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構築別人的設計夢想 3D打印平台現狀如何?

構築別人的設計夢想 3D打印平台現狀如何?

  言嘉寧

  印象里,建築師一直是一份令人艷羨的職業——比如你首先要有良好的空間感,其次要懂得建模,把圖紙上的複雜設計真實地呈現出來。

  “建築從設計到完成竣工可能需要五年的時間,周期很長。五年後還可能不是你當時想要的想法,設計小東西的話可以馬上實現,周期也就是一兩個月。”獨立設計師姜灝在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解釋為什麼放棄建築師的職業時這樣說,現在他是“一日帆”、“iRiffle”品牌的創始人。

  是什麼讓建築師們動起了新腦筋?如何將設計的“小東西”快速變成現實?這些都與3D打印平台的發展相關聯。

  平台出現

  姜灝對3D打印並不陌生,早在美國學習建築的時候就有了解。但那時,模型的粗糙程度可一點都沒有讓他轉行做首飾設計的打算。

  受到技術條件的限制,當時還只能打印尼龍、SLS、樹脂等少數材料,而現在則可以直接和傳統工藝結合——通過蠟模可以直接翻模成金屬。這也使得成本大幅度降低,“四年前在美國讀書的時候,打印一款SLS模型的成本是900美元,現在大概只要100美元”。

  更重要的變化在於工藝的提升,滿足了精度要求比較高的首飾標準。他展示了一款名為“秋葉”的戒指。戒指的葉子造型上紋理清晰可見,“這種肌理,普通的製造很難達到這種精度,傳統製造的成本比較高,更適合私人定製的3D打印。”

  然而即便可以完成設計,誰來負責生產製造呢?

  姜灝告訴記者,在美國的時候可以通過Shapeways網站。只要上傳模型並輸入所需材質,網站就有一個相應的報價供參考,然後就可以通過平台下訂單定做等待驗貨,根據材料的不同,顧客會在10~15個工作日內收貨。

  儘管3D打印看上去有些“小眾”,但今年6月末,Shapeways已經獲得了3000萬美元D輪融資,這是它2007年成立以來獲得的第六次融資。其聯合創始人、CEOPeterWeijmarshausen表示:“Shapeways正在重新定義物品是怎樣生產出來的。”

  不過,Shapeways並沒有開發屬於自己的3D打印技術,它實際上只是一個面向消費者的3D打印業務提供商,負責審查設計作品的缺陷、3D打印並對其進行染色或拋光,最後將物品送到顧客的家門口。

  Shapeways是一個3D打印製造平台,也有一部分電商的功能。一旦有人點擊上傳的商品圖片進行預訂,其他的事情就交給了Shapeways。並且,它不會幹預產品最終的售價。

  如今,在中國,一家類似的網站——意造網也在試圖抓住其中的商機。意造網成立於2008年,最早從事3D掃描人像打印。在體驗店,客戶等30~40分鐘就能直觀地看到打印、生產的過程。這些店鋪共有50家,分佈在20多個城市。

  2013年,金運激光(300220.SZ)收購了其60%的股權,開始向“3D打印雲工廠”的目標邁進。“以後一定要通過線上提高交易的效率,我們認為中國在未來五年一定會有一個世界級的平台誕生,我們希望是其中的一個。”金運激光董事長梁偉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理想中的金運模式是“線上雲平台+線下體驗店+雲工廠+設計師”產生極具創意的個性化商品,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在於聚集優秀的設計師、擁有先進的工藝技術能力和快速交付能力。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意造網一直在努力地與知名的3D打印公司展開合作,比如通過Stratasys獲得其獨家的打印設備和Polyjet技術合作,並和Materialise公司簽約,準備今年末把意造網的後台與iMaterialise平台打通……這些都是為了實現工藝統一,導入技術方案、實現對產品質量的管控,做到網上下訂單,全球生產製造。

  “當人們提起製造的時候,就會想到機器、硬件、科技,但我們和金運激光都意識到,這些只是一部分,以後不是計算機能做什麼,而是能為你做些什麼,這些都是應用的方面:工業和消費者。我們想要填補應用和硬件之間的空缺。”Materialise執行主席PeterLeys在與意造網簽署合作協議時曾這樣向記者表示。

  何時盈利?

  從總量來看,國內3D打印市場規模增長勢頭頗為樂觀。2012年,國內的3D打印市場規模約為10億元,2013年則為20億元,2014年約達到46.5億元。

  然而,3D打印的消費市場需求足以支撐這樣的平台發展嗎?

  一方面,設計師通過做自媒體、經營公眾號、開淘寶店在嘗試通過粉絲經濟變現,這能夠獲得的物質回報是有限的。

  2012年畢業后就成為獨立設計師的宋波紋有着自己的工作室,在設計圈和3D打印領域已經小有名氣。此前,她也曾為了尋找合適的工廠生產而奔波。宋波紋坦誠地告訴記者:“之前訂單並不多,真正3D打印火起來也就是這幾年的事兒。要說賺到了多少錢其實也沒有。”不過在她看來,設計是一種藝術的呈現,不能夠僅以物質回報的一個維度進行衡量。

  而姜灝表示,今年成為獨立設計師后更多的是收穫一種做喜歡的事情的輕鬆感覺,為此“沒有穩定的收入”也可以接受,但是他“不會向父母要錢”而且相信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我對這個平台還是很期待的,因為可以節省掉其他環節上耗費的時間,我覺得設計師就應該做好設計師的事兒。”姜灝說。

  另一方面,平台自身的運營也需要納入考量。在2015年的半年報中,金運激光仍是給出了非常審慎的評價:3D打印業務項目進展存在不確定性——公司3D打印板塊業務目前仍處於投入卡位期,互聯網的意造3D打印雲平台雖然流量和成交量均有上升,但現階段仍難實現盈虧平衡,短期內難以迅速擴大收入和實現盈利。

  雖然沒有透露具體財務數據,但意造網CEO楊博智公開了一些業務數據:在意造網的平台上,單月可以賣一萬件商品,平均單日訪問量在3萬~5萬人,在去年雙十一期間流量達到20萬人,銷量是平日的10倍。

  “公司的現金流一直不錯,此前一直是靠融資和金運激光的入股資金進行發展。我們預計到年底就可以實現盈利。”楊博智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用戶意識尚待提高

  目前,意造網已經正式簽約了300多位設計師,還不包括其他共享的設計師資源。“如果他們沒有成熟產品售賣,我們可以提供加工服務。我們希望設計師來管理自己的店鋪,自己定價,交由意造網生產、分成。通過我們的平台,匯聚有原創設計能力的設計師。”楊博智說。

  在他看來,當下的難點在於如何將傳統製造與互聯網相結合。他希望能夠通過感官,來讓大眾直觀了解3D打印到底如何改變生活;通過社群,讓技術交流得以實現,營造互動和交流的氛圍,而這也是Shapeways融資后的努力方向。

  儘管平台專業用戶量累計超過30萬,能夠提供近1500種混合材質的3D打印,但這還遠遠不夠。“消費者不理解如何應用到自己所對應的行業中,需要找案例告訴他們。有很多消費者會找一個範疇內的信息。希望通過我們收集和整理,彙集到平台,通過分類推進到普遍的行業。”楊博智說。

  這在工業中最先得到體現。青島海爾模具有限公司就曾經在一台進口吊車設備風扇扇葉損壞時使用Stratasys的Fortus900mc通過3D掃描並進行打印,用7小時就製作出了直徑150mm、厚度85mm、滿足強度標準的扇葉,讓設備得以重新投入生產。

  “我們最大的挑戰是怎麼樣傳遞這個價值給用戶,讓用戶真正理解它的應用。比如海爾模具這樣的案例,我的風扇壞了,不想等待,而是用3D打印技術先打印一個出來。怎麼樣結合今天的現有技術,轉變用戶的理念,才可以真正地提高效率,提高生產率。”Stratasys大中華區總經理汪祥艮說。

  此外,3D打印沒有行業標準,這多少讓用戶對3D打印出來的產品強度有着一定的擔心。汪祥艮對此並不否認:“到現在我們國內還沒有形成自己的標準,業內很多人也在討論這個事。在醫療行業,我們在某些方面有專門的醫用材料,隨着在各個行業的應用,每一個行業有不同的特殊要求,如果說有,我們正在最大程度地滿足他們的要求。”

  而對於設計師來講,情況會變得簡單一些。“我在乎自我表達,尺度不重要,精度更重要。我不是那麼在意用什麼樣的工藝生產製造,只是3D打印能夠最快地實現我的想法,儘管有時還會有一些局限。”姜灝說。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