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神州數碼已680億規模 為何還要與創業者拼殺?

神州數碼已680億規模 為何還要與創業者拼殺?

神州數碼已680億規模 為何還要與創業者拼殺?
查看最新行情

神州數碼已680億規模 為何還要與創業者拼殺?▲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 郭為 攝影 | 英才雜誌記者 孟傑

  謝澤鋒 英才雜誌

  從聯想分家后,郭為低調潛行,韜光養晦。經歷一番波折,他帶領神州數碼終於闖出一條道路,重新創業的他視圖用行動證明智慧城市不只是噱頭。

  《維珍創業經》是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郭為最近酷愛閱讀的一本書。作者是維珍集團創始人理查德·布蘭森,他自經商開始就從未停止過其特立獨行的舉動,他曾駕駛熱氣球飛越大西洋和太平洋。

  理查德·布蘭森身上重新起航的動力和心態,讓郭為找到了共鳴。從聯想分拆后,神州數碼一直在IT產業尋找着自己的定為,分銷轉型IT服務,再轉向互聯網,郭為坦言自己現在才算作是一個追夢者。

  在一個悠然的鄉村田園,《英才》記者見到一襲隨意裝束的郭為。一件麻布格子衫配搭時尚的休閑短褲,棕色皮鞋加白色襪子。褪去西裝革履,“不再端着”的郭為自在舒心,他笑言:“自己現在的狀態才是真正的企業家。”

  神州數碼吸的智慧城市引了眾多好朋友前來加盟,比如Uber全球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今年1月份,郭為在美國硅谷參觀了Facebook和Google,當時不還知道Uber這個公司,據朋友介紹“未來最有價值的、對整個互聯網產業產生巨大影響力就是這家叫Uber的公司”,但由於種種原因,雙方並未會面。而此時,Uber正有意接洽神州數碼。

  時隔數月,在貴陽的大數據論壇,二人見面只談了半個小時,旋即Uber和神州數碼正式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據特卡蘭尼克介紹,隨着自己創業初期的“打車”這一基本初衷的達成,Uber開始着手挖掘更深層次的價值——城市服務。

  “我們在美國的一些城市,送快件,送食物……通過算法,可以將閑散的存量汽車資源變成有價值的公共資源,在城市中創造新的職位、增加司機的收入、實現節能減排。”卡蘭尼克的願望就是想將這一模式複製到中國。

  不過面對中國各地方政府的政策限制,Uber在中國遇到了不少麻煩。而深諳政府服務市場的神州數碼無疑是最為合拍的搭檔。與Uber合作,產生跨行業的化學反應,卡蘭尼克曾公開表示,“我想儘快看到神州數碼的平台,期待雙方的合作儘快達成。”

  “二次創業”初期,神州數碼的智慧城市戰略就一直被人質疑,有分析認為以分銷、IT服務乃至全部業務的利潤,反哺智慧城市,未來風險會不斷加劇。每建成一個新的智慧城市,就可能需要上千萬的成本。

  然而經歷了蟄伏期,郭為的智慧城市夢終於有了開花結果的跡象。從磨破嘴皮子兜售自己的想法到別人主動找上門,此時智慧城市曙光初現。

  郭為的堅持不再是一廂情願,“互聯網+”、“中國製造2025”等頂層設計的出台,讓一切與互聯網相關的設想都不只停留在概念層面,這些曾經天馬行空的跨界融合的商業理念,現在都已經開始或即將落地,並且能夠創造巨大的商業和社會價值。

  >>>>獨家高端領袖訪談

  “二次轉型我特別快樂”

  ●●●

  理查德·布蘭森的靈感

  《英才》:神州數碼有兩次轉型,你覺得第一次轉型和第二次轉型,哪個難度更大一些?

  郭為:很難比較,就像你問一個小孩,說你上中學難還是上大學難,一樣。

  《英才》:心態會不一樣嗎?

  郭為:第一次轉型是痛苦的,第二次轉型是快樂的。

  我很快樂,第一次轉型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我不知道該怎麼弄,看不清楚,也弄不明白,只是覺得必須轉變,遇到了很多問題,自己的心態也不是那麼好。但是現在我覺得特別快樂,二次轉型的過程中我的心情完全不一樣。

  《英才》:你從《維珍創業經》這本書中是否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郭為:這本書主要將維珍集團創始人理查德·布蘭森的創業經歷,他從小有語言障礙、閱讀障礙,沒上大學,就去創業。60年代做音樂、做出版,第一片唱片就成功了,成功了以後又去做航空公司,後來又進入酒店、傳媒行業,你看他就是完全不搭界的東西,他一生的創業經歷非常有意思。

  對於神州數碼來說,投資人對我們這一類公司,從識別度的角度來講比較困難,我們上市的時候是分銷代理業務,後來又做集成服務業務。

  這塊業務因為當時放在香港,投資機構根本不認可他的價值,在國內的價值遠遠高過了香港,說明不同的資本市場有不同的認可。

  另外,對於公司內部結構的調整,是一種非常大跨步的轉型。我感覺神州數碼的轉型和英國維珍的經歷非常相似。

  《英才》:未來智慧城市的轉型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目標,在你看來才算是成功?

  郭為:必須承認,不管是資本市場也好,還是客戶市場的認可,哪怕是一個階段性的認可,也是一個里程碑的成功。

  智慧城市,是人類從工業社會向信息社會轉變所醞釀出的一種新的城市形態,智慧城市本身既是一個目標也是一個過程,你很難定義最終智慧城市是什麼樣子。

  工業革命的早期,誰能想象到今天的城市會是這個樣子,沒有人會想象。我們也很難想象一百年或者兩百年以後城市會是什麼樣子。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未來的城市一定是智慧化的城市,是在信息化管理下的城市形態,而不是一個工業化的城市形態。

  能夠不斷地讓我自己很興奮,或者整個團隊也非常興奮的地方,在於我們做着一件很偉大的事。

  ●●●

  我們是內容提供商

  《英才》:這一兩年神州數碼與政府部門、其他企業的合作特別多,比如Uber、瀋陽機床等等的合作,你是否認為當前應該以合作模式來快速發展自己?

  郭為:每個企業都有它的核心競爭力,圍繞你的核心競爭力,不可能包打天下。我必須要跟別人合作,才能把這個能力釋放出來。

  我們的核心競爭力,就是在當前互聯網+大趨勢的環境下,其背後的技術、數據和內容應用,以及如何讓這些核心的技術釋放出來。

  不跟瀋陽機床合作,怎麼可能去打造工業4.0的概念?農業也是一樣,收購了中農信達,以土地確權為切入點,開始非常大的布局,從省域的信息化到縣域,到村域,基本上在農業信息化領域裡面,我不覺得誰可以PK我們。

  《英才》:和螞蟻金服合作是為了做互聯網金融嗎?

  郭為:不是,騰訊阿里跟我的合作在於他們都是入口提供商,阿里通過支付來佔領2C的入口,騰訊通過微信和QQ來佔領移動端的入口,這個入口就是社交平台,但所有人都用的時候,它就沒有增長空間了,怎麼樣使它的價值更大?還是要找到內容。

  我們所掌握的信息資源對這些互聯網公司極其重要,整個政府的服務看起來是很零散的,但它彙集起來會是高頻的,這樣就需要我們提供內容,所以他們就會找到我們。

  《英才》:如何理解這個入口?

  郭為:它是我的入口,我不能是它的入口,我給它提供內容,我們是內容的提供商。

  ●●●

  摸到一張好牌

  《英才》:你什麼時候開始有做智慧農業的想法?

  郭為:當時我們本來要收併購一個公司,有機構給我們介紹中農信達。

  儘管當時這個公司利潤不高,但我的投行顧問看了以後,發現中農信達的價值可能更大,我一聽就非常興奮,我做了這麼多年的軟件,知道軟件的痛點在哪,軟件的痛點不在於做多大的軟件,而在於這個軟件能夠複製多少,越小越容易成功,越大越不容易成功。

  只談了一個小時,就定下來了。我當時就知道摸到了一張好牌,然後開始布局。

  中國的農業農業信息化改革,首先是需要有政策來落實,就像30年前如果沒有聯產承包責任制,農村的改革是沒法實現的。

  現在農業面臨的最重要問題就是農業的產權問題,所有權、經營權和承包權的分立是一個創造性的東西,三權分立以後,使經營權更有價值,這個事情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而中農信達是做土地確權的,做到了最核心的部分,而且他們做了十多年,這個團隊非常棒,我特別喜歡。

  《英才》:農業信息化板塊未來的規劃是怎樣的?

  郭為:土地確權基礎上,搭了一個土地信息平台,以進行產權交易,所有權和經營權的分離就為了進行產權的交易。

  在河北做的交易所,就像證券交易所一樣,是全國第一個從省級貫穿到村級的農村產權交易中心,確權以後都要進行交易,這個交易的量將會是海量的,最終從農業屬性變成金融屬性,成為農業金融產品。

  當前中國的城鎮化率是50%,未來要達到70%、80%,甚至更多,怎麼保護農民的利益,不能是像過去,一畝地補貼一些錢,然後就把地佔了。一定要讓農民享受到改革的成果,才可能實現農業土地的集中化管理,才會有現代農業。

  我們現在也在做物聯網,建立農業大數據平台,希望把所有的耕地、水文地理條件、氣候條件,種過什麼樣的作物,施過什麼樣的化肥都記錄下來,讓農民知道如何實現真正的高產、環保、綠色。

  在這之後,我們又開始做農業電商,把農業產品實現互聯網銷售。這樣我就打造了一個完整的基於互聯網的農業生態鏈體系。

  互聯網+、中國製造2025戰略是中國經濟下一個風口,郭為帶領的神州數碼經歷蟄伏期終於看到智慧城市的曙光,向互聯網轉型初見成效。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