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 »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注視世界地圖,在中國的東邊,北自阿留申群島,南到小巽他群島,一條天然的島鏈把中國跟太平洋阻隔開來。這條島鏈在冷戰時期聲名遠播,正式稱呼叫花彩列島。如今,近水樓台,從日本四島到東南亞新馬泰,島鏈上的國家地區,紛紛變成了中國人外出旅行的重要目的地。

在這條美麗的項鏈上,台灣則是最璀璨奪目的一顆綠寶石。

每當回想起台灣,眼前就會出現紀錄片《看見台灣》的結尾。飛機穿越著連綿不斷的雲層,在一片白色和藍色形成的蔚藍色中,一塊綠色的土地突然出現在舷窗下方,越來越遼闊。那是我第一次到台灣看到的景象,取道香港轉機,從一座島嶼抵達另外一座島嶼。

除開地理位置和戰略意義的考慮,台灣更多代表著中國和中國文化的另一種可能,從文學、流行音樂到電影文化,莫不如是。在電影領域,侯孝賢和王童各有一套作品以台灣三部曲命名,侯孝賢的《悲情城市》、《戲夢人生》和《好男好女》,王童的《稻草人》、《香蕉天堂》和《無言的山丘》。未來,可能還要加入魏德聖的三部曲,《西拉雅》、《台灣》和《福爾摩莎》,這個台南人,野心和勇氣極大。

對新世紀初的中國影迷而言,台灣電影在很大程度上又等同於台灣新電影,楊德昌和侯孝賢領銜,往後有蔡明亮和半個李安。對年輕世代的影迷,台灣電影則更接近於《海角七號》到《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西門町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松山誠品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酒旗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夜市

【台北】

如果沿著台灣電影的軌跡走上一圈,那麼,這趟旅程的出發點必然是台北。歷經解除戒嚴、學生運動、台海危機和藍綠變色,今時今日的台北,它還是楊德昌電影里的台北都會。當從台北往基隆方向,坐火車一小時不到,那麼,你就會進入侯孝賢和吳念真的鄉土世界。

對很多人而言,台北約等於昨天的西門町,今天的101。西邊是舊,東邊是新。南邊有大山,北邊有淡水。台北沒什麼高樓,以至於101大樓的存在顯得異常突兀。台北也有高架橋,只是沒有上海或香港那麼誇張。台北有些陳舊,又不會老邁得像香港的深水埗(艋舺周邊除外)。台北很乾凈,你基本上找不到垃圾桶。台北冬天有陰冷的雨,就像歌里唱的。

初到台北,正是夏天。我看過淡水河邊的夕陽,感受完西門町的活力和熱量。一個雨後的夜晚,我從中山堂附近的武昌街出發,取道重慶南路,重訪牯嶺街。「重訪」這個詞,完全是想當然的誤用。實際上,我只是在電影里見過它。可總覺得,我對它好像已經很熟悉了,先前已經到過多次。

幾十年過去,這條街道,看上去已經沒什麼特別的了。沒有了夜市,沒有了書店。不算多的行人,還有紅色的街燈。當年那部夜色傑作,赫赫有名的刀子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據說這次終於確定進了2015年標準公司的發行目錄。它重見天日的一天,不知又要勾動多少文藝青年已經熄滅的青春火焰。

我在香港看過修復版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開場起了一陣雞皮疙瘩,林蔭道上,兩輛自行車往銀幕外面慢慢駛來。畫面明亮、通透,如果不帶入時代感,它和《一一》開頭圓山大飯店的綠地,似乎也沒有多少區別。可惜,時間是無情的。錄像帶畫質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實在不能再差了,它就只是一張張褪色、模糊、發黃的老照片。

建國中學就在南海路上,離牯嶺街很近,市井氣息很濃。過來牯嶺街的路上,先經過總統府,然後也會經過有名的北一女: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與建中相比,北一女周圍就顯得有些肅穆。從《海灘的一天》里的林佳莉到《一一》里的簡婷婷,她們都是身著綠衣黑裙的校服。提這幾所中學,也是因為台灣電影盛產青春片,並以該類型見長。圍繞校園青春,比較著名的取景地還包括《藍色大門》的師大附中,《不能說的秘密》的淡江中學,《九降風》的竹東高中等等。

在中正紀念堂,借著《女朋友○男朋友》的青春躁動,你還能窺到大學校園跟外面社會的一點罅隙。在林森北路,你可以感受台北的夜生活,幾乎不重樣的日式居酒屋,還有神秘的夜場會所。

在華西街夜市,可以聞到跟廟街相似的煙火氣,花花綠綠。記得尋找北港甜湯時,還經過一家名為亞洲毒蛇研究所的怪店。一街之隔的龍山寺地下街,昏暗角落裡,隨處可見老人或流浪漢,加上一些賣金銀紙的攤販,總令我心生詭異。我還住進一家名為古山園的旅社,古樸、老舊,頗有些追求《艋舺》時代的意境。打開電視機一看,裡頭正是蒼井空,當真是不避諱的聲色之所。年中看黃真真的《閨蜜》,三個女人的狗血故事,居然也是在這家旅社達成和解,得以收場。

至於文藝青年流連的誠品書店或是光點台北,那就更不用多說了。

有一天,和朋友在忠孝東路閑晃,否掉幾家遊客店后,我們進了一家賣涼麵的小店。沒想到,架子上居然擺放著老闆收藏的眾多CD,一邊聽著《QuizasQuizas Quizas》,一邊品嘗焿湯小吃,這大概就是我喜歡台北的原因。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我印象中的九份色調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霧氣吞沒九份山城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九份的夜晚

【九份】

離開台北都會,我開始了郊遊,從瑞芳到平溪線、九份,鐵路還有小火車。對一些人來說,平溪線不過是那些年放的天燈,九份也只是宮崎駿作品的傳說附會。對我而言,這塊地方就是台灣電影的原鄉,無可取代,無從比擬。它催生了《戀戀風塵》、《悲情城市》、《無言的山丘》、《南國再見,南國》等電影,也令這方山水再度擁有活力,得以重生。

坐上平溪線的區間火車,它就像一艘時光機,令人回憶起《戀戀風塵》的開頭,光線的明明暗暗,年輕戀人的你等我、我等我。十分車站,阿遠背著一袋米,阿雲背著兩個人的書包,走過一段軌道,上了靜安弔橋。不管作為小站還是村落,十分車站都局促得有些離譜,除了那道鐵軌——再無別的路可走。平溪車站,《南國再見,南國》里,扁頭和小麻花牽著手,走過鐵軌橋,火車從屋子頂上跑過。我喜歡平溪,從橋上看著溪谷,有紅色磚房,灰白色的鐵皮屋頂,橋頭還有怒放的紅色花叢。雨後的山林,青翠欲滴,間或有鳥叫蟲鳴。它儼然就是閩南故鄉小鎮的翻版。只不過,人煙見少,愈發的乾淨、安寧。

至於九份,它的人氣和魅力,顯然比平溪線來得更大。沿著豎崎路,從山腳下拾階而上,經過三條商鋪林立的街道,其中有掛著《戀戀風塵》海報的昇平戲院,就能到達最高處的九份國小。在學校的操場上,面向大海,遠遠的,可以看見基隆港。左邊是延綿的山體,積雨的雲霧經常從山後面翻越過來,吞沒九份。右邊是高聳的基隆山,一座很有型的死火山,愈到山頂,樹木稀少,芒草盛貌。熟知台灣電影的自然知道,眼前一幕幕景象,便是侯孝賢電影里的空鏡頭。還有寬美在《悲情城市》的閩南語旁白:山上已經有秋天的涼意,沿路風景真好,想到日後能每天看到這麼美的景色,心裡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如果只是跟隨人流,不幸還趕上了周末節假日,就著基山街,來回走那麼一糟。那麼,不計台灣特色,你所感受的愉悅,基本等於鼓浪嶼的龍頭路。在我看來,白天的九份雖然熱鬧,然而,人群散去,當它恢復了平靜,這才是它的魅力。你可以在不多的茶館或咖啡館小坐,也可以在民宿泡個茶發獃。夜半時分,遠處依然有港都的燈火,還有不知從哪傳來的人聲,令這座山城變的更加寂靜。燈紅酒綠,喧囂浮華,好像只是過往的記憶。破曉前,趕著太陽還沒出來,可以沿著山道,爬到基隆山頂,看個日出海上。關於九份的夜與日、生與死,其實還有一個更加形象的段子,它說,白天的九份屬於生者,而夜晚,它屬於那些密密麻麻墳冢里的死者。無論是朝北的九份這一面,還是山後頭的金瓜石。這些成片的墳冢,形似紅白色的小房屋,完全跟民居住宅混在一處,數以千百,很容易讓人忘記,它們本是截然不同的棲身之所。

翻過九份,就是金瓜石。到了金瓜石,好像就沒地方可走了,人們只能打回頭路。金礦已經開採完畢,這裡變成了黃金博物館。跟山那邊的九份那樣,它們歷經繁華又遭遇冷落,又因為電影拍攝地的緣故,再度熱鬧起來,變成了旅遊景點。無論挖煤還是淘金,礦工們來到這裡,一紙生死契,基本上也把自己埋進了土裡。在金瓜石,能看見一片陰陽海,太平洋海水和內灣海水呈現出不一樣的顏色,本是美麗景色,因為這生生死死的故事,隱隱的,也令人低落。我會生出這樣的情緒,並非多愁善感。《戀戀風塵》結尾的大遠景,正是這片陰陽海,上面橫亘著厚重的雲層,就好像幾千年來,一直如是。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台鐵上的乘客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花蓮站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台東的海

【花東】

沿著台北出來的鐵路,繼續往東,很快,那就是太平洋了。台鐵的速度不快不慢,提供了看海的好時機。

行走台灣,人們一般把旅遊線路分成東西二線,東邊以花東線的自然風光見長,斧劈刀削,山巒壯美,映襯著無邊的大洋波濤。西邊以人文習俗為重,人口稠密,生活氣息濃厚,情調流長。如果再進一步,細緻劃分,還可以析出山線和離島線,走完這麼幾條路線,你大可以自豪地跟人說,你不僅看見了台灣,而且還看完了。

無論宜蘭、花蓮還是台東,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關鍵字,那就是海。如果把中國的海岸線風光排上個座次,那麼,台灣的東線必然會拔得頭籌。眾所周知,大陸海岸線的污染比較嚴重,不說北戴河的泡沫塑料,青島的滸苔,廈門的渾濁,三亞的人心不古,台灣得益於大洋寬廣,單憑眼見的藍色,就可以知道風景這邊獨好。

宜蘭多雨,陰冷潮濕的氛圍,催生出了張作驥的《蝴蝶》。它跟不少台灣電影那樣,反思著自我認同和身份問題。無論能否斬掉與祖父輩的聯繫,年輕的一哲,終歸找不到可以埋葬自己的那一方土。除了沉重,也有微小,《渺渺》似乎反行其道,微乎其微的青春情愫,非要強說愁。

花蓮多山,無論是舊台灣八景的清水斷崖,還是新台灣八景的太魯閣峽谷,它們都位列台灣自由行「不可不去的地方」。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重頭戲就是發生在太魯閣,高山落石的伏擊戰,演變成了現實中遊客一人一頂安全帽。當然,花蓮不只有大氣磅礴,新千年同志小清新代表作《盛夏光年》,它也是以花蓮為背景,冷調的藍,就像日暮時分,七星潭海水的顏色。

再到台東,也許它是與台北相去最遠的一塊地方(另一處是屏東),台東成為很多電影人物的避世之所,遠離大都會,親近大自然。像《最遙遠的距離》里的錄音師,像《不能說的夏天》里的大學教授,他們都選擇了放逐自己,內心裡,卻還是忘不了消逝在台北的愛人和夢想。

東線的出行方式,可以選擇火車,經宜蘭線和北迴線,到花蓮,休息調整。再擇吉日,包輛車走花東線,從公路直達台東,或者穿越中央山脈,南下墾丁。總之,一日看盡海岸線。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海洋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草原

台灣印象-電影中的這些場景你還記得嗎?

港口

【墾丁】

不知是遭受了偶像劇荼毒,還是它的曝光率實在太高,初始,我對墾丁並無期望。直到真正來到墾丁,我才發現,自己置身於美麗的國家公園。墾丁地處恆春半島最南端,台東風雨交加之際,司機跟我們打賭說,到達墾丁肯定是天氣晴。我們自然不信,以為他是愛開玩笑。結果,雲開霧散,墾丁真的獻出了一份意外大禮。由於開發比較早,墾丁屬於性價比中等地方,適合年輕人,不適合拖家帶口。但真要說,台灣有什麼地方還原汁原味的,恐怕也不那麼好找。旅行經驗,往往只屬於你自己,不一定能適用於別人。

在墾丁,可以租上一輛機車(電動車),西起白沙灣,東到佳樂水,玩足兩三天,不帶重樣。拆開來玩,安排可以是這樣,一天從墾丁大街往西,經南灣到後壁湖,貓鼻頭、白沙灣到關山。一天從往東,從鵝鑾鼻,走風吹沙到港口、佳樂水。再一天,完全一個大迴環,如果體力不足,索性包車,去恆春鎮上看看。再不然,預約個保護景點,認真探訪個究竟。

有報道稱,十一期間,墾丁發生機動車違例或交通事件多達百起。顯然,人一多,什麼東西都玩不好。人多不僅要製造意外,還會不請自來地,闖入你相片的背景。如果趕上沒人,那麼,你會發現,整個墾丁大公園好像只屬於你。我一直記得佳鵝公路上的騎行,幾十公里下來,只是感慨公園很大,走的還只是墾丁的東南一隅。

太陽很大,風也很大,陽光明媚似加州。即便有機車代步,依然覺得自己渺小,彷彿再來一陣更大的風,便可以把開心的我刮上青空。東北季風把沙子從海灘上往山上搬運,後面的潮水還追逐著前面的浪。茫茫的芳草,高高的山崖,迎著無邊無際的太平洋。如果說,花蓮一帶的海岸更多是凸顯大自然的冷峻,墾丁的海岸不僅有熱量,更多的是迤邐多情。

在港口,我們決定去吃一家牛肉麵。時值下午,馬路沒有車也沒有人,只有睡在門口的狗,彷彿證明著,這個地方確實有人類出沒。不過,進了店裡,才發現有不少客人。吃完的幾桌,好像也完全不著急走。從佳樂水折返,我還發現,馬路邊有隻猴子盯著我看。顯然,比起「陸蟹出沒」的標示牌,這個猴子的存在,冷不防嚇到了我。

在Instagram上,有心人已經把所有電影取景地給標示了出來,從白沙灣到白榕園,從《海角七號》到《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前者宣告了台灣電影的復興,後者依賴特效,卻大多是在台灣完成取景。老實說,我在墾丁並沒想起太多電影,反倒覺得,我就像在一部電影的外景里。在旅行中發現自我,在電影里審視自我。久居塵霾籠罩的都市,回歸到空氣清新、海風陣陣的鄉野,當真讓人懷疑,這樣的景象,只有存在於台灣,而不可能出現在大陸。我還只是看著這裡的陽光、沙灘、草地和泥土,還沒有說過這裡的人。因為這裡還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守護著這個美麗的島嶼。真要說起台灣的人,那就是高雄、台南與台中,是台語、檳榔還有咖啡館。自然而然,那又是另外一篇故事了。

附錄:一些推薦的地方,有些沒有在正文中提及。

1、鄭記豬腳肉飯店:台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22號

2、北港甜湯:台北市萬華區華西街59號

3、高家涼麵: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三段217巷2弄1號

4、和幸沖繩居酒屋: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119巷84號 【註:周圍居酒屋數量非常之多】

5、自強夜市:花蓮自強路與和平路交叉路口

6、牛肉麵:墾丁港口弔橋附近【註:附近你也找不到其他地方了】

看看這個吧

寶寶長高吃什麼最有效

導讀:寶寶長高吃什麼最有效?很多孩子都喜歡吃雞蛋,特別是蛋清含有豐富的蛋白質,非常有利於孩子的成長。大豆是公認的高蛋白食物。帶你看看小孩長高吃什麼最有效。

女網友分享”女朋友”VS”妻子”的心態差異,真的讓人很有感觸!!!

這篇省思真的寫得很不錯,其實重點在於"心態",這邊的女朋友與妻子角色的差別也是談心態上的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