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中國3D打印領域教父中南海講課 製造業受重視

中國3D打印領域教父中南海講課 製造業受重視

中國3D打印領域教父中南海講課 製造業受重視工程院院士國務院講課將超時 李克強示意不用趕
中國3D打印領域教父中南海講課 製造業受重視中國3D打印領域的“教父”盧秉恆

  時代周報記者 吳慧 趙天琦 發自廣州

  8月21日下午,北京初秋,天晴,風微。搭乘中國工程院院長周濟的車,中國工程院院士、西安交通大學教授盧秉恆經由西門,進入中南海。

  專車往中南海的西北方向開,送盧秉恆抵達了最終目的地:國務院第一會議室。今天,他要在這裡講一課。

  和一般時常為45分鐘的課程相比,這堂課被要求控制在30分鐘以內,這讓盧秉恆“有些緊張”。

  橢圓形會議桌的這一頭成了盧秉恆的臨時教席,他坐下,打開那台黑黝黝的筆記本電腦,調出專用PPT:先進製造與3D打印。這是盧秉恆當天講課的主題。

  “學生們”陸續就座。坐在會議桌那一頭、正對盧秉恆的,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圍坐在會議桌兩邊和台下的,是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委領導以及部分央企和金融機構負責人等150餘人。

  隨着盧秉恆的開講,由李克強總理主持的,本屆國務院第一次專題講座啟動了。

  3D打印教父超時的一課

  盧秉恆,被稱為中國3D打印領域的“教父”。這位中國現實版“教父”頭髮花白,個人風格離“酷”相去甚遠。講課當天,盧秉恆穿一件普通的白色襯衣,袖口挽至肘彎處,一副老花眼鏡擱在電腦旁。

  他對時代周報記者解釋說,當天的着裝和平時“沒什麼不同”:“我也問過國辦(即“國務院辦公廳”)的人有沒有什麼要求?他們說沒有,不需要穿西裝,普通的就可以。”

  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距離中南海講課剛剛過去半個月時間,盧秉恆更忙了。“我剛剛結束在廈門的講座,飛到天津。天津、成都、廈門、寧波等很多地方都約我去作講座。有些是行業協會,有些是企業,也有研究所、政府部門和培訓機構等。”

  和如此頻繁的講課密度相比,中南海一課屬於典型的“慢節奏”。早在今年4月底,盧秉恆就收到了講課邀請,他隨即開始備課。“備課並沒有很久—我備好 了也要看領導的時間嘛!因為是(本屆國務院)第一次專題講座,希望各部委領導都能參加,總理也很忙。”受邀講課的盧秉恆還要顧及其他工作,“也不是就專門 準備這個不幹其他工作了,我的工作也很多,是和(備課)穿插進行的”。

  盧秉恆介紹,接到邀請之時,他最初的計劃是主講3D打印,第二次修改講稿時,他增加了裝備製造業。國家發布“中國製造2025”計劃后,他又增加了一些與之相關內容,直到8月17日才最終確定講稿。

  “‘先進製造與3D打印’這個題目,是國務院領導親自選定的。這也意味着國家領導非常重視‘促進中國製造上水平’。”在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時,盧秉恆透露說,“而這盤大棋的緊要處之一,就是要抓住世界產業技術發展的新趨勢,改造傳統意義上的中國製造,3D打印正是這樣的尖端技術之一。”

  盧秉恆的備課講稿還經過了中國工程院院長周濟的修改,“主要是一些字句的改動”。雖然盧秉恆至今並不清楚自己為何會選被選中講課,但周濟無疑是此中的關鍵人物:“應該是國辦向中國工程院提出這個要求,我們工程院推薦的。”

  講課當天,據盧秉恆回憶,“部級領導有五六十人,央企的領導有三十多位,還有二十多位銀行、證券、金融領域的領導。大家還是很感興趣的,航空航天系 統的兩個老總也跟我交流了一下”,盧秉恆說,“但是因為當時時間短促,央企的領導聽完課後還去看了我們布置的展覽,後來總理出來又跟他們交談了一會兒”。

  “展覽”是講座開始前兩天臨時布置的。“國辦臨時通知我,需要在會議室外面的走廊上設置一些介紹3D打印和裝備製造業發展歷程的展板以及一些相關展品”,這些展品包括“3D打印的人類骨骼,如頭骨、下頜骨和肩胛骨等,還有北京一些高校3D打印的飛機零部件”。

  講課中的互動被盧秉恆歸結為“總理的三次提問”:第一次是因為顧及30分鐘的講課時間,盧秉恆加快講課速度,被李克強示意“敞開講,沒關係,不用趕時間”;第二次是講到以3D打印為代表的“增材製造”時,“總理很感興趣”;還有一次是總理追問“互聯網+”與“互聯網”的區別。

  講座結束時,現場近百名“聽眾”先後報以4次熱烈的掌聲。盧秉恆最後起身致謝時,李克強總理連連攤手示意:“您請坐,您請坐!”

  最終,盧秉恆這一課講了四十多分鐘,屬“嚴重超標”。

  盧秉恆的雙重身份

  盧秉恆今年剛好70歲,在普通老人含飴弄孫的年紀,他當上了“空中飛人”。

  盧秉恆所研究的3D打印技術也叫增材製造技術或激光快速成型,原理是將計算機設計出的三維模型分解成若干層平面切片,然後把打印材料按切片圖形逐層 疊加,最終堆積成完整的物體。舉一個較為形象的例子:在成龍賀歲電影《十二生肖》中,JC國際盜寶集團展現了高科技技術:在盜取獸首時,他們用掃描手套把 獸首全方位掃了一遍,另一頭的顯示設備瞬間就將獸首的模子製造了出來—這就是3D打印技術。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副院長石勇對時代周報記者解釋,隨着3D打印技術的成熟,將有可能成為一種顛覆性的技術,帶來一場新的工業革命。“3D打印更多 地強調定製化、網絡化等特性,更符合互聯網的特性和規律。在未來,3D打印不僅會變革生產方式,還有可能對社會關係、生產關係等產生重大的影響。總理請盧 院士去講課應該也是基於這種考慮,讓大家了解未來的一種發展趨勢。”

  目前,國內快速成型系統的科研團隊呈現五大方陣格局:西安交通大學的盧秉恆團隊、清華大學的顏永年團隊、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王華明團隊、華中科技大學的史玉升研究團隊、西北工業大學的黃衛東團隊。

  盧秉恆介紹,我國3D打印技術雖然起步較晚,但針對國際上的主流技術,我國都已開展研究,也開發出了自己的裝備—甚至領先國外10年研發出了個性化 匹配的鈦合金骨頭。在航空航天和醫療這兩個領域上的3D打印技術應用上,我國走在世界前列。“9月3日閱兵式的艦載機上都有使用國產3D打印技術。”

  目前,中國3D打印技術的主要缺陷在於產業鏈尚未形成、原創技術太少、產業化的應用規模遠遠不夠。盧秉恆舉例:“無論是做裝備的還是做服務的,目前3D技術應用的最大規模就是年產值1億元人民幣左右,而在國外的相關企業,一年的產值接近10億美元。”

  作為3D打印領域的學術領頭人,盧秉恆本人一直在身體力行地將科研成果轉化為產業應用。在註冊資本為6000萬元人民幣的西安瑞特快速製造工程研究有限公司,盧秉恆任董事長;在註冊資本5000萬元人民幣的蘇州秉創科技有限公司,盧秉恆任法人代表。

  “這兩種不同的身份區別還是很大的。作為一名學科帶頭人,要創新、對論文有要求、拿國家課題;作為一家公司的董事長,首先要讓這個公司經營下去,有一定的盈利、發展得好—這兩者的目標完全不同。”盧秉恆這樣解釋兩種身份的轉換。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盧秉恆的講座結束后,國務院副秘書長江澤林曾這樣表示:“盧教授不是一般的教授!”他稱讚盧秉恆不僅學問做得好,還以技術入股創辦企業,實現了成果產業化。

  上文提到的西安瑞特和蘇州秉創兩間公司,實際控制人和大股東均為盧秉恆所在的學校西安交通大學。尤為值得一提的是成立於2008年的蘇州秉創科技有限公司,據工商登記資料顯示,除了是該公司的董事長之外,盧秉恆還實際出資400萬元人民幣,是公司的股東之一。

  據蘇州秉創公司的官網介紹,該公司由西安交通大學蘇州研究院和中新蘇州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共同發起,主要面向蘇州、長三角地區內外資企業提供先進制 造技術裝備、服務及技術諮詢,從事與快速製造相關的工業設計、快速成型、快速模具、精密鑄造和精密模具等方面的應用技術研究和工程應用服務。

  “我們為什麼會在蘇州成立公司,”盧秉恆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說,“因為在全國範圍來說,江蘇的製造業是非常發達的,而且在市場機制上相對西部地區更加成熟。無論是我們的營業額還是利潤,這幾年都是在逐年上升的。”

  的確,學科帶頭人和企業法人代表的結合給盧秉恆這樣的能人帶來了某種融會貫通的機會。“在學校里做公司也不完全是以盈利為目的的,因為要在行業中起 帶頭作用,所以我們公司在全國建立了有四五十家示範中心、生產力促進中心等機構,為一些中小企業的產品開發做一些服務。同時,在教育學生的時候,我會注重 訓練他們去了解工程,結合工程中的實際問題進行研究。我不贊成為了論文而論文的研究方式,我們培養出來的人才需要有工作能力。”

  “培養有工作能力的學生”是盧秉恆帶學生的目標之一。這很容易讓人聯想起他自己的從師經歷。1979年,盧秉恆34歲,已經在河南三門峽中原量儀廠 一線車間工作了十多年。這一年,他考入西安交通大學,成為機械製造專業的碩士研究生,三年後讀博,導師是著名教授顧崇銜。“他在老教授中思想很新,越是新 的東西他越感興趣。”

  如今輪到盧秉恆以“新”帶人了。中南海講課結束后,學校約他給今年入學的研究生“講講這次經歷”。實際上,每一年,無論研究生還是本科生,盧秉恆都 要給他們講一課,“今年就準備給他們講一下這些(中南海講課)內容,把中央對於這項技術的關心和支持傳達給他們。實際上,他們這一代就是要承擔中國製造2025的一代”。

  工程院士受青睞

  在中南海集體學習的歷史上,盧秉恆成為本屆國務院第一位專題學習講座老師。

  實際上,中央政治局一直是中南海學習的先行者和主力軍。2002年,政治局開始集體學習制度。2012年11月8日,黨的十八大召開后,全國政協、國務院先後加入集體學習的行列。

  對國務院開課之舉,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評價:“在目前管理轉型、經濟轉型、社會轉型的關鍵時期,國務院的集體學習十分 重要—特別是了解科技前沿性的東西—對國務院的領導幹部來說意義重大。這樣能令他們清楚經濟社會發展中的路徑,提高理論高度。”

  竹立家預測,國務院的集體學習肯定會持續下去,在話題範圍上則“會跟政治局、全國政協的集體學習互相補充”:“‘理論大餐’的配菜還是不一樣的,雖 然課題會有交叉,但是不會雷同。國務院作為‘大管家’,最終還是更傾向於經濟和社會發展領域的技術創新。與政治局舉辦的比較宏觀和抽象的、以政治和政策為 主的講座不同,國務院講課相對更多地體現出具體性、指導性和應用性。”

  在話題選擇上,十八大后的中南海集體學習呈現明顯變化:以科技製造為主題的課程明顯增多,成為繼經濟之後的熱門話題;進入中南海講課的老師,原先最 多的來自中國社科院,十八大后則讓位於中國工程院。此次盧秉恆以“先進製造與3D打印”為主題講課,正好印證了“科技製造”+“中國工程院”這一最新最In的雙重組合。

  作為這一雙重組合的主角,盧秉恆總結說:“給國務院作這種科技講座應該是第一次,而第一次的命題就選擇了3D打印技術,說明克強總理非常關注技術的發展。課後,克強總理也說到,之前都有第一次工業革命、第二次工業革命的說法,現在國務院將製造技術從等材、減材、增材這方面去說—有關增材技術,這一次盧老師講透了,這是一種材料節約型的製造。我們國家人均資源是很少的,應該大力採用這種技術。”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副院長石勇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指出,目前國家領導人對先進製造業的關注是“空前的”:“特別是製造業中的裝備專業,習總書記、李克強總理都發表過重要講話。習總書記提到,要想建成強國,必須把裝備製造業搞上去。李克強總理則提出,裝備製造業是科技創新的主戰場。這是一個非常 高的高度。實際上,發達國家都是這麼走過來的,都把裝備製造業放在一個很高的位置,‘裝備強國才強’。《中國製造2025》中提到的重點發展的十大領域, 其中絕大部分是裝備製造業範疇。”

  盧秉恆本人並不避諱地認為,自己受邀講課將對中國3D打印技術領域產生“非常大的推動作用”:“我在一些關於3D打印技術的微信平台上,看見了很多做這一行的、對這一行感興趣的、航空航天領域的人都非常關注(講課),他們都在轉發這個消息,互相鼓勵,備受鼓舞。”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