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從馬佳佳到余佳文:“創業明星”為何轉瞬即逝

從馬佳佳到余佳文:“創業明星”為何轉瞬即逝

  [浩評如潮]

  一位創業者設計了一款APP,可以幫助用戶記住車在停車場的具體位置。很遺憾,這個計劃沒有得到任何風投的認可。投資人反問:拿一張紙或者用手機的記事本是分分鐘的事,為何要設計一個APP?

  這是美劇《硅谷》里一個橋段,但卻常常上演在你我的身邊。躋身萬眾創業的大潮中,政府從宏觀層面給出了方向,媒體包裝的創業故事讓人熱血,創業門檻本身也在變低,比如做微商,或者APP,哪怕一個公眾號,都會讓人覺得下一個千萬融資可能就會砸到你頭上。

  可是,在筆者看來確實是時候給“萬眾創業”澆點冷水了。

  第一桶水澆給創業者。創業的邏輯不複雜:找到市場的剛需,並滿足它們,從中盈利。但當下的確有太多自嗨型創業者,為了創業而創業。文章開頭的例子便是典型案例。

  但為何越來越多創業者喜歡自嗨?因為創業本身是個沒有門檻的事情。以前我們習慣和相同背景的人競爭,可站在路演的平台上,可能既有象牙塔的博士,也有多年打拚社會的生意人,素質和修養也參差不齊。這樣一來,在創業面前人人平等的環境下,擠進來了太多的濫竽充數。

  除了自嗨型創業者,還有一類營銷型創業者,他們太喜歡包裝自己了。貼標籤是第一步,比如“二次創業”、“90后”、“女性CEO”、“霸道總裁”等等,循環往複在不同的路演平台,拿着不怎麼樣的數據,用聽上去一鳴驚人的言語吸引着投資人。這類“創業明星”像是流星一樣,從馬佳佳到余佳文,他們的名字轉瞬即逝,而他們的創業項目卻鮮為人知。

  在筆者接觸的創業者中,有那麼一類是令人起敬的:不論年齡大小,他們的經歷有着沉澱的厚度,不輕易否定或肯定;他們瞄準的需求從來不是改變世界,而是深挖某個細分領域;他們相信一萬小時的定律;最關鍵的是,他們任何事情的決策都在講求邏輯,包括商業邏輯,合作邏輯。而這些創業者基本的要求,在無數的創業者中卻不常見。

  第二桶水澆給媒體,不只大眾媒體,還有社交媒體里的你我他。

  有種情況很常見,社交媒體上很容易被某一篇文章刷屏。與其說是創業故事,倒不如說是變相的雞湯,比如裡邊都有着轉型的那一瞬間的決然;比如大多都僅僅還是商業計劃書;比如都自稱抓住了大勢的風口……讓讀者在閱讀的瞬間卻忘了創業那九死一生的成功概率,忘了做一步遠比想百步來得實際。一次次被雞湯勵志文刷屏,這正常嗎?

  媒體總是喜歡爆點,所以捧出了一個又一個轉瞬即逝的創業英雄,但卻拿不出一個可以給投資人參考的好項目。這正常嗎?

  在筆者看來,具備商業常識、符合商業邏輯才是創業報道真正的閃光點。創業者的故事多少有相似,但是那些閃光的項目卻總有着閃光的那一點,或精準的市場切入點,或渠道上的某種先天優勢,或技術上的某種無可複製的壁壘,哪怕某種資源整合能力,都可以令更多的創業者有所借鑒,或對投資人提供參考。

  第三桶水澆給那些只會“錦上添花”卻不懂“雪中送炭”的政策。

  前兩桶水只希望讓創業的熱情稍微多一點冷靜,但對於那些優質創業者,真希望不管政策還是補貼都多一些“偏心”。

  筆者接觸的不少優質創業者其實都面臨著“孤立無援”的窘境。這多少讓人有些意外。萬眾創業的大政策下,創業者的力量其實很單薄。創業者需要什麼?補貼、辦公場地或者任何可以借力合作的機會。但筆者聽到的創業者的抱怨卻是:“等補貼政策到位項目可能已經死掉了”;“辦公場地的幫助帶着太多的附加條件”;“小項目很少得到重視,扶植永遠都是錦上添花”……

  這些都是筆者從一線創業者中聽到的切切實實的反饋。所以,第三桶水澆給這些“政策們”,政府更需要專業人才和機制來對創業項目做客觀評測。優質的創業項目因為這些原因被扼殺在搖籃中,實屬可惜。

  這三桶水,並不是澆滅創業者的熱情,市場需要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謹對創業者們說一聲,且行且珍惜。

  南都經濟評論員 魯浩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