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她被殘忍的婆婆無情折磨還撕爛了嘴!她一度想下毒毒死婆婆…想不到婆婆臨死前說出的「七個字」讓所有人都沉默了!

她被殘忍的婆婆無情折磨還撕爛了嘴!她一度想下毒毒死婆婆…想不到婆婆臨死前說出的「七個字」讓所有人都沉默了!

從小,蘭子就生活在一個不太和諧的家庭。父母的爭吵,奶奶的刻薄,讓幼小的她幾次有了想逃離這污穢之地的衝動。但每每一想到在這個不幸家庭裡被凌辱的媽媽時,蘭子又有了強烈的保護慾望。可憐的是年幼的她對此卻手無縛雞之力,只能躲在一旁像只受了驚嚇的幼雉。

她被殘忍的婆婆無情折磨還撕爛了嘴!她一度想下毒毒死婆婆...想不到婆婆臨死前說出的「七個字」讓所有人都沉默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四歲以前的事在蘭子腦海裡只留下模糊的影像。那些沉痛的回憶是靠著媽媽和著血淚的訴說而記憶猶新的。可自打記事起,那些刻骨銘心的有血有淚的歲月一直驚憾著蘭子的心!

(一)

24歲那年,爸爸作為村裡會計去到老山林深處計畫砍伐樹木的事。剛好媽媽就生長在這個窮山溝裡。中午爸爸一行在媽媽家落腳吃飯,血氣方剛的爸爸一眼相中了勤勞而樸實的媽媽。他們很快就結婚了。

媽媽很愛爸爸,在她純樸的心中,爸爸是她第一個也是她最後一個男人。是爸爸把她從窮山溝裡帶出來的。她感激他,更愛他!所以,當媽媽尾隨爸爸怯生生地跨進門檻那一刻,儘管奶奶的臉色鐵青,媽媽還是強忍著淚水在這個註定要讓她受一輩子苦的家庭裡待下來了。

那時,還是生產隊的時候,每天都要掙工分才有飯吃。男人和女人的分工是不同的,相比之下,給女人派的工作自然要輕鬆一點,但工分就比男人低了。為了多掙工分,奶奶特意關照小隊長,給媽媽派男人做的事。可那是超支體力的活,有的男人尚且吃不消。何況一女人?用奶奶的話講:「她是那窮旮旮裡出來的,天生的勞碌八字,這點活給她還是輕的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這樣,媽媽常年累月的幹著本該屬於男人幹的活,咬緊牙關地堅挺著。而每天回到家裡,看到蘭子的小叔叔和小姑姑們在那狼吞虎嚥時,媽媽拖著疲累的身體拿著碗準備盛飯,就被奶奶厲聲打斷:「你的飯在這裡!」接著就丟過來專門給媽媽準備的小碗。媽媽的心疼了一下。準備裝第二碗時,奶奶立馬把鍋子搶到手中,碗筷摔得砰砰響:「要不要臉啊。弟弟妹妹都還沒吃飽,你還跟小孩子搶飯吃?你前世沒吃過飯嗎?」從此媽媽再也不敢裝第二次飯。她經常是淚水和著那小碗飯經過腸道就消了的委屈和飢餓在艱難的維持著薄弱的生命!。

更可恨的是,有時媽媽回來晚了,奶奶吃完飯就往飯鍋裡摻一瓢水,連燒焦的鍋巴都不給媽媽吃。她回到家只得端起水瓢就猛灌。在喝了一瓢水又一瓢水卻還不能使肚子停止它咕咕叫的抗議時,媽媽幾乎每晚都是枕著淚,無眠到天亮。就這樣永遠處於飢餓狀態的媽媽掙完工分回來,還要操持所有家務,可那活永遠也忙不到盡頭啊!多少次,因為飢餓昏倒在責任田裡,被人掐掐人中,灌點水,醒來又繼續著繁重的農活。而蘭子的爸爸看著這所有的一切,冷漠得竟然一言不發。

蘭子不知道為什麼奶奶會對媽媽有著如此深的仇恨。有時甚至在想,是不是媽媽家挖了她們的祖墳,前世結下的仇怨,讓奶奶今世找到了報復的出口。又或者是奶奶早年喪夫,心裡的那份失落和不平衡沒法釋放,就撒到善良而怯懦的媽媽身上。這個變態的老女人!可她到底也是一女人啊。心咋就那麼冰冷鐵硬呢??

(二)

後來蘭子知道了奶奶是嫌媽媽出身貧窮,低賤,配不上爸爸,尤其是爸爸婚後不久就有了正式工作脫離農門時,奶奶一門心思就想把媽媽折磨走!

一次,在出集體工的時候,幾個女人分在一塊田裡插秧,而媽媽卻要挑著沉甸甸的秧苗從秧田挑至禾田裡去,當媽媽停下想把被扁擔壓彎的腰直一直時,院子裡的一個女人對媽媽吼道:「你這死女人,想偷懶?沒看我們一個一個都累趴下了吧?跟你一組,我們真是倒霉!」媽媽就說了一句:「那我跟你換。」沒想到就是這一句所謂的「頂嘴」,迎來了一場暴風雨。

晚上摸黑回家,奶奶臉色鐵青的端坐於堂屋中央,旁邊坐著下午那個罵人的惡婆娘。還有院子裡其它幾個人。她們是來看把戲的吧。一定是她惡人先告狀了。善良的媽媽本能的怯了怯,知道將要來臨的是什麼。果然,奶奶發威了:「說你兩句你還頂嘴你這個沒家教的,今天當著別人的面就讓我來教教你是怎樣做媳婦的。別看你平日裡人模人樣的骨子裡壞透了整日擺出一副別人欺負你的嘴臉,我就是欺負你了我還想讓你去死呢。你反抗啊你沒上午那能耐了是吧。你罵我啊你來啊。我叫你頂嘴你頂啊你頂,我撕爛你的嘴看我敢不敢。」

奶奶惡狼撲食般地蹭到媽媽面前,張牙舞爪地就去撕媽媽的嘴,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媽媽瘁不及防,想退也退不了,想躲卻也不敢躲。奶奶枯瘦如柴的雙手滋生出來的力道卻是驚人得大,硬是活生生的把媽媽的嘴撕爛了。血肉模糊了媽媽淚眼婆娑的雙眸!鮮血一滴一滴滴落於泥地。令人昏眩的刺激著在場所有無動於衷的心!

這種精神上和肉體上的雙重疼痛曾一度使媽媽的心萬念俱灰。被苦難消磨的力量讓她感到悲觀和絕望。在獨自添舐傷口的同時,媽媽變「乖」了。對所有的事物都存在著一種恐懼的心理,她害怕著,害怕著。沒人聽見她內心的哭泣,也沒人能拯救她受折磨的靈魂!真的沒有人能夠拯救她啊,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已默默的承受。

奶奶的鄙夷和輕賤,院子裡男人女人們的欺負,在這個沒有一點溫暖和人情味的地方,婚後不久的媽媽完全可以選擇離開。可是媽媽沒有,雖然她沒讀過書,但那份愛和從一而忠的思想卻根深蒂固地在她腦海裡保留了下來。為了守住那份神聖與貞潔,在爸爸離她而去的這些日子裡,她堅強地隱忍下來。哭,也只能偷偷的。

(三)

結婚兩年了,可媽媽的肚子就是這樣不爭氣。望著自已一攬平川的肚腩,媽媽的精神快崩潰了。心底那種黑洞洞的無望讓她害怕每一天的來臨。

奶奶的刁鑽與折磨一直在繼續著。天天指桑罵槐,狠狠地用腳踢飛一隻老母雞:「你這死雞婆,養你還是白養了,這麼久連個癟癟蛋都不給老娘下。恨不得掐死你,你還以為來我家是享福的,告訴你,沒門!」

就著這檔子事,奶奶的折磨變本加厲了。稍不小心,奶奶的鞭子就抽到媽媽身上去了。一次,媽媽掃地時不小心把小叔叔的半截鉛筆給當垃圾掃了。奶奶瞧見,暴跳如雷,不容分說拿起鞭子就狠狠地抽在媽媽身上,一下又一下。媽媽像只受了驚嚇的兔子,惶惶然地跳著,躲著,卻怎麼也避不過鞭子無情的抽打,那鞭子與肉體接觸的「啪啪」聲和著媽媽淒厲的哀嚎聲透過彎彎曲曲的山路傳至遙遠的天邊。

蘭子怎麼也忘不了媽媽對她說起這段往事時,淒苦與悲愴的淚眼。那是一種著著實實的疼痛,一種靈魂深處的傷害。奶奶把媽媽的人格和自尊徹底揉碎了,而一同揉碎的還有蘭子滴血的心。蘭子無法想像媽媽在那堅難的歲月是怎樣把她們兄妹三人獨自拉扯大的。

後來,終於知道不能懷孕不是媽媽的問題,而是爸爸。可奶奶卻還是把這個罪過扣到媽媽頭上:「女不人能生孩子,還怪男人!」無知徹底愚昧了這個老女人。

好在四年後媽媽終於開懷了。心終於也能踏實一點了。可奶奶的態度卻絲毫沒為這個孫子的到來而稍有緩和。媽媽還是過著食不裹腹,衣不蔽體的寒酸日子。即使在十月懷胎這樣的特殊日子裡,媽媽還要拖著越來越笨重的身體下地勞作,甚至還挑擔子。好在母腹中的嬰兒夠結實,夠強壯,中間才沒出什麼紕漏。一直到臨產那天,媽媽還在掙著工分。

哥哥沒多久就出後了出生,蘭子很慶幸頭胎不是她,否則奶奶真的會把媽媽掃地出門。在那種重男輕女思想觀念盛行的年代,蘭子無意譴責什麼,只是覺得可憐可悲又可恨。接生婆對媽媽說:「阿蓮啊,你的苦日子總算熬到頭了,六年了,你心裡的痛心裡的委屈終於可以放一放了。終於可以過像人一樣的日子了。」於是媽媽幾年來承受的傷與痛在這一剎那就全化作眼淚一瀉而下。她顫抖著緊抓接生婆的手,卻一個字也說不上來。只是用哀怨的淚眼望著眼前的這個老好人。

可是事實卻並不如接生婆說的那樣,要知道奶奶對媽媽的折磨是無休無止的,直到她死的那一刻。

(四)

如果只是單純的奶奶的折磨,媽媽受得了,這麼多年不都過來了麼?何況現在還有孩子的陪伴,吃什麼苦,受什麼難都是值得的。可爸爸情感的背叛著著實實讓媽媽的心痛了一回傷了一回。

爸爸這幾年一直在另一座城市工作著,生活著。只有春節才回家待上那麼幾天。媽媽一直認為他忙,不敢打攪他,也不敢向他提出跟他一起走的要求。媽媽在家裡忍受著屈辱和磨難,為的只是她心中那純樸而真摯的愛戀。可爸爸卻在外面無聲無息的養了一個女人。當媽媽從爸爸換洗的褲袋子裡搜出那封信和照片時,憑著媽媽讀到小學四年級所學的所有生詞,看懂了信的大概。那一刻,媽媽的心抖了抖,世界踏了。她對爸爸那種積澱的而又未道出的深情在此刻已化為深入骨髓的疼痛。

在這個人間煉獄的家庭裡,媽媽能夠苦撐這麼久,靠的就是對爸爸的那份愛啊。可是現在,在她堅難地養育孩子時他卻要無情地拋棄她!在這即將土崩瓦解的愛情面前,媽媽的心兒碎了。守候多年的情感換來的卻是這樣淒楚無望的結局。那種心被掏空的感覺迫使媽媽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最終哥哥的哭聲把在死亡線上掙扎的媽媽喚了回來。從此,媽媽放棄了這個可怕的念頭。幸運的是,蘭子縣城工作的大姑丈終於站到媽媽這邊來了。在姑姑姑丈的輪番遊說下,這個即將死亡的家庭才得以復生,勉強維持著。

(五)

80年,哥哥四歲的時候,蘭子出生了,奶奶一見是女娃子,氣得月子都不讓媽媽坐。更別說抱抱蘭子了。其實生男生女關她什麼事呢?縱然是哥哥,她也從未投入半點愛。幾年來哥哥的嬰幼兒期都是在媽媽整日駝著腰勞作的背上度過的。

大概是蘭子一歲左右的時候吧,幾年沒回家的媽媽聽別人捎來的信說外公生病了,很嚴重!媽媽心急如焚地想要趕回去。於是在當天夜裡,媽媽來到奶奶的睡房,一是告知奶奶要回去幾天;二是想向奶奶索要那一毛五分錢的車費。雖然爸爸是國家幹部,每月有著幾十塊錢的工資,但每個月的錢爸爸都是寄給奶奶的,蘭子無情的爸爸從不給媽媽留一分錢的零用。大家都知道女人每個月都有那麼一次的,媽沒錢,就用爛布。奶奶當家可想而知媽媽無予言說的困境。

當媽媽背著蘭子站在奶奶床前,小心翼翼地向奶奶要錢時,奶奶猛的一轉身,臉朝裡邊去了。彷彿過了半個世紀,媽媽又用低啞的聲音再度堅難地開口:「媽,我想明天回去,我還帶著小孩,你就給我點車費吧。」奶奶還是一動不動,媽知道奶奶沒睡著,只是不想給。

而這時的蘭子早在媽溫暖的背上睡熟了。空氣沉悶而窒息,彼此沉默地對抗著。死一般的沉寂媽媽都聽得到自已刻意屏住的呼吸聲。不知道過了多久,媽媽猛的雙腿一跪,跪在奶奶的床前:「媽,你就給我吧。」奶奶聽見響聲猛的又一翻身坐起來,手都戳到媽媽鼻子上了:「你看,就是這副德行讓人來氣,我沒錢,你愛找誰找誰去。」然後一腳把媽媽踢倒在地。媽媽爬起又跪在床頭。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對媽媽來說,每一分鐘都是煎熬,都是屈辱。心,一點一點的在沉墜,一點一點的在痛楚。可憐的媽就這樣跪成一尊雕塑,佇立在奶奶床前,一動不動。腳麻了痛了,心麻了死了。

就為了一毛五分錢,媽跪了整整一夜。

當公雞的第一聲鳴唱到來時,已是凌晨五點了。媽媽的心皺縮成石塊,冰冷冰冷的。知道討錢無望,她得抓緊時間趕路。當她扶著床沿慢慢的爬起時,還想再作最後的努力,但僅是嘴角嚅了嚅,終究沒再堅難的重複那幾個字。媽媽不想讓自已的人格和自尊被奶奶徹底地踩在骯髒的腳下。

媽媽牽著哥哥的手,用背帶背著蘭子上路了。幾十公里的路程,媽媽得靠雙腳去完成。可憐哥哥才五歲啊,這麼艱難的歷程,懂事的他竟一路走下來了。趕到外公家,天早已黑了。就是這一毛五分錢車費的路程媽媽走了整整十多個小時。

當媽媽把蘭子從背下卸下時,蘭子已經窒息了,青紫的嘴唇,蒼白的臉孔讓所有人看不到一絲希望。媽媽顫抖著手去觸碰蘭子的鼻孔,試圖從這裡獲得一絲生的訊息!幸運的是蘭子氣若游絲的呼吸溫暖了媽媽冰冷的雙手。可是媽媽又驚恐地發現,由於長時間的用背帶背著,又因為蘭子在背上動來動去,媽媽原先綁得結結實實的帶子移位了。夏天又穿得少,小蘭子的胳膊竟被狠狠的勒出了一條血痕,深見白骨。這就是蘭子瀕臨死亡的原因。看著可憐的蘭子,所有人都震憾得為之落淚。這是造的什麼孽啊,媽媽的心那個疼啊。

長大了的蘭子手臂處都還有一圈疤痕觸眼可見。肌肉明顯萎縮。這也是為什麼蘭子總是穿長袖的癥結所在。

蘭子不知道應該怪誰,怨誰。媽媽在奶奶面前彎著身子做人,這也許是生活對她的嘲弄。她知道,比起媽媽的苦,她這點痛又算得了什麼呢?蘭子只是心疼溫馴而又怯懦的媽媽!!

(六)

日子雖苦,媽媽還是帶著兩個孩子熬過來了。爸爸還是一年只回來那麼幾次。但媽媽似乎已不在乎了。她把精力全部投注在蘭子兄妹身上。她們浸潤著媽媽寂寞的疲憊的甚至傷痕纍纍的心田。

在哥哥8歲,蘭子4歲的時候,媽媽又懷上了妹妹。生妹妹的那一天,是四歲的蘭子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她躲在牆角瑟瑟地望著喪失理智的奶奶舉起剛出生的妹妹,將其狠狠地摔在地上,並用腳踢飛。妹妹那微弱的生命呼喚使蘭子有了莫大的勇氣,她跑過去抱起妹妹,奶奶那狠狠的一腳又踢向了蘭子。媽媽死命地把蘭子和妹妹護在身下。任憑奶奶狂暴地發洩,就是動也不動地保護著姐妹倆。那棍子打在媽媽背上的「啪啪」聲和惡毒的謾罵聲是蘭子永遠抹不去的傷。

奶奶要把妹妹掐死於襁褓中,只因她是妹妹。可媽媽寧願被凌辱死也要保護自已的孩子。不知奶奶是被媽感動了還是最終良心發現,這次的風暴總算過去了。

蘭子記得妹妹七個月大的時候,一個冬天的晚上,哥哥睡前嚷著要媽媽多倒了點水給他喝,結果把奶奶的床尿濕了一大片。(自從有了妹妹後,哥哥一直跟奶奶睡。媽媽那張窄床實在容不下四個人)奶奶火氣大得不行,狠狠把哥哥揍了一頓不說,更可惡的是她跑到廚房舀了一瓢水就往媽媽和蘭子姐妹睡的床上潑去。寒冬臘月那是怎樣一種寒心徹骨的感受?

媽媽還沒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就被左右開弓,臉上被無情地烙下了十個手指印。在眼冒金星的那一刻,媽媽摟著蘭子和妹妹無聲地哭了。低啞沉悶的哭聲那是情感壓抑的結果。媽媽一直想用自已的沉默善良去打動奶奶如僵鐵的心,化解奶奶那對她與生俱來的仇恨。可是這種不還擊的行為卻更助長了奶奶囂張的氣焰。。現在,從媽媽冰冷絕望的眼淚中蘭子想,媽媽的心應該已經死了吧。

(七)

蘭子三兄妹逐漸長大了,奶奶卻一天比一天衰老了。不知從何時起,奶奶變得不再那麼刻薄與刁鑽了。大概是老了的緣故吧。心再也硬不起來,狠不起來了。也許她是怕老了躺在病床上沒人照顧吧。因為家裡就只剩下奶奶和媽媽兩個女人了。不管奶奶是出於什麼樣的動機,蘭子情願相信像她這麼自私惡毒的女人不會有什麼單純的動機。蘭子的心裡對奶奶一直是恨意綿綿的。恨她的殘暴與無情,卻也恨媽媽的軟弱與怯懦。

蘭子20歲那年,奶奶病危。在這之前,奶奶臥床兩年,一直都是媽媽端茶喂飯,端屎倒尿。病床上的她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專橫與暴戾。留下的只是一軀形同枯槁的乾癟身子。蘭子本應該幸災樂禍的,可是心卻痛了。她流著淚問媽媽:「你恨她嗎?」媽媽飽經滄桑的心已如無波的古井,此時卻又份然攪動起來,她說:「說實話,我恨,想起她對我所做的一切,我真的。。。。。這麼多年遭的罪,我怎麼可能會忘呢。現在終於輪到我折磨她了。」媽媽說這話時甚至咬牙切齒。「有一次,我真的把她碗裡放了老鼠藥,可我走到門口,卻又倒回去了換了碗新的來。。。」

媽媽心裡的矛盾與無奈蘭子能從媽媽日漸消瘦的臉龐讀出來。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善良著呢!可媽媽那傷透的心是一時暖不過來的。受創的心也是一時無法癒合的。

奶奶去世的那刻,蘭子在場,奶奶緊緊地抓住媽媽的手,氣息微弱而堅難地吐出幾個字:「阿……蓮,我,對……不起,你。」真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啊。蘭子看到奶奶迴光返照的臉上終於盛開了一朵美麗的蓮花。在奶奶閉上雙眼的那剎那,蘭子也看到了兩滴渾濁的淚珠自緊閉的雙眼滑過臉頰。

這是臨死前的懺悔嗎?

請點擊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她被殘忍的婆婆無情折磨還撕爛了嘴!她一度想下毒毒死婆婆...想不到婆婆臨死前說出的「七個字」讓所有人都沉默了!

FaceBook

廣告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