名的中國教授,聽完之後略帶傲慢地說:“趙老師,我呢,聽不懂你在講什麼,我也沒有過這個經驗,不過呢,我可以慈悲的接受你,因為你這麼熱情。”趙翠慧高興地對他說:“對,真的很謝謝你,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事是我們不知道的,但是不知道並不代表不存在。另外呢,我們每個人都要open mind,把心打開來,就像一個人要打開降落傘一樣,不打開是沒有用的。”這位教授滿意地點頭稱是。

還有一次,趙翠慧在台中演講,會後一位專二的小女孩伴着媽媽過來。母親把手伸過來給她看,赫然都是密密麻麻的刀痕。原來這位媽媽因為重度憂鬱,不由自主的慣性自殺,每個禮拜都要以利刃划腕一到兩次,但是聽了演講以後,似懂非懂,似乎有點體會。她愁苦又迷惘地對趙翠慧說:“今天聽你這樣講,我好像覺得有一點感動,就有一點感覺。”趙翠慧熱情地抱着她說:“我真的希望你知道:死亡當然不可怕,但是你要為你的孩子活得好好的。全世界的資料顯示,只要聽過我講的以後,就不會想要自殺了!你要不要試試看?”兩個月後,這個女兒寫了一封信。趙翠慧轉述信中的內容:“她說不知道要怎樣謝謝我,因為媽媽從那以後就再沒有割腕了。媽媽走出來了,媽媽還跟人家說我聽了趙老師的演講,每天都告訴自己,也告訴她和弟弟:‘要自己愛自己。’”趙翠慧說:“就像甘尼斯·林研究三十多年,他覺得很奇怪的是,為什麼沒有瀕死經驗的人聽到有經驗的人講了,也會改變?他自己不需要經歷過,只要知道就會改變。所以我們在想,這是不是一個宇宙新的智慧?讓你回來以後一傳十、十傳百,這樣傳遞出去。”

走過死亡幽谷,趙翠慧認為瀕死經驗是再給一次機會的恩寵。

生命是為了更重要的事

在傳遞瀕死經驗的過程里,趙翠慧明顯感覺許多人的改變:“因為很多人對死亡恐懼,所以活着就不自在,我覺得這是很可悲的,當我跟大家說死亡不可怕、死亡不存在、我會再換一個身體回來的時候,很奇怪的,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就會活得更好。所以分享瀕死經驗變成自殺防治最好的方法,這是一個奇妙的訊息,好像我們腦中有一個枯萎的花朵,聽到了訊息就像得到力量一樣,就安全、安心了。當他們很安定,知道死亡不是可怕的事時,幾乎沒有人會因為知道死後美好而去自殺,不會,因為沒有這個案例。沒有自殺回去的,而且很明顯地改變了很多人。”

趙翠慧的家布置得優美而精緻,整個人也洋溢着幸福喜悅的心情。除了因為樂於與人分享外,也因為她放下了沉重的愛恨情仇。瀕死體驗之後,她歷經了丈夫與摯友的雙重背叛。面對周遭親人對先生的百般譴責、對她萬般的憐惜,她卻舉重若輕地處之泰然:

“不管瀕臨死亡的體驗多麼痛苦或是多麼快樂,它都給你一次機會。過來的人都像洗禮過了,回來以後就不害怕死亡了。像我回來了,最重要的是不能懷着怨或是恨,因為再給你一次機會唷,你沒有時間浪費。你愛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跟人家計較、浪費?沒有時間了,所以我覺得瀕臨死亡是個恩寵,但是是可遇不可求。”

“再活回來的生命不是來談情說愛、不是來尋仇解恨,生命有太重要的問題要了解,很多事情我們都不知道,可以在這一世學起來有多幸福?我的親友不能了解,其實現在的我真的不介意。我花了十年離開了這個漩渦。我慢慢體會,也告訴那些為情所傷的人:‘時間是最好的療傷。’不需要用許多自怨自艾與謊言掩蓋,說她比我漂亮或是我這麼好為什麼沒有人愛;就放在那裡,去做你該做的事,就是切斷。”她提到一位書中的主人翁,本來是婚姻諮詢專家,有一天自己也遭到丈夫背叛,歷經痛苦考驗,才知道每一件事都是精心設計:“意外的發生不是為了給你教訓,而是給你啟示。你說是光也好、偉大的神、佛,或是造物主也好,他們把我們送到這個世界來,經歷一個一個的事件,好讓我們得到啟發。”

走過死亡幽谷,趙翠慧活力充沛的面對每一天:“我現在的人生觀,就是敬畏、謙卑、感恩,沒有人定勝天這句話。人是很渺小的,所以要感謝每一件事情帶給我們的啟示。有些人活得很辛苦,是來示現另外一種法,來告訴我們道理,我們如果視而不見,很可惜。”

source : http://my.vdoobv.com/article.aspx?id=1038195

看看這個吧

和泉紗霧的妹控們看過來! 台灣還未出版的作品! 希望各位慎入…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進擊的巨人神展開,牆內世界只是個實驗室!慎入【透劇】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