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被IDC小看了的可穿戴產業到底有多大

被IDC小看了的可穿戴產業到底有多大

被IDC小看了的可穿戴產業到底有多大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陳根(微信公眾號:陳述根本)

  可穿戴設備的格局定了嗎?或許這並不是一個需要討論的問題,因為在我看來,可穿戴設備的產業格局都還未形成,至少在未來的3年內市場格局都難以劃定。

  IDC報告並不能代表整個可穿戴設備產業

  當前,有各種各樣的預測報告對可穿戴設備產業做出預測。對此,我認為總體上來說都不太靠譜,或者更精準地說,這些預測報告只能代表可穿戴設備產業的一部分市場,並不能代表可穿戴設備產業的全部。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們通過所發布的報告可以明顯地看到,其對可穿戴設備產業的界定並不清晰,大部分都局限於當前的智能手環、手錶類產品,並且只是選擇其中的一部分代表性品牌做為研究、統計的口徑來分析整個可穿戴設備產業,這顯然並不合理。

被IDC小看了的可穿戴產業到底有多大

  比如說IDC所公布的報告,本身的產品類別劃分界限就比較模糊,排第一的Fitbi和排第二的Apple,以及排第三的Xiaomi,三者之間的產品從嚴格意義上來說是有差異的,一個是智能手環,一個是智能手錶,當然我們也可以理解為是對腕戴類可穿戴設備的總稱,或者說是總統計。如果從這個層面來看的話,IDC的報告顯然不能代表着可穿戴設備產業的全部。

  或許有人會對我提出質疑,既然當前這些對可穿戴設備產業所分析的報告都不準確,那為什麼我看到了這個問題不能出具一份相對有代表性,並且比較全面的報告呢?現實地承認,以我個人的能力着實難以完成這樣一份關於可穿戴設備產業的分析、預測報告。而我之所以認為IDC的報告不能代表智能手錶、手環的全部,是因為據我所掌握的數據來看,僅在國內一些定位於低價位的智能手環、手錶廠家,他們的出貨量並不比三星小,單品出貨量在幾十萬台的“不知名”廠家在華強北就不少。而這些企業中,有一些在低價的出口方面做得並不差,儘管是低端市場,但也是一種國際化路線。

  就官方的統計口徑來看,可穿戴設備目前大部分的產品都只是按照3C產品的認證方式來處理,這也給有關部門的統計增加了難度,它不像手機類產品牽涉到入網備案。除了那些帶通訊功能的可穿戴式手機類產品,其餘不牽涉到通訊功能的設備可以說很大一部分都沒有主動備案的概念。同樣,對於可穿戴設備產業而言,包括我們國家在內的全世界各個國家都還沒有形成正式的官方協會機構。從國內的情況來看,目前所存在的聯盟、協會,要麼是地方性的,要麼是掛靠在某一協會下面的一個分支機構,只是很多人在宣傳的時候弱化了實際的背景信息而已。相關組織、協會機構的缺位,必然會加大產業信息收集和獲取的難度。

  到底什麼是可穿戴設備

  鑒於IDC報告中對可穿戴設備的狹義定義,我想在進一步討論可穿戴設備行業前景走勢之前,或許需要先行梳理一下到底何為可穿戴設備。

  其實,可穿戴設備,作為智能穿戴產業中的一個分支,只是其中圍繞人體的智能化產品部分。通俗地理解,就是可以“穿”、“戴”在人體身上的智能化設備;從與人體的接觸層面進行劃分,可分為體表外與體表內,也就是穿戴在人體皮膚外的穿戴式產品,以及植入人體內的植入式穿戴設備。

  體表外的可穿戴設備是我們面前比較熟悉的產品,主要是由谷歌眼鏡和蘋果手錶引領,加之國內的諸多創業者以智能手錶、智能手環為產品形態切入的可穿戴設備領域,成為了大眾最為熟知的一種產品形態。但智能手錶、手環類產品並不代表可穿戴設備的全部,只是可穿戴設備在體表外的一種表現形式。就整個人體可穿戴設備產業層面來看,智能手錶、手環儘管起步較早,但市場容量可以說是整個可穿戴設備產業中相對較小的一個模塊;可以說還未發力的智能眼鏡、智能服裝、智能鞋子、智能飾品、智能內衣等體表外可穿戴設備中的任一產品形態,其市場空間都比智能手環、手錶要大得多。

  目前國內外都已經有相關企業在這些領域進行探索、開發。比如在智能紡織方面,香港大學的團隊就已經做了大量的技術研究,已經具備了商業化量產的能力。而在植入式穿戴設備方面,包括智能藥丸、納米細胞、電子紋身、智能避孕,以及其他一些與醫學相關的植入式智能設備所釋放出來的市場能量都是極具顛覆性的。

  可見,片面地以當前的智能手錶、手環來定義可穿戴設備產業並不客觀,而且也不具有代表性。儘管從智能手錶、手環的產品層面來看,目前似乎也形成了一定的規模,如Fitbit、蘋果、小米、Garmin、三星等,但並未形成真正意義上的市場格局。其中的關鍵因素就在於整個智能穿戴產業鏈,包括可穿戴設備的產業鏈都還未發展成熟,而目前我們所看到的局面,充其量也只能說明這些企業在以手錶、手環為表現形態的可穿戴設備產業領域,進行了比較深入的探索。

  如何走出當前的困局

  就可穿戴設備的技術層面來看,當前的這些交互方式都只是一種過渡技術,在不斷進化的產業發展浪潮中,或許這些當前看似在前的品牌很有可能會被“成功”的歷史與慣性思維“綁架”,而被後起之秀超越。不過這些企業相對於新進入的對手來說,所擁有的用戶數據積累、產品開發經驗,以及算法技術層面,還是具有一定優勢的。

  對於進入可穿戴設備產業的創業者們而言,智能手錶、手環是個不錯的選擇。因為在當前的產業鏈技術情況下,他們可以模仿國產智能手機企業的組裝方式。不論是軟、硬層面,還是算法技術方面,甚至產品的技術方案方面都有現成的專業提供商,連組裝都有專業的分工,而銷售則可以藉助於京東、淘寶、蘇寧、點名時間等眾籌平台來“忽悠”。

  這也是目前的智能手錶、手環產業同質化嚴重,核心的差異化技術缺失的癥結所在。而且,相比於其他形態的可穿戴設備而言,智能手錶、手環產業由於起步相對早一些,市場競爭自然也就更趨激烈一些。所以,在我看來,要想進入可穿戴設備產業創業,或許可以從其它形態的人體可穿戴設備入手,比如智能眼鏡、智能服裝、智能鞋子、智能飾品、智能內衣等方面。不論是從監測層面,還是從產品的市場空間層面來看,這些形態的可穿戴設備都比當前的智能手錶、手環更具有競爭優勢。

  另一方面,無論是對於要進入這個領域的創業者們,還是已經在這個領域的創業者們來說,或許都需要換個思路,那就是不要局限地着眼於從終端形態的產品切入,而是從整個產業鏈的角度考慮切入環節,比如智能紡織、傳感器、芯片、電池、虛擬現實技術、語音交互技術、算法、雲服務等產業鏈的某個關鍵環節切入,形成自己的技術優勢,則更有希望成為未來物聯網時代的一顆“耀眼”明星。

  可穿戴設備市場到底有多大

  可穿戴設備產業儘管經歷了3年時間的發展,但目前還處於一個起步階段,市場還未有效形成,更不存在“圈地完成”一說。目前,可穿戴設備產業不僅還未到達“圈地完成”的局面,甚至是連地都還沒有發展好,又何談“圈地”?談“格局已定”更是為時過早。

  那麼,可穿戴設備市場到底有多大呢?這個確實很難回答,但這個產業的市場空間一定是當前這些預測報告的N倍以上。我們先來看組最近被引用的IDC報告的數據來看,2015年2季度全球可穿戴產品的出貨量達到了1810萬台,相比去年同期的560萬台,增長了223.2%。這個數據只是當前能夠獲得統計的幾個品牌的出貨量數據,並且基本上是圍繞着智能手錶、手環類產品展開的一種統計。

  正如我上文所說,一方面可穿戴設備產業並不只局限於智能手錶、手環類產品,這類形態的可穿戴設備在整個可穿戴產業中佔據的份額非常小;另外一方面是這些統計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那麼我們姑且以IDC的這組數據為參考來對可穿戴設備產業做一個測算,我們假設智能眼鏡的市場容量與智能手環、手錶類產品一樣大;假設智能鞋子的市場是智能手錶、手環的3倍;假設智能服裝的市場也是智能手錶、手環的3倍;假設智能飾品的市場和智能手錶、手環一樣大,先不計算人體植入式的可穿戴設備,也不計醫療類的可穿戴設備,不計未來智能手機將成為可穿戴手機的市場,以及智能內衣等。

  就這樣簡單地做個估算,其市場容量是多大呢?按照IDC第2階段1810萬台出貨量來計算,1810+1810+1810×3+1810×3+1810=16290萬台,然後還要乘以相應的素數,再乘以4個季度,此時所得到的數據才是相對靠譜的市場容量數據。而對於整個智能穿戴產業來說,其市場容量更是可穿戴設備的N倍以上,簡單的理解就是物聯網的智能化終端設備就是智能穿戴設備。

  對於創業者們而言,當前不論是選擇進入可穿戴設備產業,或是智能穿戴產業,其實都還是一個好時機,整個產業的技術方向、產業鏈技術等都還處於一個探索、完善的過程,不論是Fitbit或是Apple都只是可穿戴設備產業中的一個小分支,只是某一種功能、產品、技術的相對走在前面的探索者。而整個智能穿戴產業也必將伴隨着物聯網時代的到來一起騰飛,其所釋放出來的商業空間遠大於今天的互聯網或是移動互聯網。

被IDC小看了的可穿戴產業到底有多大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