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聯想維新:硬件客戶變軟件用戶 內部創業孵化

聯想維新:硬件客戶變軟件用戶 內部創業孵化

  新浪科技 李根

  聯想如今的江湖地位,靠的是硬件產品基因,和互聯網關係不大。邏輯關係上講,是聯想的產品加速了互聯網普及。

  但時至今日,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大潮里,相比後起之秀Google、Facebook,甚至小米,聯想顯得模式重、身軀大、威嚴而不夠朝氣。

  聯想試圖轉型,有兩條路可選,一是鳳凰涅磐,調整業務模式,從頭改造成為一家互聯網氣質的公司;二是長出新翅膀,在原有硬件實力的基礎上向未來布局投資。

  聯想選擇後者,一方面通過聯想雲,讓客戶變成用戶,利用軟件服務來黏住硬件買家;另一方面成立天使基金樂基金,鼓勵內部創業和孵化,並且針對趨勢,向外部投資來實現布局。

  聯想云:讓硬件客戶變成軟件服務用戶

  據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聯想雲服務集團總裁賀志強介紹,聯想雲的初衷,主要為硬件設備服務,更多意義在個人層面,主要想解決PC和手機的安全及性能優化問題;除此之外,希望提供與用戶數據相關的服務,實現設備數據的統一管理;最後,可以順理成章地實現內容分發,比如應用商店、遊戲中心等。

  這一方面來看,聯想希望通過軟件服務增強客戶黏性,畢竟硬件設備並不具有強黏性。最新數據顯示,就聯想目前所有應用來看,總用戶超過4億,月活躍用戶超過1億。

  然而,聯想還有企業級客戶,企業級服務的推出是題中之義。具體操作上,聯想雲一方面給保險、汽車和學校等提供雲存儲,另一方面則通過硬件、軟件和雲平台提供“超融合雲一體機”方案,為企業客戶交付私有雲產品。

  目前,聯想的雲儲存已經服務了200多家五百強企業,共計有15萬企業用戶,但仍舊面臨和BAT以及亞馬遜的激烈競爭。而超融合雲一體機方案,聯想則有相對優勢——畢竟聯想自己有硬件。

  此外,聯想雲隨之衍生出的是物聯網和智能雲的結合,比如現已面市智能路由器、空氣凈化器、智能眼鏡以及智能家居等,都不會甘心僅讓用戶成為消費者而已,用戶價值的深挖可以為很多使用場景提供想象空間。

  聯想雲總裁賀志強之前是聯想CTO、聯想研究院院長,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聯想雲服務將是聯想未來最賺錢的業務。

  據賀志強介紹,聯想雲業務年增長超40%,並且相對硬件來說,毛利率超過了50%,“數據非常出色”。

  “其實我們做雲服務,最核心的就是讓我的設備,通過互聯網和客戶建立長期聯繫,然後通過雲不斷優化系統,不斷優化系統的用戶體驗。”賀志強告訴新浪科技,”

  “這一步之後就涉及到用戶數據的管理和進一步服務,就會引導我們做出’茄子快傳’這樣的應用,現在茄子快傳在全球有2億用戶,日下載量超過七八十萬,在超過十個以上國家工具類里排名前三,甚至在印度,我們超過了Facebook位居第一。”

  賀志強認為,在通過聯想雲來實現硬件和用戶連接的過程中,可以找到轉型和未來發展的突破點。最重要的意義在於,聯想雲連接了聯想過去的優勢所在,還跟聯想未來發展緊密相關。

  然而,如果聯想希望轉身更快更高效,在移動互聯網和萬眾創業的大環境下,依託聯想雲把客戶變成用戶,還遠遠不夠。作為傳統巨頭,聯想還希望依靠資源和資金優勢,通過投資和內部孵化,長出另一隻翅膀。

  這種意義更加直觀的表現是對聯想線上線下營銷渠道的聯動,一方面,聯想在全球擁有上萬家專賣店,企業級大客戶資源數量多、質量高,硬件銷售上條件優越;另一方面,依託聯想雲開闢的線上渠道,超過4億的總用戶數可以在價值深挖和流量分發上進一步做文章,目前的遊戲中心、樂商店、茄子快傳和樂安全等,僅是開始。

  樂基金:大公司如何小步快跑

  樂基金的成立同樣是從硬件出發,為硬件產品服務,並帶動移動端應用創業的風氣。

  聯想2009年開始做樂Phone,因為缺少Android端應用,賀志強和柳傳志、楊元慶商量成立了樂基金,投早期的移動互聯網項目,但其中的不同是,聯想之星位於聯想控股旗下,投資更加多元,而樂基金定位於聯想硬件相關,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相關的應用創業。

  賀志強說,樂基金正式成立於2010年11月,同年找到了移動互聯網相關的遊戲平台樂逗,投資之後,聯想幫助樂逗從國外拿到了《憤怒的小鳥》的CP,成為其中國獨家代理,獲得創業第一桶金,樂逗也在3年內由6人團隊變成了1000人。

  除了為硬件產品服務,專註投資跟互聯網相關的應用和服務,樂基金還形成了自己的投資邏輯。

  首先,堅持投早期,投天使。“當時決定要做的時候真的很缺應用,當時微博都是我親自跑的,最後請曹國偉過來說微博能不能給樂Phone做一個客戶端。曹國偉專門跑過來跟元慶談,曹國偉說做可以,但是樂Phone賣的時候要全部預裝微博的客戶端。當時就是想把開發互聯網應用的風氣弄起來,後來變成越來越專業的TMT領域的早期投資者。”賀志強告訴新浪科技。

  其次,堅持自己的投資理念,會着重從技術前景和團隊的角度去看項目,但並不會廣撒網式投資。賀志強說,每年只投十家左右公司。不會做撒網式投資,樂基金每年都有自己的幾個選擇方向,並且依託聯想的技術實力和市場渠道,去進行相應評估。

  在2015年,樂基金重點關注的領域是移動電商、物聯網、大數據、機器人和互聯網金融,“我們不投P2P項目,一是太貴,二是風險太高,但類似中科柏城一樣的互聯網金融服務項目,就可以考慮。O2O只投了一個教育相關的,但還沒close。”賀志強說,“2016年的話也差不多,可能會在物聯網和機器人方面更留心一些。”

  賀志強認為,物聯網目前雷聲大雨點小的主要原因在用戶,特別是C端用戶沒有一款痛點被解決的應用,更核心的問題是不知道痛點,無法切入。但企業級方面的痛點已被找到,比如很多技術維修、實驗操作、臨床手術等需要學習的場景,就可以通過智能眼鏡來提供學習和數據支持,聯想認為這是企業端物聯網方面的核心痛點和切入點。

  但樂基金為何不獨立出來,和其他市面上的VC一樣去投資?

  賀志強解釋說,樂基金在整個聯想有很多的優勢,這些優勢是獨立投資機構沒有的,這也是我們敢于堅持投早期的原因。樂基金團隊大部分人都是從研究院出來的,那時候自己是CTO。每年都有展望,看未來五到十年什麼東西會發生、什麼東西最重要,這是樂基金團隊非常重要的輸入。

  “比如說我們當時做樂Phone,是因為2006年在聯想的技術架構中認定個人計算會從PC到手機。另一方面,聯想樂基金的投資經理全部是做業務出身的,不是純粹的基金人士。他的好處是更能夠理解像Face++和NokNok Labs這樣的項目,對於不懂技術的人來說,根本沒法兒投進去。但需要注意的是,決策層面上,樂基金的10人團隊完全是獨立的。”

  5年來,樂基金已投資樂逗遊戲、Face++、商派、ZAKER等30多家公司,70%的被投企業拿到下一輪投資。除了與聯想控股旗下的聯想之星、君聯資本和弘毅投資相互照應,樂基金還與阿里巴巴騰訊產業基金、京東、創新工場20多家國內外一線VC和企業建立合作,舉例來說,諦聽科技獲得京東B輪投資,Face++獲得阿里巴巴螞蟻金服的B輪投資。

  然而,以投資的形式出擊還遠遠不夠,自身長出的新芽才能讓大樹煥然再春。

  8月24日,聯想”小強創業”創新孵化器正式成立。小強創業將側重於孵化由公司員工牽頭、耕耘前沿科技領域的初創企業。有意願通過“小強”成為初創企業創始人的中國員工可以提交商業計劃書並參與答辯競爭。

  “之所以命名為小強,是因為我們周圍的年輕人告訴我們,小強的身上有幾種寶貴的氣質 :永遠不滿足於現狀,努力變革,堅韌頑強,快速出擊,表現了一種超強的專屬於這個互聯網時代的執行力。而這些都是一個成功的創業者所需要具備的氣質。”?賀志強告訴新浪科技。

  在更早之前,作為應用產品的茄子快傳經歷了內部孵化、成為獨立子公司到引入外部資本的過程。這是聯想第一次以互聯網市場的方式實現內部孵化,而對於聯想來說,不只“設備+服務”的模式和思路落地那麼簡單,聯想甚至對產品團隊核心成員給予期權獎勵,以前從未有過。

  據悉,樂基金目前有1億美金和6億人民幣,資金全部來自聯想集團,賀志強轉述楊元慶的話:“全部自己投,天使也用不了多少錢。”

  歸結起來,聯想雲和樂基金所承載的,不僅是聯想說看重為未來方向,也是探索和轉型的關鍵一步。

  賀志強說,通過互聯網讓服務客戶能夠越來越快,能夠讓我們知道客戶需求越來越快,這是任何一個企業必須要變的。如果不變,別的人就會顛覆你。包括楊元慶開微博、微信,很多人直接可以給他留言。這些都是根本上的變化,會讓企業的文化、流程都隨之發生變化。

  “如果一個企業這一點不變,可能在這個時代裡面沒有辦法競爭。”賀志強感慨道。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