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無能老公把家裡管成一筆爛賬

口述:無能老公把家裡管成一筆爛賬

  導語:仔細算來,短短兩三年,家裡的財務被衛東管成一筆爛賬,不但沒有一點兒結餘,反而負債纍纍。負債也就罷了,關鍵是他的一再欺騙,讓之前積累的信任感轟然倒塌,我再也無法相信這個男人。

  坦然裸婚

  從某些方面來講,我和衛東其實挺般配,都是大學生,都來自縣城,都有着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起碼最初認識時是這樣),所以,在認識后不到一個月,我們便確立戀人關係。衛東人不錯,說話辦事都穩重,同時他在公司里頗受領導器重,前途看好。

  戀愛過程普普通通,有快樂也有煩惱,交往將近兩年後,兩人開始考慮結婚。當時我們都很窮,但為了愛情,我毫不猶豫地同意“裸婚”,沒有房子,沒有戒指,甚至沒有儀式,只從民政局領回兩張薄薄的紙。衛東滿懷愧意,鄭重其事地向我發誓:“老婆,一切都是暫時的,給我機會,一定讓你過上好日子。我相信衛東的誓言,也相信自己的判斷,嫁給衛東,即便不能轟轟烈烈,至少也可安穩踏實。

  有件事說來可笑,跟衛東在一起那麼久,我竟從未去過他家,不是不想去,而是他對此事一直不熱心,每每我提出要求,他總找理由推託,直到我們領證的前一個星期,萬不得已時他才領我回家。直到那會兒,我才知道衛東一直以來不願回家的原因——他家太窮了。縣城固然不夠發達,但起碼的物質條件應該具備,但衛東的家讓人觸目驚心,那根本不能算個家,他們基本住在廢墟里,因為周圍的鄰居早已搬遷,破敗的房子、病弱的父母、殘舊的傢具……一切都讓人吃驚。儘管如此,我仍沒動搖嫁給衛東的決心,在我眼裡,窮不可怕,只要肯努力,一切都可以改變。

  婚後我們一直租房居住,但我一直在考慮買房之事,我和衛東婚前都有些積蓄,再加上當下的收入也不錯,如果分配得當,買套小房子,付個首期應該沒問題。我把想法告訴衛東,他也表示同意。兩個人開始在周邊尋找合適房源,沒過多久,經朋友介紹,我看中了一套房子,戶型不錯,大小也合適,算下來連首期再帶上其他各種費用,大概需要二十萬元。衛東的態度有些退縮,他覺得超出了能力範圍,而我一向是個敢於挑戰的人,當下回了趟老家,從父母手中借了五萬元,又向其他親朋借了五萬元,加上我倆的積蓄,終於湊足。整個過程我沒有指望過衛東,他的家庭自不必依靠,他的自尊也讓他不願向朋友低頭。

  積蓄縮水

  終於有了自己的房子,我的一顆心安穩揣起,只要日後不出現太大變故,我們的生活就會沿着正常軌道幸福前行。

  日子過得平靜而充實,兩個人上班、下班、做飯、洗碗、掙錢、還貸。說實話,衛東是個好男人,尤其在生活方面,家裡的很多事情都由他承擔,而我呢,因為有極強的事業心,想趁着年輕多出些成績,對他和家都照顧不多。偶爾因為工作問題,我還會把情緒帶回去,但衛東從不生氣,總是安慰和包容,那時我覺得自己真幸福,嫁給這樣一個老公,大概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愛拼才會贏,此言不虛,我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兩年下來,我在公司的地位不斷提高,收入也直線上漲,那會兒我的工資已遠遠超過衛東。如此情形下,家庭分工就有了微妙變化,此前一直是我執掌“經濟大權”,每月向銀行按時還款,可因為工作忙、事情多,漸漸地,我便把這項任務交給衛東,他每月從我手中領錢,支應家用和交付貸款,但這種方式很不方便,沒過多久我就煩了,索性將兩個人的工資卡都給了他。做這件事時,我沒有絲毫的猶豫和懷疑,都是一家人,都是為了生活,衛東不會亂來。可實踐證明,我錯了。

  我大概算過,每月除去貸款以及其他生活費用,一般還能結餘四千元,兩年下來應該有五萬元左右,因為有這五萬元墊底,我放心大膽地懷了孕。女兒出生后,公司只給三個月的產假,可我心疼孩子,同時又想着那存摺里的五萬元,便又向公司續假半年,這半年當然是沒有收入的,只有六百元的基本工資。半年還沒結束,衛東便苦着臉向我哭窮,說家裡沒錢了。當時我就奇怪,那五萬元去了哪裡?我問衛東,他只是囁嚅,後來逼急了才肯承認,原來他把所有錢都放到了股市上,偏偏買下的幾支股票都不景氣,連連看跌,於是這五萬元也就急速縮水。

  我氣得要死卻又無可奈何,只好重返公司掙錢,維持這個家庭的正常運轉。那段時間我好累,孩子還小,我們又沒錢請保姆,只好將母親接來,但母親的身體也不好,白天幫我帶一帶,晚上還得靠自己。可以想象,白天辛苦勞累一整日,夜晚還得硬撐着給孩子換尿布、餵奶粉,心力交瘁。衛東愛做家務,但晚上從不幫忙,他借口第二天要趕早上班,將所有事情都推給我。

  欺騙一再

  因為股票事件,衛東在我面前痛心疾首地認了錯,並表示以後絕不再犯。出於對他的信任,我原諒了他,而且不曾收回工資卡。現在想來,這是我犯下的最大過錯。

  我上班后,家裡的經濟狀況有所好轉,只是依然忙,忙得焦頭爛額,剩下那點兒時間還得伺候孩子,所以,家中大事全靠衛東做主。

  大概又過了半年,銀行卡上的數字有了增加。恰好一個朋友打來電話,她開了間洗衣店,想進台新機器,但資金不夠,想找我借錢周轉。朋友說算是我的投資,收益按比例來分。我一聽就有興趣,朋友是個很有生意頭腦的人,她開的那間洗衣店在居民區,生意穩賺不賠,再說投入的錢也不多,我就動了心。當時正忙,我稍微考慮了一下,便讓朋友給衛東打電話,讓衛東把錢劃到她卡上。當晚回到家,孩子有點兒發燒,我忙着帶她去醫院,又忘了這茬事兒,直到三天後孩子病好時才突然想起。我撥通了朋友的電話,朋友的聲音冷冷的:“你老公說沒有錢,算了,我已經找別人借了……”

  這通電話讓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明擺着有利潤的事情,衛東為什麼不肯做?難道他又把錢花掉了。我當即給衛東打去電話,問他怎麼回事,他在那頭支支吾吾,半天才開口:回家后再告訴你。整整一天我都無心工作,還沒到下班時間就匆匆趕回家。為了不讓母親擔心,我把衛東拉進卧室:“這半年裡卡上應該有將近三萬元的積蓄,到底去了哪裡?”衛東說錢還在,只是不想借給朋友,擔心有去無回。我讓他把卡給我,打算去門口的銀行查一查,衛東的臉色立即變了。

  鑒於眼前形勢,衛東終於坦白,他把錢花掉了。這次倒不是股票,而是跟一個同事合夥販茶葉,那位同事是信陽人,從老家弄了些據說不錯的茶葉,忽悠衛東跟他一起做生意,因為之前在股票上賠了錢,衛東一直想找補回來,便不假思索地把卡上的錢全部取出。也許是老天作弄,也許天生背運,運茶葉的車子在半路翻到水溝里了,車毀貨損,司機也受了傷,衛東的錢也就影蹤全無。

  我既怒且恨,恨衛東的愚蠢和無知。衛東先是漠然,接着流下眼淚,看着他一臉的憔悴與沮喪,我的心又漸漸軟化。

  信任喪失

  我覺得自己像只辛苦的螞蟻,奔波勞碌,將食物一點一點從外面搬回家,奈何卻有個不安分而且極為倒霉的“內奸”,總讓一切化作烏有。

  儘管再次選擇原諒,但這回我跟衛東進行了一次長談,說到自己的艱辛,說到生活的無奈,希望他能夠理智起來,成熟起來。衛東點了頭,並情真意切地向我道歉。說實在的,衛東是個好人,但他真的太不順,自打我們結婚後他的事業就停滯不前,所在公司每況愈下,工資也一拖再拖,後來是我託人介紹他去了另一家公司,但他失去了原先的位置,一切都得從頭開始。家裡基本靠我支撐,幸好我的收入還不錯,這兩年一直見漲,也正因此,衛東的自卑心理越來越重,他希望改變處境,但卻每每碰壁。

  平靜的日子又過了幾個月,孩子慢慢長大,衛東也振作起來,我的心逐漸安穩,可就在這時又發生了一件事,讓好不容易正常的生活完全崩潰。上個月,經理帶我去南京出差,忙碌了整整一個星期,收穫不小,經理一高興就給我放了幾天假,讓我回家陪陪老公孩子。那幾天我實心實意地伺候衛東,自己做飯、洗衣、拖地,想給衛東些許溫馨。收拾書架時,無意中發現一本書中夾着厚厚一沓信用卡賬單,是最近幾個月的,數額都很大,最小的一筆也有四千元,最高的竟達到一萬二,都是取現,利息高得驚人。我立即意識到,衛東又在“敗家”了。

  我把賬單放在床上,衛東下班回家后一眼看了個清楚,我讓他解釋,他又擺出那副可憐模樣,可這次我不吃這套,冷着臉讓他“老實交代”。原來衛東又炒股了,他找了個“高手”,在其指點下買了股票,剛開始確實賺了些,但後來又被套牢,衛東不死心,通過一個在銀行工作的朋友申請了幾張信用額度頗高的信用卡,從此開始拆東牆補西牆的日子,這幾個月里,他總共賠了兩萬多元。兩萬多,天啊,我三個月的工資就這麼沒了。自己身邊也有炒股的人,人家也賠,可從沒聽說有人賠得這麼多,衛東真是奇葩,老天未免也太“眷顧”他了。

  仔細算來,短短兩三年,家裡的財務被衛東管成一筆爛賬,不但沒有一點兒結餘,反而負債纍纍。負債也就罷了,關鍵是他的一再欺騙,讓之前積累的信任感轟然倒塌,我再也無法相信這個男人。

  我不知道別人是否碰見過如此情況,也不知他們如何處理的,反正我已想到了離婚,真的,沒法過下去了,衛東不是孩子了,他已經三十多歲,已是孩子的爸爸,可做出的事情卻如此離譜,而且一錯再錯,這種人讓我看不到未來。

  回復

  傾訴過程中,儘管言語里充滿憤怒與失望,但蕭佳還是一再強調衛東的“善良”。看得出,蕭佳對丈夫仍有情意,離婚不是她的唯一選擇。

  的確,衛東在理財方面的表現讓人無語,究其原因,主要是其一夜暴富的浮躁心態。因為不佳的成長環境,因為在妻子面前的自卑,他在內心深處對財富的渴望比一般人更為強烈。為了得到財富,為了改變自己的地位,他在處理事務時失去了理應具備的判斷力,以致一錯再錯。

  說到底,這段婚姻並無必須終結的理由,如果蕭佳願意,她還有機會改變困境:或是收回財權,或是參與理財,但不管哪種方式,都需要蕭佳與衛東真誠溝通、平和交流。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