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iOS 9 推出后我們是否應該使用廣告屏蔽軟件?

iOS 9 推出后我們是否應該使用廣告屏蔽軟件?

  雖然蘋果在 iOS 9 中引入了不少新的功能,但在這些新功能中爭議最大的一個恐怕就是 Safari 瀏覽器的廣告攔截功能了。由於牽涉到多方利益,這個在桌面瀏覽器上已經存在了多年的特性被帶到移動端時,仍然引發了熱烈的討論。那麼作為一個有些互聯網基礎知識的普通用戶,我們是否應該使用廣告屏蔽軟件呢?

  Safari 的廣告攔截功能是什麼?

  在把 iPhone 升級到 iOS 9 之後,你可以在“設置-Safari”里看到一個“內容攔截器”的選項。進入這個選項后,用戶可以看到自己已經安裝的廣告攔截 app,比如圖示中的 Crystal。

iOS 9 推出后我們是否應該使用廣告屏蔽軟件?

  從字面意思上看,這些 app 的作用就是幫助用戶攔截各種網頁上的在線廣告,但除了肉眼可見的廣告外,像一些追蹤腳本、cookies、外部字體、評論、社交網站分享按鈕以及自動播放的視頻也在這類應用的攔截範圍之內。

  當這類 app 把這麼多東西擋在用戶的瀏覽器之外時,它帶來的好處除了保護隱私和免受廣告騷擾外,還可以節省流量、電量、加快網頁的加載速度。

  目前有哪些廣告攔截 app?

  目前在媒體上已經獲得比較多討論的廣告攔截 app 主要有 1Blocker、Blockr、Crystal 和 Peace 這麼幾個。雖然它們實現的功能都是類似的,但各自也都有自己的特點。比如:

  1Blocker 就適合那些比較喜歡折騰的用戶,它提供了很多定製化的選項,用戶可以選擇性地屏蔽分享按鈕、自定義字體、追蹤代碼、成人網站、特定的 URL 等等。為了方便用戶創建自己偏好的屏蔽規則,它甚至還提供了桌面版的網站供用戶編輯使用。

  Blockr 雖然也強調給用戶自定義屏蔽規則的權限,但相比 1Blocker 來說,Blockr 使用起來就簡單多了

  Crystal 應該是這四款 app 中操作最簡單的一個,用戶在安裝完之後只需在 Safari 的內容攔截器中打開它,接着廣告屏蔽功能就開始生效了。Crystal 會自行更新廣告屏蔽規則。

  Peace 是著名獨立開發者 Marco Arment 的作品,他個人在介紹這款 app 時聲稱,和其他同類 app 相比,Peace 在效果、兼容性、簡易性和速度方面取得了最好的平衡。這款售價 2.99 美元的應用發布后不久就衝到 App Store 美區付費榜榜首,但出人意外的是,Marco Arment 卻在這種情況下把它下架了。

  我們應該使用廣告屏蔽軟件嗎?

  在互聯網上,在線廣告可以說是諸多 Web 站點運營方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如果所有人都屏蔽了 google.com 上的搜索廣告,那麼 Google 就會失去一大筆可觀的收入,可能也就沒有錢燒在那些目前看上去頗具未來感的實驗項目上。

  當然,作為一家產品屬性比較強的互聯網公司,Google 的情況可能還要好一些。如果大家都不看一家媒體屬性比較強的互聯網公司的廣告的話,這家公司可能就真的不太好找能獲得巨額收益的途徑了,比如視頻網站。

  這麼說人們就不應該屏蔽廣告嘍?但我覺得也不是這樣。

  比如來說,如果你用了 Ghostery 這款 Chrome 擴展的話,你會發現不少網站在網頁代碼里植入的各種跟蹤器的數量是相當驚人的。從下面的圖中可以看到,The Verge、TechCrunch、紐約時報這些國外知名媒體站點都植入了 10 個以上的跟蹤器。

iOS 9 推出后我們是否應該使用廣告屏蔽軟件?

  雖然,Tumblr 曾經的技術老大、Instapaper 的創建人、Peace 的開發者 Marco Arment 今天對廣告攔截 app 的態度突然有了 180 度的轉變,但我還是想把他以前抨擊這些追蹤器的評論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Marco Arment 在文章中舉了彈窗廣告的例子:在多年以前,廣告發布商為了應對廣告收益費率的下降,強制性的彈窗廣告被引入到了諸多 Web 站點上;但到今天,我們幾乎已經看不到彈窗廣告了,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主流的瀏覽器都已經默認禁止彈窗。

  所以說,當有人越界的時候,就會有人想着反撲。這句話用在今天仍然合適,因為如果不是藉助第三方軟件的話,我們很難想象一個新聞網站背後竟然植入了這麼多追蹤代碼。這些代碼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收集並向廣告發布商們發送用戶的行為數據,甚至還會跨站點追蹤用戶的偏好。這自然會讓有些人感到不安。

  當下,在談到屏蔽廣告的道德邏輯時,大家經常聽到的言辭其實依然停留在多年前的狀態:Web 站點為用戶提供內容,用戶在免費消費這些內容的情況下還去屏蔽廣告,這讓網站還如何生存下去呢?

  但事實上,由於這些年廣告技術的發展,這個邏輯判斷在某種程度上已經不那麼成立了,因為當越來越多用戶看不見的技術被用在了廣告業務上時,用戶其實不知道自己在免費消費這些內容時到底付出了什麼代價。這就好似用戶去了一家菜單上不打印食物價錢的餐廳,但在吃完飯後卻被要求按照店家的需要支付賬單。這對用戶公平嗎?

  在一場不怎麼透明的交易中,我們已經很難套用之前的道德邏輯判斷來指責任意一方的參與者。

  所以說,我們到底該不該使用廣告屏蔽 app,或者說我們是否應該為自己使用這類 app 而心生愧疚,這在今天我覺得是一個難以用是或否來統一回答的問題,因為它放到不同的網站上其實應該有不同的答案。

  對於用戶來說,大家不應該指望廣告發布商會自發地約束自己的行為;對於廣告發布商來說,你們也不要指望用戶的信息會任你採摘。廣告屏蔽軟件的存在至少提供了一種制衡的可能性。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