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 » 募捐現場老人四處撿空瓶子讓我不勝其煩,最後一幕卻令我羞愧不已

募捐現場老人四處撿空瓶子讓我不勝其煩,最後一幕卻令我羞愧不已

募捐現場老人四處撿空瓶子讓我不勝其煩,最後一幕卻令我羞愧不已

(作者:魏柏林)

這天,市一中為了救助一位重症學生,發起了一次募捐活動,不少市領導都將親臨現場獻愛心。

電視台領導很重視,特別點將,由我負責去現場採錄這條新聞。

趁領導還未到場,我端起攝像機,調試著拍攝角度。

這時候,有個老太婆不知不覺闖入我的鏡頭,只見她蹣跚著走近募捐箱,好奇地摸了摸箱皮上那幾個金黃色的大字,還伸著脖子朝投幣口瞅了瞅,喃喃自語道:「這箱子真好看,只是,咋沒見有人投錢啊?」

旁邊的工作人員笑了笑:「您老別操冤枉心,捐款還沒正式開始呢,這第一筆捐款呀,要讓領導先來投!知道不?」

老太婆「噢」了一聲,好象還想說什麼,一抬頭,見我的攝像機對著她,便不吭聲了,隨即,彎腰去撿地上的飲料瓶子,轉身走開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時我才發現,她手裡還拖著一個髒兮兮的蛇皮袋子,原來是個撿垃圾的老太婆!

我問工作人員:「這老太婆想幹什麼?」

工作人員說:「她能幹啥?沒準是打募捐箱的主意,待會兒好撿去換錢唄!哈哈……」

我們正在訕笑著,市領導終於露面了,緊隨其後的是市直各科局幹部。領導的號召力就是不一樣,剎那間,現場的氣氛高漲起來,募捐箱前一下排起了長龍。

為了有個良好的秩序,現場工作人員在募捐箱十米開外,架起了一道護欄,這樣,我也能清晰拍攝到每一位捐款的領導。

大家依次走過我的攝像鏡頭,莊重地獻上自己一份「愛心」。

拍完領導的鏡頭,場面漸漸冷寂下來,護欄內捐款的隊伍也越來越短,稀稀落落的只有幾個人了。

我一看不行,要想把這次報導做得象個樣子,還得加點兒「猛料」。於是,操起手機,憑我職業的『特權』,現場點將,要了好些本地大腕和名人的電話,他們也挺樂意來捐小錢露大臉,只一會兒,全都驅車趕來助陣,這下,捐款的隊伍又壯大起來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抓緊時機,蹲在一角拍得正起勁,突然發現隊列里有個不和諧的身影,仔細一看,又是先頭撿垃圾的老太婆。她煞有介事地跟著捐款隊伍往前挪動著,眼睛卻不時地搜索護欄之內那塊場地,不用說,她是沖欄內那幾個空瓶子去的,可能是擔心人家驅趕,只好夾在捐款隊伍中間,以便接近目標。

真是個狡猾的老太婆!

正如我所料,當她走到護欄中央的時候,便閃出隊列,慌慌忙忙撿了地上的空瓶子,趕緊躲開了。

我跟著長噓了一口氣,有關這次募捐的新聞素材,也算基本入鏡到位,我收起攝像機,一仰脖子喝完手中的礦泉水,正準備把瓶子投進垃圾桶,突然有人攔住我說:「記者同志,麻煩您,請把瓶子給我吧!」

一看,還是那個老太婆!說實話,我真有點煩她,聖潔的募捐現場,簡直成了她的淘寶之地!於是,沒好氣地把瓶子往她跟前一遞,不無揶揄地說:「給給給,拿去發財!」說完,背起行頭,扭頭開路,恨不能立即離她遠遠的。

沒想到,那老太婆竟還追在我身後問道:「記者同志,您不會再拍了吧?」

我知道她的意思,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不拍了,放心撿你的垃圾去吧!」

走出去老遠,我突然想起來,應該給現場工作人員打聲招呼,畢竟,他們都是一些志願者,善心可嘉,再說,也給我的拍攝提供了不少便利,我得謝謝人家才對。

就在我迴轉身的瞬間,我愣住了:紅色的募捐箱前,一位頭髮花白而凌亂的老人,抖著手,打開一個小小手絹包裹,從裡面拈出一疊零碎而又整潔的票子,慢慢塞進募捐箱里。

她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撿垃圾的老太婆。

當我想起手中的攝像機時,可惜為時已晚,老太婆已經轉身離去。

這樣的鏡頭竟然錯過!我真的又後悔又不甘心,隨即,追上那個老太婆,一改先前生硬的態度,幾乎是央求地說:「對不起,老人家,您剛才捐款的時候我沒來得及拍,麻煩您再往募捐箱前走一趟,讓我拍拍這個鏡頭,好嗎?」

老太婆靦腆地笑了笑,搖了搖頭:「不瞞您說,記者同志,原先就因為怕您拍我這副邋遢樣子,才幾次避開您的鏡頭。再說,我捐的錢又那麼少,真的不配上電視,真的……」

廣告

看看這個吧

日本阿宅打開「最佳賞味期1992年」的蘋果罐頭,結果竟然挖出觸目驚心的黑色謎樣物!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南韓超商竟然有操作簡單的「自助煮麵機」,還可以讓你加蛋配菜讓網友強烈要求引進台灣!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