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這是一個庫克說了算的蘋果:迎合市場缺創新

這是一個庫克說了算的蘋果:迎合市場缺創新

  去年此時,當蘋果推出了屏幕尺寸高達 4.7 吋和 5.5 吋的兩款新手機的時候,我感覺到蘋果變了。

  今年,iPhone 的兩種屏幕尺寸得以保留,而一部分人期待的 4 吋新機卻沒有來到。另外,iPad 的方寸也變得史無前例般地大——12.9 吋,足以和蘋果半年前剛推出的 MacBook 相提並論。

  當在發布會直播中看到 iPad Pro 配備了一個觸控筆 Apple Pencil 之後,一張蘋果剛推出iPhone 時喬布斯曾用過的幻燈片突然闖進我的回憶里:

  Who wants stylus?

這是一個庫克說了算的蘋果:迎合市場缺創新

  不知道喬布斯如果看到這一幕會作何感想。

這是一個庫克說了算的蘋果:迎合市場缺創新

  他的生前好友,蘋果設計副總裁強納森·艾維(Jonnathan Ive)倒是表示出了不適。作為蘋果產品的設計靈魂,艾維從1992年開始就因為經常參與蘋果宣傳片的拍攝,被形象地比喻為“關在了白房子里”。自從好友去世,他的出鏡幾率越來越少,今年則乾脆只有聲音出演,現場的視頻直播的畫面中甚至沒有給他一個鏡頭。

  庫克領導的蘋果正在從多個角度更積極地迎合這個世界。和以往在個人隱私上高度保密的蘋果高管不同,庫克積極地對外袒露自己的性別認同和取向,並在社交網絡的時代取得了大量關注和支持;他掌管的公司也漸漸開始放棄過去固守的條框,開始和主動且帶有誠意地和IBM微軟以及思科進行戰略合作。

  市場正在呼喚手機廠商製造屏幕更大的設備,市面上的爆款機型往往都是5.5吋大屏幕,就連蘋果也不例外。而蘋果積極迎合市場的舉動也獲得了獎勵:蘋果在中國市場——智能手機的重要市場,同時也是全球幾乎唯一的正在縮水的市場——銷量增速高達75%——這個成績讓半年、一年前所有靠低毛利、入門機型的所謂“互聯網手機”叫囂着在中國打敗蘋果的廠商無地自容,他們當中更多人已經開始適應並學會一種新的語氣:致敬蘋果。

  每個在蘋果 WWDC、秋季新品發布會以及春季新品發布會時來到舊金山的人,都希望一睹蘋果的創新基因,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變得越來越容易被滿足——或者,用“對付”來說更為恰當:更大的屏幕、更多的像素、不算新的新交互方式,讓人們歡呼雀躍;發布了競合者(競爭對手同時也是合作夥伴)獨創的新形態計算設備,天呢,多麼偉大的創新!

  如果,你把這些蘋果的年度應付式產品推進策略頭上的“蘋果”光芒摘掉,就會發現,這種創新就是四個字:市場導向。

  市場需要5.5吋手機,所以蘋果恐怕絕對不會再推出4吋機型;PC 市場正在萎靡,推出 iPad Pro 去攻陷他們即將失掉的城池時機無比成熟;可穿戴設備?在這個蘋果產品陣營中唯一一個不是由蘋果發明的類目里,蘋果唯一的“創新”恐怕就是加入了上百種錶殼材質和錶帶材質的搭配——誰讓市場需要呢?

  你很難聽到蘋果的高管談論“效率”(Productivity)這個詞。那種違和感,就像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身為效率第一公司微軟CEO 的時候喊出的“開發者!Windows!”一樣……違和。

  但這絲毫不妨礙蘋果市場營銷副總裁菲爾·席勒(Phil Schiller)高喊着“效率”,然後在蘋果的年度盛會台上請出微軟的高管講解怎樣在 iPad Pro 上用鍵盤、觸控筆和觸屏來提高工作的效率。一切為了市場。

這是一個庫克說了算的蘋果:迎合市場缺創新

  你可以為庫克時代的蘋果將迎合市場提到最高優先級的行為開脫,事實上這樣做無比容易:首先,這是一家上市公司,任何行為可以不以公司收益→投資者利益為第一目標,但對其負責是天經地義的事;其次,科技產品的銷售市場正在面臨一次巨大的挑戰,人們更換電子設備的頻率史無前例地高,因此只有銷售量足夠大的玩家才能在市場上站穩腳跟。

  當科技公司專註於,甚至將自己的未來賭在新科技、新產品上的時候,比如 Google,我們願意稱其具有創新基因的公司;但當一家公司基於自己領先於業界的產品組合,開始創造並維護生態系統的時候,比如蘋果,創新對於這家公司已經沒那麼重要了。

  然而,它依舊能夠每年給我們帶來體驗最好的手機、平板電腦和智能手錶——無論庫克還是別人誰說了算,這一點都是暫時改變不了的。

  但是未來會怎麼樣,誰知道呢?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