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電影票友|香港殭屍片 作者 應韻兒

在香港電影上,又有哪些稱得上是開天闢地之作?我想大多數人會把第一名的位置讓給林正英的殭屍系列。其一,在系列片上這是絕對成功的,後來的跟風之作亦是不勝枚舉;其二,在中國特色上,完全做到了獨樹一幟,完完全全可以在世界電影里炸出一條血路。因而,當那個身穿清朝大袍的殭屍面目猙獰地出現在熒幕上時,我們會說:看,這是殭屍片,中國的殭屍片。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林正英這一殭屍系列的出現,就如同中西方各自切走了自己的奶油蛋糕,將殭屍的國籍也分得一清二楚。殭屍系列之後,也眾多系列片也是翹楚,但卻無法動搖。因為很有可能,你們將自己所喜愛的系列片羅列出來后,中國元素會被越沖越淡。所以今天的主題是,談談林正英的殭屍片系列。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首先要談的是殭屍片里的中國元素。有人在評論林正英的時候說:林正英演得道士很正。這話大概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從道教說起。道教,純正的中國血統。這門在漢唐時期盛極一時的學問在如今似乎有些垮塌,反之信佛者信教者乃至於無神論者,卻在與日俱增。而林正英的道長卻給了我們傳統道教帶來的安全感。說林正英演得道士很正,為何正?在查看資料時,說林正英在演出角色時是有專門的道士指導教授的,所以在道家符的使用上非常準確。個人在道家符這一塊沒有研究,但也有人講電影里出現的一些道家符衝撞神靈而略去了符膽,真假與否,不可考。

再講此系列中的中國習俗。在1982年的《人嚇人》,有鍾楚紅與公雞成親的片段。有人講是冥婚,但有人說只是丈夫出門在外而以公雞代婿的手段而已。不過是確有其事的。在2014年上映的《京城81號》中也有林心如與公雞成親的畫面。但兩者都是更偏向於冥婚。說到公雞,似乎歷來是殭屍片的重要部分,在我看來,應該是公雞晨鳴象徵極陽,因而對陰晦之物有所克吧。

此外就是一些傳統的用具,八卦羅盤,桃木劍云云。但有一點要說明是,1985年《殭屍先生》有個其他譯名《暫時停止呼吸》,那麼遇見殭屍停止呼吸的的告誡應該只是一個差點被當作傳統的玩笑吧。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淺談了殭屍片的中國元素以及習俗,用具等,再回到演員身上來。林正英,就從名字而言,便有正氣與英氣在,是殭屍片的始祖。演過道長的人很多,有鄭則仕,馮淬帆,鍾發,陳友等等,但他們的出演無一不證明這一點:林正英的形象是無法替代的。在林正英逝世后,沒有人的能夠再出演殭屍道長,即便出演,也只能無奈打上「緬懷」的記號才頗得幾分關注。因而,我們有必要在回味、重溫林正英的黃金時期。

林正英是武行出身,身手不凡。但事實是,武行出身的人太多了,真的想要出類拔萃很難。在出演1980年《鬼打鬼》時候,林正英的身份是「邪惡的捕快」,兩年後出演《人嚇人》當了一回老態龍鐘的道士,此後延續了垂垂老矣的姿態出演了《人嚇鬼》。終於,在1985年出演了《殭屍先生》里英姿颯爽的九叔一角。而一師二徒也幾乎成為了之後多部片子的標準搭配。當然殭屍系列並不能單純倚靠演員,還看塑造。導演並沒有一意孤行將九叔塑造成一個大善大真之人,他令他慳吝令他故作姿態令他頑固,卻又令他正義令他體恤令他嚴守底線,這些特性放在其他人地方都不合適,於鄭則仕不夠正派,於鍾發太過嚴肅。而這是因為這些個性交織,使得師徒關係也變得十分有趣。所以香港的殭屍片是特別的殭屍片,有時甚至是喜劇大於驚悚,但也為它贏得了更廣的受眾面。反而有些早期正派的香港恐怖片,在海報上過分強調了恐懼,但實際的觀影體驗卻遠遠低於觀眾預期,讓人失落。

將恐怖與喜劇相結合的電影很多。尤其是美國。很出名的系列就是《驚聲尖笑》與《驚聲尖叫》,起初前者將兩點結合的很好,但似乎秉承著續集越拍越爛的好萊塢黃金法則,到最後只剩下了惡搞以及沒來由的瘋瘋癲癲,你可以面無表情地看完它,然後倒頭就睡。只有第一部才能與中國的殭屍系列媲美。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在1985年後,殭屍系列開始容光煥發。故事的內容也更加豐富多樣。林正英也不再一味穿著道士服,《靈界風雲》中當起西域喇嘛,《驅魔警察》里做了一回阿Sir,《天地玄門》里還玩兒了一把穿越。所對付的人也各異,《靈幻先生》里無惡不作的馬賊,《鬼打鬼之黃金道士》里的洋鬼子。此中還有佛法,巫蠱之術,傳教士修女等等。這一系列在這一段時期似乎所向披靡,包羅萬象。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殭屍片的另一巔峰不在林正英,而在一部《殭屍叔叔》。我在開頭這麼寫到「導演並沒有一意孤行將九叔塑造成一個大善大真之人,他令他慳吝令他故作姿態令他頑固,卻又令他正義令他體恤令他嚴守底線,這些特性放在其他人地方都不合適,於鄭則仕不夠正派,於鍾發太過嚴肅」。看過本片,見過鍾髮飾演的道士你應該會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陳友和午馬應該是各具林正英的特質,但雙方的特質又再度被擴充,而兩個人又分為道家、佛法的傳承人,在片頭的佛道之爭,再到佛道並濟巧滅殭屍,使得香港兩種信仰文化得到了認同與歸一。

此外,主角的數量由一師二徒上升到了二師二徒,陣容擴大,小打小鬧的事故也在不斷升級,更讓此片笑料十足。

午馬其實是一個在林正英殭屍片中很有的出現的一個人物。早期大概是因為長相原因,總演一些小肚雞腸之人,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相貌也漸漸慈祥善良,所演得角色也漸漸向善,他在此片中所扮演的和尚著重突出了一種正派。而陳友的角色則是放大版的慳吝,和對徒弟的嚴厲。兩個同時賣丑賣囧,更加親民。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另外元華的殭屍也是一個很出彩的地方。原本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殭屍,但是加上一個娘娘腔的形容詞,卻也令原本冷血無情的殭屍增色不少。還有一男一女兩個徒弟,李麗珍也有不少出醜的場面,也算是小小的熒幕犧牲了吧。而錢嘉樂延續一貫男徒弟的身手敏捷,也算可圈可點。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整部電影的風格很獨特,場景很少,遠離市集,開篇用漫畫的形式就能簡單勾勒故事的主要發生地,這都跟往期的風格有些不同,但是都是新鮮成功的嘗試。當然,這也是我心裡唯一一部可以沒有林正英而得到我完全認可的殭屍片。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最真的緬懷始於《七日重生》

眾所周知,《七日重生》有兩種結尾。一是夢,二是真。我更贊同於後者。我更相信這是一部提前給出了結果的殭屍片。但它也不再是那個年代的類型片。無論是紫色的符咒,還是更加精巧的羅盤,更靈活的殭屍,都有不一樣的風味。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首先是整部影片大方向的設定:悲劇。陰暗的大樓,昏沉的落日,毫無生氣的周遭只是淺顯的恐懼,它真正引導的是一種破敗,是整個故事的崩塌。但是這個悲劇的必然的前提是整個故事的真實性。沒有了林正英的殭屍片沒有了絕對的正邪之分,也沒有了絕對的邪不勝正,也沒有了絕對的主角光環。所有的人物遊走在黑與白之間,他們都是灰色的。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梅姨的與人為善,梅姨的為夫而惡,九叔的續命為惡,九叔的懺悔為善……這些人都在人性的灰暗中徘徊遊離,他們不夠純粹,卻絕對真實。麥浚龍將他們從平面拉出形成立體,這就是影片有別於以往類型片的飛躍。他們就是這樣一群人,經歷過大風大浪,或者一輩子渾渾噩噩,他們聚集在一個陽光暗淡的高樓大廈,重複著每一天,生是為了死,生活是為了更好地死。他們之於社會的地位,是不痛不癢,正如香港殭屍片在今日的地位,可有可無。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此外,角色與演員的契合度精確,足夠完美。影片打著足夠懷舊的噱頭,但是「舊」更意味這一群經歷過起起落落的演員,對角色有更好的把握,同時他們也或多或少經歷著如天鵝湖舞者從領舞退為伴舞的落寞,以及被年輕人取代的唏噓與不忿。想想錢小豪,那個林正英的第一號徒弟,曾經多少意氣風發,瀟洒俊朗,而最終香港電影留給他的卻是反派兼無人在意的角色。其實這個時代最狠心的是觀眾吧。也許片頭的錢小豪走在那條必死之路上,與演員錢小豪這時的心境,其實是一樣的吧。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陳友不能指望著林正英這個師兄來替天行道了,如今午馬離去,看來再也看不到陳友和午馬的相互捉弄了,樓南光也不能遇事就躲在林正英背後了,鍾發也不能再正義凜然的消滅殭屍了,而錢小豪也再不是那個與許冠英四處惹禍得讓林正英擦屁股的徒弟了。他們都老了,對付殭屍也開始力不從心了。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當然,清水崇的妙筆更是讓這種衰敗雪上加霜。雙胞胎女鬼的怨氣凜冽且直取人性命,權叔的殭屍更是殘忍而毫無人性的,而四位從街道中匆匆而過的陰兵更使得這首《鬼新娘》令人膽寒。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他們已然沒有了消滅殭屍的最好的精力,所以他們為使命搏命。所以這次犧牲才壯烈的遠甚於前。如果麥浚龍的這部《七日重生》是香港新殭屍片的源頭,當然我完全認同這個看法,正是本著這種破而後立的膽識,那些舊時代的人物應當跟著那個最好的年代遠去以及封存。他們,會是那個年代最好的句點。他們已經做到了最好。他們不應該成為一而再再而三炒冷飯的犧牲品。如果結尾是死亡,那麼至少,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殭屍片也並沒有消亡。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但是,說到此,我又想打翻我的定論。全片的定義是一個悲劇。那麼,有什麼悲,能夠比得過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呢?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如今的殭屍電影只能算是上個世紀的苟延殘喘。但與之相比的西方殭屍卻仍然在影壇里佔據著不可動搖的位置。從以一敵百的《生化危機》,到小人物抗戰實錄《殭屍肖恩》,外國人似乎總能找到不同的方法看待同樣一種生物,並用科學,神話,現實重新解讀它們。反觀香港的殭屍片,似乎成了一個時代無法提起的隱痛。許多次的殭屍題材片,或者是打打擦邊球,或者是打著傳統片的名義來複制完全舶來品的內核。殭屍片真的消亡了嗎?林正英在1982年的《人嚇人》演一個老態龍鐘的道士,在1992年《金裝鬼打鬼(甩皮鬼)》的時候再次扮演了一個老態龍鐘的道士。殭屍片走過10年,從興盛到衰亡,林正英都是用這一個扮相,這樣的首尾呼應,殭屍片是真的消亡了嗎?我不知道。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香港殭屍片|從英叔的開天闢地到七日重生 殭屍片真的消亡了?

愛看電影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電影票友

喜歡電影歡迎訂閱下方 電影票友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178399-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