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趣味 » 先被斬首,後被掘墳斬屍,哪個皇帝這麼慘!被斬了兩次?

先被斬首,後被掘墳斬屍,哪個皇帝這麼慘!被斬了兩次?

先被斬首,後被掘墳斬屍,哪個皇帝這麼慘!被斬了兩次?

在非正常死亡的曆代帝王中,十六國時期後燕皇帝慕容詳生前死後的遭遇堪稱一個特例,活著的時候,他被人捆綁斬首,血濺三丈,一命嗚呼;死了之後,又被人掘墳斬屍,大卸八塊,一片狼藉。對慕容詳下如此狠手的人,一個是其同支慕容鮮卑之慕容麟,一個是其同源拓跋鮮卑之拓跋珪,粗魯、野蠻、殘暴、血腥在這兩支從大鮮卑山亞寒帶原始森林走出來的同源異流的少數民族身上得到了詮釋。慕容詳,這個不該做皇帝的人趁亂自立,另起門戶,鬼迷心竅過了一把皇帝癮,竟落得如此下場。

 

慕容詳(?—397年),慕容鮮卑宗室,後燕開封公。在曆史上,後燕的前身為前燕,前燕吳王慕容垂當年因威名高振,備受排擠,被迫投奔前秦苻堅,後來前燕被前秦滅掉。淝水之戰後,前秦境內大亂,慕容垂趁機複國,定都中山(今河北定縣),史稱後燕。在十六國後期,後燕是北方最強大的少數民族政權,北魏曾為其從屬國。後燕建興六年(391年),北魏國君拓跋珪派遣堂弟拓跋觚出使後燕,結果被扣留在中山當作人質,“遂止觚以求賂”(《魏書》),拓跋珪惱羞成怒,北魏遂與後燕絕交。此後,兩國戰事不斷。

後燕永康二年(397年)三月,北魏國君拓跋珪乘後燕內亂之機,親率大軍攻打後燕都城中山,其淩厲的攻勢令後燕將士難以抵擋。眼看破城在即,大難臨頭,又擔心叛臣慕容麟搶先佔領龍城(今遼寧朝陽),後燕皇帝慕容寶帶領太子、宗室棄城北奔,逃往龍城,造成了“中山城中無主,百姓惶惑”。鑒於北魏軍隊的勇猛殘暴,特別是對建興十年(395年)北魏軍在參合陂(今山西陽高)擊敗後燕軍後“獲寇……乃盡坑之”(《資治通鑒》)事件的極度恐懼,中山將士決定誓死抵抗,能守得一時算一時,寧可光榮地戰死,決不當俘虜任人宰割。

慕容寶北逃是臨時起意,當時,慕容詳因是後燕皇族的遠支,沒有接到逃跑的通知,故仍留在中山,成為中山城內地位最高的慕容宗室。外有強敵,內有混亂,群龍無首,局麵失控,將士們便推舉慕容詳為統帥,抵禦拓跋珪的攻擊,“燕開封公詳從寶不及,城中立以為主,閉門拒守”(《資治通鑒》)。由於中山城被修砌的高而固,且有數萬視死如歸的將士嚴防死守,拓跋珪久攻不下,人困馬乏,傷亡較大,加之糧草不濟,只好撤離,中山城暫時躲過一劫;而慕容詳卻認為,中山保衛戰的勝利是自己的功勞,內心的慾望開始蠢蠢欲動。

慕容寶逃跑途中得知拓跋珪撤軍、中山脫離困境後,念及慕容詳抗敵有功,索性對其委以大任,“以開封公慕容詳守中山”(《晉書》),讓他繼續留守中山,保衛國都。褒獎歸褒獎,提拔歸提拔,但慕容寶對慕容詳的猜忌之心也由此而起,特別是“城內共立慕容普鄰(即慕容詳)為主”(《魏書》)、慕容詳深得人心的刺眼一幕,讓顛沛流離中只顧逃亡的慕容寶覺得很沒麵子,也很不放心,於是在對慕容詳進行安撫的同時,“遣西河公庫辱官驥率眾三千助守中山”(《晉書》),名為助陣,實則牽製,防止慕容詳趁機做大做強。

不是冤家不聚頭。慕容寶北逃路經阱城(今河北井陘縣一帶)時,與前不久曾密謀篡位的趙王慕容麟狹路相逢,慕容麟本來就心虛,見到慕容寶後,嚇得率領部眾急忙向蒲陰(今河北順平)逃去,然後又向南來到望都(今河北望都)駐紮,對慕容詳所駐守的中山構成較大威脅。慕容麟一貫反複無常,慕容詳擔心其會打中山的主意,決定先下手為強,“遣兵掩擊麟,獲其妻子”(《資治通鑒》)。兵敗後,慕容麟率殘部逃到深山,後至丁零國,聚集力量,伺機報仇。遭到襲擊,老婆孩子被俘虜,這件事成為慕容麟日後斬殺慕容詳的伏筆。

擊敗慕容麟後,慕容詳越發得意忘形,自認為所向披靡,天下無敵。此後,慕容詳竟然敢自不量力地以卵擊石,主動挑釁拓跋珪。當時,拓跋珪因常年領兵在外征戰,軍中糧食供應不足,於是命屬下拓跋儀離開鄴城(今河北臨漳),遷到巨鹿(今河北巨鹿)駐紮,並把糧食補給等物資聚積在楊城(今河北完縣),以便攻打中山時取用。一天夜裏,慕容詳派出六千步兵襲擊搔擾北魏軍的幾個駐地,由於計劃不周,行事不密,結果打蛇不成,反被蛇咬,“珪擊破之,斬首五千,生擒七百人”(《資治通鑒》),慕容詳受到了重創。

此後,慕容詳不敢再輕易出兵,決定龜縮在中山稱王稱霸。當年五月,慕容寶派遣的庫傉官驥進入中山與慕容詳彙合,二人一個是皇帝心腹,一個是中山之主,立場不同,一言不合,難免動粗,“燕庫傉官驥入中山,與開封公詳相攻。詳殺驥,盡滅庫傉官氏”,慕容寶派來的軍隊悉數被慕容詳吞並。為鞏固自己的地位,慕容詳不斷翦除城內其他勢力,“又殺中山尹苻謨,夷其族”(《資治通鑒》),城內一片血腥。趁中山內亂,拓跋珪再次圍城,想一舉攻下中山,城中百姓害怕北魏軍乘虛攻入,男女老幼相互結盟,自發地奮力抵抗外敵。

由於糧草匱乏,拓跋珪圍攻中山數日後,再次“罷中山之圍,就穀河間”,到河間(今河北河間)籌備軍需,以圖再戰。拓跋珪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城失利,慕容詳“自謂能卻魏兵,威德已振,乃即皇帝位,改元建始,置百官”(《資治通鑒》),後燕就此分裂。慕容詳稱帝後,殺害了被扣留在中山長達七年之久的拓跋觚,以固眾人之心,壯中山聲威,拓跋珪“聞之哀慟”(《魏書》)。應該說,慕容詳此舉對中山非常不利,拓跋珪和拓跋觚感情深厚,有拓跋觚當人質,拓跋珪投鼠忌器,拓跋觚一死,拓跋珪毫無顧忌,且對慕容詳有切齒之恨。

解決了就食問題後,拓跋珪再次將中山圍了個嚴嚴實實。見北魏軍一時半會兒攻不進來,中山城無虞,慕容詳索性坐井觀天,在中山城內胡作非為起來,“荒酒奢淫,殺戮無度,誅其王公以下五百餘人,內外震局,莫敢忤視”(《晉書》)。由於被圍困日久,中山城內坐吃山空,最後竟無糧可食,“城中饑窘,詳不聽民出采穭,死者相枕”,慕容詳害怕拓跋珪會乘機殺進來,嚴禁百姓出城挖野菜充饑。軍民受不了饑餓的威脅,對慕容詳喪失信心,“舉城皆謀迎趙王麟”(《資治通鑒》),希望那個被打跑的慕容麟能入中山主持大局。

看到民心思變,此時也為吃飯問題所困擾的慕容詳,不得不派遣輔國將軍張驤率領五千士卒出城到常山(今河北正定)一帶督辦糧草,早就伺機而動的慕容麟趁機混入張驤的隊伍,“自丁零入驤軍,潛襲中山”,守城將士一看慕容麟來了,主動打開城門迎接。七月,慕容麟進入中山後,第一件事就是“執詳,斬之”(《資治通鑒》),活捉了醉生夢死的慕容詳,後將其砍頭,並廢黜其帝號,總算報了之前慕容詳“遣兵掩擊麟,獲其妻子”的一箭之仇。五月即帝位,七月被廢殺,慕容詳在位兩個月,因被廢黜,史稱開封公。

殺掉慕容詳後,慕容麟自立為帝,三個月後被拓跋珪擊敗逃亡,中山失陷。平定中山後,拓跋珪吸取了參合陂屠殺俘虜失人心的教訓,赦免了中山所有投降的公卿大臣,唯獨不肯放過已經死了埋了的慕容詳,於是“發慕容詳塚,斬其屍”(《資治通鑒》),挖開慕容詳的墳墓,將其屍身砍碎,為死去的堂弟拓跋觚報仇,以發泄壓在心中長達半年之久的憤恨。慕容詳被斬兩次雖值得同情,但也屬於“孽貽身咎,災無以逭”(《晉書》),做事只圖一時痛快,不給自己留條後路,可謂自作自受。世間無處不江湖,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source : http://my.vdoobv.com/article.aspx?id=1050976

看看這個吧

和泉紗霧的妹控們看過來! 台灣還未出版的作品! 希望各位慎入…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進擊的巨人神展開,牆內世界只是個實驗室!慎入【透劇】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