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IDG熊曉鴿:如何在資本寒冬布局

IDG熊曉鴿:如何在資本寒冬布局

IDG熊曉鴿:如何在資本寒冬布局

  導讀

  在熊曉鴿看來,股市特別熱的時候,每個人都像打雞血針一樣,投得快,要的價格高,好像錢不是錢一樣。投得太多,也來不及管,說不上任何投后服務,有時候連做盡調的時間都沒有,因為項目有人搶。投資應該是個認真的事情,這時大家都很浮躁。股市低谷期,投資公司其實有錢,創業公司價格比較合理,可以挑選一些優質的項目,是個好機會。

  本報記者 侯繼勇 北京報道

  IDG剛剛在杭州設立了中國大陸及香港的第六個分支機構——除杭州之外,另外五個地點分別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香港。對於這家已經進入中國時間長達23年之久的投資機構來說,布局杭州是其新的地理分佈邏輯的落地。

  23年在歷史長河中不過一瞬。IDG亞洲區總裁熊曉鴿說:23年前(1993年)自己跑到中國來做投資的時候,整個行業只有自己一個人在戰鬥,對於中國人來說,VC跟外星文差不多;23年過去了,中國現在已經有超過一萬家投資機構。

  那時候的熊曉鴿剛剛從媒體行業轉型,負責組建IDG北京辦公室。一個行業的“從零到一”的故事開始了。

  那時候的熊曉鴿,長着一張娃娃臉,談判過程很難被信任。經常遇到的問題是:風險投資是什麼?能不能派個老外來?熊曉鴿便安排IDG創始人麥戈文不斷來中國。2014年3月,麥戈文去世,熊曉鴿十分悲慟,通過微博髮長文悼念。

  對於熊曉鴿來說,麥戈文是那個把自己帶進投資行業的人;對於這個時代來說,也是將投資這個行業引入中國的人。

  話說回來,IDG此時布局杭州的邏輯是什麼?在中國大陸,京、廣、深、滬被稱為一線城市,率先布局在情理之中,入駐杭州,是基於熊曉鴿的一個判斷:中國創業創新的機會已經開始由一線向二線城市滲透。

  除了杭州之外,還有成都、西安、武漢、大連等。熊曉鴿認為:中國創業創新的梯度分佈是投資業的下一個風口。

  在二線城市中,杭州處於領頭羊的位置。熊曉鴿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說,這裡有阿里巴巴,一個全球領先的電商公司,還有網易、9158、蘑菇街、陌陌等公司。更重要的是,IDG圍繞阿里巴巴布局,就能獲得很多機會。

  IDG資本副總裁、杭州辦公室負責人,也是IDG資本電商組組長的樓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說,阿里巴巴在杭州投資的公司主要集中在電商領域,另外關注互聯網金融、現代物流服務業。這正是阿里巴巴未來的三個業務方向。

  目前IDG在杭州投資的公司包括蘑菇街、貝貝網、挖財、銅板街、同盾科技等公司。

  中國IT技術創業創新發源於美國硅谷,中國天使投資同樣如此。23年前,從硅谷到中國,創業創新這把火開始一次地理大發現;23年後,從京、廣、深、滬到中國二線城市,這是一次新的地理髮現、新的風口,IDG要再次站到這個風口上。

  冬天的抉擇

  《21世紀》:因為股市不斷下跌,有人稱為霜降,有人稱為冬天。關於如何過冬,你對投資人有哪些建議?

  熊曉鴿:對於投資者來說,市場冷的時候恰好是投資最好的時機。

  我們投資的比較好的公司,很多都是在金融危機時投的,上一次金融危機是1997年,我們投了搜狐搜房,99年投了百度;2006年至2007年有次小寒冬,我們投了91無線(後來19億美元賣給百度);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我們投了暴風科技。

  股市特別熱的時候,每個人都像打雞血針一樣,投得快,要的價格高,好像錢不是錢一樣。投得太多,也來不及管,說不上任何投后服務,有時候連做盡調的時間都沒有,因為項目有人搶。投資應該是個認真的事情,這時大家都很浮躁。

  股市低谷期,投資公司其實有錢,創業公司價格比較合理,可以挑選一些優質的項目,是個好機會。

  對於有些投資公司來說,比如那些從股市套現拿來做投資的公司,就會比較困難,因為股市拿不出來錢了。股市遇冷是投資的好時候,但不是融資的好時候。我們是美元基金,LP比較成熟,他們有耐心,經得起風險。

  我們去年6月份剛剛融了5.8億美元,三年至五年期左右。去年6月份,剛好是融錢的好時候。現在我們手裡有很多錢,股市遇冷,創業者更加理智,價格也更加合理,正是投資的好時候。總之來說,形勢對我們是有利的。

  《21世紀》:近水樓台先得月,在杭州設立辦公室,可以投電商,阿里巴巴生態是全球最大的電商生態圈。那麼,您怎麼保證投資的成功率?

  熊曉鴿:美國最著名的創新投資區域是硅谷,硅谷有個公司叫fairchild(仙童),這個公司為硅谷培養了很多人才,包括英特爾惠普蘋果很多公司的高管都是從這家公司出來。阿里巴巴在杭州,很像硅谷的仙童公司。

  風險投資是從波士頓先搞起來的,也是有原因的。二戰出現了很多新技術,很多新技術都源於戰爭,戰爭結束,這些技術開始民用;戰時大家都去打仗,學生也不讀書,戰爭結束,他們再讀書再創業。波士頓有麻省理工,有哈佛,在技術上有領先優勢。從這種意義上說,風險投資是二戰的產物。在中國,風險投資算是硅谷的泊來品。

  所以無論投資,還是風險投資,其地理分佈都是有邏輯。比如這個地方是創新型的,能夠引導企業,杭州就是這樣的地方。

  繁華最寂寞

  《21世紀》:IDG來中國23年了,你覺得現在做投資與當年做投資有什麼不同?你說過投資界的高手都很孤獨。

  熊曉鴿:我不記得是不是說過這句話。以前很孤獨,是因為別人不理解我們,除我們外,沒人做風投。一天到晚給人家講,舌頭都說爛了,人家還是不理解咱們。不過孤獨也不要緊,在孤獨的時候反而找到好項目,找到好朋友,好夥伴。

  我一直認為在IDG做這個事情是很幸運的,趕上了一個比較好的時候。在中國的歷史上,我正好趕上了這樣的好時候。我是1991年11月6號到IDG,12月份到北京,做一本雜誌。那時候我跟大家是同行,是一個記者。1992年鄧小平南巡,開始融資準備做風險投資。

  那時候大家開始創業但是不知道從哪兒搞錢,最後結果可能有的炒股,跑到深圳的人比較多,或者弄房地產。IDG董事長麥戈文先生,也是我的老闆,後來也是我的投資人,他理解這個事情,看得非常遠,因此成為我創業路上的貴人。

  再加上中國加入WTO,互聯網信息技術的發展,過去二十三年,是中國創業投資的黃金年代,我趕上了。

  現在有些變化,國家鼓勵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一個最大的不同,是挑戰更大,因為選擇多了。做生意,創業,到最後最難的事情都是“選擇”這兩個字。現在創業門檻比較低,錢又很多,帶來的難度卻是選擇的很難。

  對於風險基金,我覺得中國有點太多了,一萬多家。這樣的結果是低效。為什麼?養一個基金需要有管理費,另外好的項目有限的,狼多肉少,大家拚命在那兒搶,搶來搶去把價格抬高了。價格高在短期內對創業者很好,但如果離真實價值太遠,上市后要根據PE對你進行估值,但你做不到這樣的估值,就形成泡沫,對投資人、創業者都不好。

  另外,浮躁的氛圍形成之後,創業者花很大精力對付投資者,看投資喜歡什麼就跟着我們做什麼。我一再強調一點,不管哪個行業,你想要成功的話,永遠不變的一點是幫助你服務的客戶成功,這樣你就會成功。

  我覺得我現在更孤獨。就是人多了以後你反而願意待在人少的地方,琢磨琢磨,想得更清楚一點。

  《21世紀》:寂寞是為了理性的回歸,即使理性,也總會犯錯。你衡量這個行業的標準是什麼?

  熊曉鴿:好的投資人一定要耐得住寂寞,一定不能隨大流,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斷。實際情況是人們永遠沒有辦法挑戰“二八定律”。我們投了400多家公司,有80多家上市,20%的成功率,這就OK了。最近我在深圳看周奎,他說紅杉資本40年歷史,投了一千多家公司,兩百家公司上市,也是“二八定律”。(編輯 黃鍇)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