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海爾記憶:昨日的輝煌與今日的表面文章

海爾記憶:昨日的輝煌與今日的表面文章

海爾記憶:昨日的輝煌與今日的表面文章

  導語:微博用戶@木子斫 曾發表一篇題為《華為的崛起與海爾的衰落》的文章,文中提到:“華為和海爾,是兩家非常優秀的企業,也是在世界上有一定影響的中國企業。華為和海爾2004年的銷售收入分別是400億和1016億,到了2013年,華為達到2400億而海爾只有1800億,利潤分別是286億和108億,海爾的發展速度、盈利能力都已經遠遠落後於華為。僅僅十年時間,為什麼華為在不斷壯大,而海爾在日漸衰落?”

  這個話題在業內引起了廣泛的討論,華為與海爾,一個是中國通信行業的龍頭,如今的手機業務也在趕超小米;另一個則是傳統家電企業的代表,現在也在努力的嘗試互聯網轉型。從業績上來看,兩家的差距的確是在拉大,但用衰落一詞形容海爾是否妥當?華為與海爾差距的首要原因,是否是因為兩家老闆的不同?傳統家電企業在互聯網時代如何重新定義自己的身份?華為的強勁勢頭又能維持多久?各位讀者如有自己的看法,請點擊進行投稿討論

  以下為讀者餘音繞梁三日不絕0214投稿: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餘音繞梁三日不絕0214

  作為一個青島人,海爾集團一度是我們為之驕傲的一個城市品牌。還記得1997年(海爾集團剛剛從那個稀奇古怪的琴島利勃海爾的名字演變為海爾沒幾年,就像它的商標里那兩個光膀子的小孩一樣充滿了朝氣和陽光)我出差去珠海,跟當地一個負責接待的年輕的接待幹部說起青島,他用蹩腳的廣式普通話驚訝道:“那個海爾集團是你們那裡的!好厲害啊!”頓時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就像年輕的父母被別人稱讚自己的孩子聰明漂亮一樣。

  說到海爾集團,就不能迴避張瑞敏。從某種意義上說,張瑞敏就是海爾,海爾也就是張瑞敏。記得在海爾集團有一座雕塑,一雙大手的底座上站立着那兩個曾經陽光的泳裝男孩。而那雙大手就是張瑞敏。但是海爾集團可絕不是,也不應該是那兩個站在手心裡的泳裝男孩!

  關於張瑞敏,坊間的傳言不多。他自己接受的採訪很多,在採訪中他也多次說起過他的早年經歷。基本上清清楚楚的事實就是:與那個年代的同齡人一樣,他並沒有什麼太傳奇的色彩。一個充滿理想、激情的年輕人來到了一家苟延殘喘的集體小工廠里。真不知道是工廠走運還是張瑞敏更走運,因為那個工廠很快就要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那就是死亡,然後在這個年輕人的手中開始新生。張本人應該算是一個低調的人,至少當時是。因為當時另一個人搶盡了風頭,那是他的前輩,一個走在他前面的家電行業的大佬,很不幸,他成了一顆流星,一個墊腳石,他的企業後來也變成了未來的海爾雕塑里的奠基石之一。

  張的早年經歷對他的未來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他完成了對這個工廠的接管之後,他想到的第一是當時的緊俏商品——冰箱。第二就是那個破敗不堪的廠房,空空蕩蕩的廠區,百無聊賴的工人和耳邊時不時響起的牢騷怪話。他應該是受到了日本企業的管理制度的影響,他成功把它們進行了改造,變得更加苛刻,更加嚴厲,當然相應還有大幅度提高了工人的待遇。正所謂“欲先取之必先與之”,古老的馭人之術被他運用的爐火純青。此時他一生中最可靠的夥伴出現了,她是他的商鞅和李斯!她是海爾帝國的蕭何曹參——楊綿綿,一個忠實的執行者!那個時期,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樣一個事實,海爾工作的人,賺錢多,拚命多,賞得多,罰的也多。以至於當時青島的出租車行業幾乎一半的效益來自於海爾集團的員工。第一次出現了在一家工廠門前,出租汽車集體趴活的壯觀場景。

  不久,張瑞敏這個名字開始出現在官方報道之中,地方台、省台、中央台。本地報、省報、機關報。張瑞敏和他的海爾集團開始了媒體攻勢。電視、電影、廣告、卡通、文體活動、商業演出。張開始在在企業內部樹立自己的完美形象,第一個擁有自己報刊的私企(至少表面看是)。他的講話被斷章取義的刊發於各種角落,他的口號被樹立於廠區里目所能及的地方。還要配上卡通漫畫,真不知道看着這些哭笑不得的漫畫員工們是啥心情?但張的幽默感還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除此之外,企業的發展卻走向了一個戰略盲目期。

  冰箱戰略的成功,得益於改革開放的初始,當局高層對於打開國門的後果和即將湧入國門的東西處於欲拒還迎的猶豫期,海爾集團作為首先試水的私營企業在官方的猶豫之中順利的完成了原始積累。90年,南巡講話之後,深化改革的基調確定后,各行業都開始大刀闊斧的打破舊制度。人如其名,張,敏銳的抓住了時機,海爾開始了超生游擊隊的戰略,地產、製藥、汽車。家電類開始出現電視機、洗衣機、空調、還有多不勝數的小家電產品。讓人困惑的是海爾是否要轉型成為一個超級市場?當然這背後驅使的動力就是利益,但是要命的是只有利益!對於一個剛剛起步的家電製造商,立志於打造中國松下、中國索尼、中國飛利浦的海爾來說,創業未半!而在眼花繚亂世界里,海爾迷失了方向。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國門的洞開,信息技術的突飛猛進,傳統的家電產業一夜之間毫無秘密可言,原本可以產生效益的管理成本也隨着人工成本的增高而消耗殆盡。家電產業進入了微利時代,質優價廉,減少人工成本成了家電企業唯一要走的獨木橋。而原來張瑞敏倡導的高品質售後服務已經隨着利潤空間的大幅度縮水而難以為繼。冰箱市場,西門子、伊萊克斯這些原本曾經是海爾的配件供應商,在政府取消限制之後以其高水準的產品質量和技術領先,還有因為本土化戰略而大幅度降低的價格,國內市場被大規模侵蝕。空調、電視,由於受制於核心技術沒有掌握,也受到了三星、索尼還有科龍、海信這些國產品牌的聯手擠壓。面對着嚴峻的市場環境,面對着覬覦已久的對手們,張失去了敏銳的感覺,在企業發展的方向上和品牌戰略的延伸上,他失去了穩健的作風,他失去了敏銳的嗅覺,他失去了準確的判斷,他失去了深遠的眼光,他被眼前的花花世界所遮擋,他像一個闖進了無人看管的玩具商店裡的小孩子!他徹底迷失了。哈佛的教室,北卡的工廠,還有越來越純熟的作秀表演之外,海爾在主營業務上沒有任何建樹和突破。更不要說創新。在日、韓、美同行們熱衷於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智能機器人,互聯網智能家庭等方面勾心鬥角,明槍暗箭的時候,海爾在做什麼?張瑞敏又在做什麼?

  大規模的人才流失,高度集權的管理制度帶來的機構臃腫和僵化,工作作風越來越流於做表面文章。海爾就像一個過氣的天王巨星,除了當年的粉絲之外,又有什麼可以打動新一代的消費人群?記憶是美好的,但誰都不能總活在記憶里!就像梁啟超先生的《少年中國說》,別人可以稱你為老大帝國,而自己卻不能!動輒以老大帝國自居,只能證明自己的衰落和無奈!

  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30年過去了!當年意氣風發的年輕工人,已經老去。張瑞敏已經很少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海爾集團曾經的地標式建築已經淹沒在周圍的高架橋和林立的小區之間了。財富也許對張瑞敏來說並不重要了。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但也失去了他想要的!作為一段傳奇,海爾只是偶然的被人提起,沒有曾經的艷羨,沒有曾經的妒忌,剩下的只有張瑞敏和海爾的那座雕塑。

  幾天前經過海爾的原廠區,往裡望去,那座雕塑還在那裡,兩個男孩還摟抱着站在那裡,身上已經多了許多風塵,雖沒有兩鬢斑白的早生華髮,但是其中的沒落和孤獨才是歲月的印記!

海爾記憶:昨日的輝煌與今日的表面文章

(聲明:作者獨家授權新浪網使用,請勿轉載。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