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大佬的家教:柳傳志“放養”兒女

大佬的家教:柳傳志“放養”兒女

大佬的家教:柳傳志“放養”兒女

  商業故事中從來不缺乏造富的神話,但總難見到財富家族持久延續的傳奇,財富如何通過代代延續以至永恆?這是困擾人類幾千年的難題。改革開放30年來,中國湧現出大批財富家族,他們能否打破“富不過三代”的古老魔咒?時代周報開闢“財富家族志”板塊:我們相信每一個財富家族都有值得借鑒的特質,我們關注財富的產生和積累,我們更關注財富如何在中國人手中得到傳承。

  時代周報記者 劉巍 發自廣州

  今年71歲的柳傳志在40歲那年懷揣20萬元創辦聯想,彼時他的兒子柳林14歲,他的女兒柳青只有6歲。30年後,聯想成為中國最成功的企業之一,柳傳志成為最具影響力的“商界大佬”。和很多“富二代”不同,柳傳志的兒女們經歷了父親“由苦到甜”的整個創業過程,而不是只限於分享父輩的榮耀與財富。這一經歷,造就了柳家後代們的獨特氣質。

  2015年的專車市場流傳這樣一個段子:柳傳志的女兒柳青是滴滴快的總裁,侄女柳甄是Uber中國區戰略負責人,最後,柳傳志自己的聯想,則是神州租車的大股東,柳家一門幾乎包攬了專車市場前幾大份額。

  黑色捲髮總是偏向一邊的幹練柳青,和剛剛進入大眾視野的柳甄,兩個外表美麗又工作玩命的女性,代表了柳家二代的崛起。

  總被形容“父女對決”、被問是否授意兩後輩“收編”專車市場的柳傳志,一貫風輕雲淡地笑稱:“這是偶然,她們選擇了自己的事業,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們家孩子其實沒怎麼管,其實是放養,我們那個年代怎麼管?無非就是身教重於言教,我做人就是這麼做的,我爹也是這麼做的。”

  柳家的規矩

  柳傳志給聯想規定了一個“天條”: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職。

  而據柳傳志自己所說,他對自己兒女的規劃是,“大學在中國念,大學完了之後到國外念,在國外工作一段時間再回來。” 但後來發現一個問題。柳林和柳青都是主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后在美國念完研究生、工作一段時間回來發現,在中國這一行不是聯想的供應商、上下游,就是競爭對手,他們根本“沒地兒待”。

  大學二年級暑假,柳青實習,進的是聯想的勁敵康柏公司。這個北大計算機專業的姑娘從來沒想過去聯想,因為不可能。哥哥柳林雖然進入聯想投資實習過半年,但這經過了三個高管同時簽字,並且隱瞞身份,極為低調地進行。

  矢志建立一個“沒有家族的家族企業”的柳傳志,在多重考慮之下建立了這個“鐵軌”:首先,若要進,不僅柳的子女要進來,高管的子女都可以進來—都進到公司里來了以後,“真的有犯大一點的什麼錯誤,在處理的時候,會不會看面子,這很難講”,公司的規則容易不成規則。其次,某個子女進來以後,會影響其他人的積極性。比如,我兒子進來以後,什麼樣的表現,其他人也許會想,將來是不是有別的意思或者怎麼著。如果我嚴格要求了兒子,或者很公平的要求,兒子會覺得對他過於苛刻,別人會覺得你其實很照顧兒子,“因為人們總是很容易覺得自己付出的多,得到的少,這是人類的習慣。”

  對於人性的洞悉使得柳傳志定下“天條”,為此不惜把辛苦培養進了北大計算機系和北郵計算機系的一雙兒女“逼”得改行。

  “所以最好是各自干各自的,挺好。這樣我和我兒子平常還可以議論議論公司的事,談一些方法論,在公司裡面,是下級,就不能講這些事。女兒做投資,在保密的情況下,也談一談方法論,研究投資的問題,怎麼去看企業,這是家裡面經常研究的話題。”柳傳志說道。

  嚴格的家教也非常有趣。柳傳志兄妹四人中的三人住在同一小區,柳家大家庭擁有七八個保姆以及自己的司機,為了管理“後勤”,柳傳志委託司機“任總”做家庭的“後勤CEO”,並專門為後勤設計了一套完整的管理流程和考評體系。每個季度,家庭成員都會按照KPI給司機和阿姨打分,加權計算出得分,然後任總召集所有後勤人員一起吃飯,根據得分給他們發獎金。

  柳林、柳青和柳甄就是在這些規矩下長大,又一次,柳青想直接給家中阿姨發獎金,結果遭到了柳傳志的拒絕。“既然家裡已經有了制度,也給了任總授權,發獎金這件事就必須得到任總的批准。”

  言傳身教

  柳傳志多年自律的身教與關鍵時刻的提點,使得嚴謹、堅持、自信的品質傳承給了柳青,即便在高盛時期,柳青的一舉一動也都帶着父親的烙印。

  “父親對我影響最大的還是精神層面的東西,他培養了我的性格、意志和品質。”柳青如是說。

  出生於1978年的柳青,2000年從北京大學計算機系畢業;2002年獲得哈佛大學理學碩士學位。畢業時,她選擇了高盛。當年,正值互聯網泡沫破滅,就業形勢慘淡,高盛所招聘的初級研究員的名額縮減到6個,競爭更為激烈。

  柳青沒有放棄,面對即將到來的“18個面試官”的多輪面試,她“幾乎熬了整個通宵,天文地理,把能準備的都準備了。”終於收到offer讓柳青狂喜,她被派到了香港,上班的第一天,她才發現,在所有初級分析員中,自己是為數不多的來自內地員工—而其他幾乎所有的同事都是“老外”。

  進入高盛僅僅是這份“地獄”工作的開始。在柳青剛進入投行的第一年,平均每周工作超過100個小時。

  不到半年的時間,同進高盛的人走了一半,在柳青自我懷疑的時刻,柳傳志的告誡來得及時而銳利:“突然被球砸着會感覺很疼,主動頂球的時候就不會覺得疼,因為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就一定要堅持下去!”在美國和歐洲,很多大家族都會把後代送到投行去歷練一番,當做是“軍訓”。在中國,投行以及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等機構,也已經成為一代們鍛煉二代的通用選擇之一。

  與她的父親一樣,柳青既有着不屈不撓的實業家精神,也善於在複雜的人際關係中周旋。她用自己的柔軟姿態,以柔克剛地去獲得政府的信任。

  相比柳青,大哥柳林更加低調。出生於1970年的柳林,北京郵電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后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其很少出現在媒體面前,但在各種訪談間偶爾能捕捉到隻言片語。在2011年11月一次訪談中,柳傳志就向大家講述自己如何以身作則教兒子戒煙。

  家庭與獨立

  柳傳志深受中國傳統家庭觀念的影響。其與太太龔興國二人在創業中攜手進退、感情深厚。據柳青所說,父親最在意的人就是母親:柳傳志很少煲電話粥,如果柳青發現他不停地講電話,那肯定是在跟母親聊天。此外,柳家還建了個微信群,父親每次出差都會給柳青布置任務:陪母親。

  在柳傳志的心目中家庭與事業應該兼顧。這一思想影響到柳家的後代們。

  在高盛,柳青被同事們的評價是:公認的美女,也是工作狂。她有三個孩子,在高盛感受不到所謂的女性天花板,也沒有想過放棄家庭事業中的哪一個。在2014年的博鰲論壇接受採訪時,柳青說:“事業是一場長跑,你完全可以把自己的事業規劃好,結婚生子只是中間的一個過程。”“我經常出差,只有周末能跟小朋友在一起,但是短暫的時間裡他們很開心,覺得自己的媽媽很酷……所以我們的關係非常好。”

  身為商業強人,柳傳志意識到自己將給兒女帶來強勢的影響,但他對這種影響十分謹慎。對於兒女的發展,他保持着高標準的期待,但又尊重兒女獨立的想法。“孩子們的事情,具體問題談得很少,基本都是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具體情況我不了解的時候,發言比較少,了解得比較清楚了,我才敢說。”柳傳志如是說。

  但說起柳青從高盛到滴滴打車的經歷,柳傳志仍然表現出父親對女兒的溫情甚至保護。柳傳志說,柳青從前在高盛時,自己認為投行是離企業最遠的,真正了解企業還得進到企業裡面工作。未料,柳青於2015年2月出任滴滴公司總裁。

  “其實不是真的想讓她去做企業,沒想到她真的做了,知道她真要干這個我就不說這話了,因為做投資相對還是沒有比做企業辛苦。”柳傳志說道。

  在決定是否要離開高盛進入滴滴時,柳青與爸爸商量,柳傳志的說法是:是不是真的下定決心放棄平衡的生活走一條更崎嶇的路?(想好了)以後任何苦都不能叫苦,那是自己選的路。

  柳青想了想表示“可以”,柳傳志沒再阻攔。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