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奶奶辛辛苦苦將孫女養大成人,孫女卻把又老又病的她扔在老家……後來知道原因后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奶奶辛辛苦苦將孫女養大成人,孫女卻把又老又病的她扔在老家……後來知道原因后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奶奶辛辛苦苦將孫女養大成人,孫女卻把又老又病的她扔在老家......後來知道原因后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圖片源自google,圖片非文中人,下同)

             作者:葉子原題目:永不成全彼此的孤單

她是地錦的奶奶。當初地錦爸媽離婚,地錦的姥姥過來抱地錦。可等姥姥一進門,地錦的奶奶就反悔了,死死抱住咿呀學語的小地錦不肯放手,說要自己養。

姥姥很生氣,打電話報警。面對警察地錦的奶奶振振有詞,從血緣講到宗譜。

警察只能勸姥姥回去,不管怎樣都是小丫頭的親人,有事慢慢商量。她在陽台看著地錦的姥姥悻悻而去,狠狠在地錦屁股上拍一巴掌,你這個小冤家!

  

她有三個兒子,沒有閨女。地錦爸爸是老三,離婚後跑去外地做生意。她和地錦住在一百平方米的大房子里,有點空落落的。於是,她帶上地錦跑去另外兩個兒子家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地錦的幼兒園是在大伯家讀的,小學卻轉移到二伯家裡。伯伯們都很疼地錦,對她的游擊戰卻頗有微詞。

奶奶辛辛苦苦將孫女養大成人,孫女卻把又老又病的她扔在老家......後來知道原因后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她臉一沉,你們是不是嫌拖累?

其實人家說得有道理,她不能讓地錦整天跟著她東跑西跑,這樣小丫頭會沒有安全感。再說學習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折騰對地錦的成長不好。

小丫頭不明白這些道理,只覺得能夠在大伯與二伯家來迴流竄很好玩。大伯二伯各有一個兒子,對地錦嬌慣寵愛極了。

奶奶辛辛苦苦將孫女養大成人,孫女卻把又老又病的她扔在老家......後來知道原因后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她總處處和地錦過不去——成績不好,零食不許吃;和小朋友打架,電視不許看;不整理自己的小房間,廁所關禁閉。

地錦氣鼓鼓問,為什麼?

她眼睛一瞪,不為什麼!

地錦無比清楚家裡所有人都怕她,和她是沒有道理可講的。只好捺著性子把功課做好,盡量不和小朋友打架,把小卧室收拾得乾乾淨淨。

她不誇獎,只是淡淡地說上一句,丫頭家,本來就該這樣!

地錦在大伯家讀國中,有一天晚上聽見客廳嘁嘁喳喳。原來大伯母給奶奶介紹一個老頭,條件很般配,希望她能夠考慮再婚。地錦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緊張,把耳朵緊緊貼在房門上。

我嫁了小丫頭怎麼辦?她冷冷的。然後轉身朝地錦的房間走來。她不和地錦一個房間睡覺,但是每晚都會檢查地錦的作業。

字怎麼扭扭歪歪?她厲聲呵斥。地錦的心怦怦直跳,生怕她宣布再婚的消息。她撕去那張沒寫好的作業,責令地錦重新寫。

地錦埋頭,眼睛突然看不清作業本上的小格子。

  

她瞧見地錦滴落的眼淚,卻假裝沒看見。氣勢洶洶地打開地錦的書包,嘩嘩啦啦地翻翻練習冊,然後篤篤而去。

整個學期,地錦都是小心翼翼。作業寫得出奇好,被子疊得賽過豆腐塊,甚至大伯家的衛生都抽空做了,想討好她。大伯母偶爾嘮叨:「地錦,你勸奶奶答應吧,她苦了大半輩子。」這時,地錦的心就會狠狠疼一天。

  

地錦長大了,知道爺爺去世早,奶奶拉扯三個兒子不容易。要不是自己拖累,她現在肯定能過上好日子。可她雖然對地錦凶,但地錦的心裡踏實,她就是地錦的爸爸媽媽,是地錦的靠山。地錦不想讓她再婚,可不敢明說,只能拚命表現,讓她捨不得丟下自己。

  

有一次兩家人聚餐,她突然開口,老大媳婦說的事,等地錦考上大學再議。

大伯母遺憾地嘆口氣,地錦緊繃的神經卻鬆弛了。

地錦十分順利地考上了本市的大學。她不大滿意,怎麼不走遠點?二伯笑,丫頭是捨不得你!她臉一沉,沒出息!地錦一句話都不爭辯。她現在已經老態龍鍾,步履蹣跚了。

  

醫生說她患上糖尿病不能吃甜食,她不聽。伯母很為難,阻止婆婆吃東西總是開不了口。這時地錦和她住在二伯家,她和地錦住在一個大房間。

過去,她都是讓地錦自己睡一個小卧室的,如今地錦熬夜厲害,她不放心,擔心她談戀愛,乾脆就抱著被子擠上地錦的大床,監督她上網,催促她睡覺。

地錦大聲嚷嚷,我都多大了,你還管!

她給地錦屁股上一巴掌,不到25歲不許戀愛!

地錦用被子把自己裹成粽子,不和她說話。

見二伯母為她的貪吃左右為難,地錦就去買來一支口紅,天天去學校之前給她塗好,再三叮囑,你要是不聽話,我就跟你學!

中午地錦放學,看見她在小區門口和保安嘮嗑,手裡捧著半袋糖炒栗子。紅彤彤的嘴唇早褪色了,她沒能管住自己。

晚上,地錦坐在電腦前就是不睡覺。一會兒玩遊戲,一會兒聊天,忙得不亦樂乎。她很生氣,可竟沒有了言語。最後,她氣鼓鼓地說,明個我不再吃就是了。

果然,她真就把這個毛病改了。每天吃完早飯,她自己去鏡前塗好口紅下樓,去街心公園打撲克牌。地錦尾隨過幾次,她真的只帶了保溫杯。

地錦的心一疼,老人和小孩其實一樣,都喜歡甜食,尤其是她,早些年總愛吃蜜棗糖豆包,現在不許她吃的確很殘酷。

晚上,地錦和她並排躺在床上。她低聲交代,城東那套房子一年的租金是多少,她陪嫁的金銀首飾藏在哪裡。清亮的月色一寸寸地挪移在地錦面頰,地錦撲閃一下睫毛,淚就滾下來。

她真的老了,開始擔心自己的死亡,開始憂慮地錦的未來。想當年,她是多麼意氣風發、盛氣凌人,讓地錦又愛又怕。眼前,地錦對她依然又愛又怕。只是愛和怕,更換了內容。過去的愛,是對她的依戀依靠,現在的愛全是心酸心疼。過去地錦怕她丟下自己去談黃昏戀,而今再無此擔心。

  

她在地錦青蔥的成長中,一點點變老了。

她瘦得厲害,視力也愈加下降。她告訴馬上要大學畢業的地錦,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

地錦十分清楚這句話的含義,老人家都擔心73歲和84歲,雖說是迷信卻深信不疑。地錦不屑,你好好的,別迷信!

可她憂心忡忡。晚上考問地錦老生常談的問題,譬如房租,金銀首飾的藏身地,還有她的借貸關係。地錦就凶她,說一百遍了,耳朵都生繭子了!

說完卻用被子蒙住臉,怕她看見自己洶湧的淚水。難怪她堅持帶地錦住在兩個兒子家,出租那套一百平方米的大房子,這些年給地錦積攢一筆不菲的嫁妝錢。還有,節省一大筆生活費。

這一瞬間,地錦知道和她之間的愛,已經深不可探。

奶奶辛辛苦苦將孫女養大成人,孫女卻把又老又病的她扔在老家......後來知道原因后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可她真就病了,而且很厲害。

地錦衣不解帶地守在病床前,變著法子勸解她寬心。她眯著眼唉聲嘆氣,73嘍,這場劫難是躲不過去的!

周圍的人紛紛掉淚,地錦卻突然大發雷霆,你躲不過去我怎麼辦?沒爸沒媽誰肯娶我?你不知道你比我先老嗎?你不知道你不能陪我成家立業嗎?你幹嗎死氣白賴留下我!

她渾身哆嗦,抓起枕頭砸地錦。

地錦索性背包走人,趁你還清醒我自己離開,省得你不在了我被別人欺負。

地錦一下跑去外地工作,把她的金銀首飾統統給她留下。

  

她在病房大罵不止,說老三就是一隻白眼狼,難怪生的丫頭也是,白白養活20年,小冤家卻嫌她患病丟下她一走了之。還指望她端葯喂飯呢,這沒良心的!她拍著被子吼。

大伯二伯趕緊四處打聽地錦的消息,卻毫無收穫。地錦彷彿人間蒸發一般,沒有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她不依,天天吵著要他們把小冤家找出來。鬧了半年,大伯二伯也急眼了,地錦這孩子真就隨了老三,眼看奶奶病成這樣還真忍得下心不聞不問。

她從原來的哭鬧變得安靜,堅持出院回家,把租客趕走自己住進去,說反正白費心思不如就老死在這座房子里好了!她原本計劃老死在醫院裡,不讓留給地錦的房子沾一丁點霉氣。現在倒好,她老了病了小冤家卻跑了!

兒子們很擔心這件事對她造成的刺激,輪流陪她。她卻穩重篤定,我倒要看看,這個小冤家還能上天入地?不信她一次都不回家。

地錦的物品統統被運送回來,分別擱置在房間里。每天早上她躺在床上輸液,惡狠狠咒罵著不知去向的小冤家。中午她讓兒子們背她下樓曬太陽,一點點咀嚼醫生建議補充體力的食品。她發誓要扛過這個坎,非和地錦算賬不可!

  

說也奇怪,她竟一點點好起來。

一晃到了年底,地錦還沒消息。她真傷心了,除夕夜早早就躺下。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問,壓歲錢呢?

睜開眼,竟是地錦。

大半年不見,小丫頭瘦得厲害,她一坐而起。地錦卻呵呵笑。

  

地錦當然是故意的,是怕她真就撒手而去,故意製造一份牽腸掛肚揪著她的心。地錦不相信,她才73歲,會被疾病打倒。她去問醫生,醫生說,身體的病在其次,老人心理不太積極。於是,地錦鼓起勇氣,玩失蹤。這大半年不理不睬,就是想她眷戀寶貝孫女一定能邁過耿耿於懷的這個坎。地錦回想她的種種苛求,萬分清楚這個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老太太,一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忤逆!

  

果真,她因此撐過了難關。

地錦把她緊緊抱在懷裡,含淚吻吻她的額頭:「親愛的奶奶,我們誰也不能成全誰的孤單,此時是新年第一天,這句話就是咱倆的誓言了!」

爆竹驟響,她蜷縮在地錦懷裡,掉下淚來。

via:心靈美文

廣告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