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同事的緋聞主角竟是我老公

口述:同事的緋聞主角竟是我老公

  導語:他倒是一點沒有隱瞞,坦白說他早就和別人好上了,對方就是他的同事、我的那個“朋友”,而且他們早在開了公司之後沒幾個月就在一起了,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

  滾燙的文字打動了我

  1989年我畢業工作,江然是我的同事。年輕人有很多機會在一起玩,我們相處得很不錯。聽說江然有女朋友,而且早就同居了。可幾個月後,我從江然的眼神里 看到了不一般的神情。上夜班時,他主動對我說,他和女朋友的關係不好,希望和我交朋友。我不想摻和到他的事情中去,就拒絕了。但是他沒有放棄,給我寫信, 寫小說,還把滾燙的日記給我看。他不斷託人轉告我,他會等我。我畢竟年輕,有一個人這麼對我,着實讓我心動,就答應了和他交往。

  不久,傳來他女朋友懷孕的消息。江然的父母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了,認為是我從中破壞。我父母也極力反對,怕這件事給我帶來不好聽的名聲。到後來事情弄得很糟 糕,走在路上都會有人對我指指點點,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出於逆反的心理,我覺得我沒有做錯,而江然也堅持和我在一起。

  後來江然給了前女友一筆錢,把這事了結了。我父母仍舊反對我和他談戀愛,我們結婚了,他們也沒來參加婚禮。僵持局面直到我生了孩子才有所改變。

  新婚伊始,公公婆婆看不起我,他們搬到別處去住了。江然換了工作,離家很遠,只有周末才回來。家裡剩下我和他年邁的奶奶。我照顧奶奶直到她去世,此後他父母才對我改變了看法。

  女兒誕生后,江然被檢查出“大三陽”,在家休息。我一個人既要關照大人又要照顧小孩,常常是女兒病了我也跟着一起病了。孩子長到一歲多,情況才慢慢好轉。

  江然 身體恢復后又去工作了,我們又聚少離多。當時我有個機會可以調到他的單位,和他一起工作。老單位的辭職報告已經交了上去,但調令卻遲遲沒有下來,結果兩頭 沒着落,我莫名其妙地丟了工作。在家呆了一年,我借了錢自己開店,他則開始在外面做生意,先期需要資金,基本也就沒有盈利可以拿回來,家裡和店裡的開支都 要靠我維持,日子過得相當緊張。

  我發現他又開始寫小說了,就是戀愛時他為我寫過的那種。這次小說的主角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難道他的生活里又有了新的女主角?我聽說他單位里最近調來一個女大學生,就向他同事打聽,但沒打聽到什麼。

  沒多久江然去外地做生意。有人告訴我,他想把那個女孩子接過去一起做,對方沒答應。我知道后,雖然維持着表面上的平靜,但心裡很苦。我想到了他以前的那個女朋 友,她當時忍受了他的背叛,我現在何嘗不是呢?我和父母的關係剛剛緩和,這事讓我怎麼向他們說呢?苦水只能往肚裡咽,說出去,我也丟不起這個人啊。

  江然的生意做不好,把以前的積蓄用光后就回來找了一份銷售的工作。一年後他升職做了經理,公司調派他去總部,他因此離開了上海一段時間。有一次我去他辦公室, 發現一個很大的紙箱,裡面有他寫的小說和日記,還有很多往來的信件,都是他和那個女孩子交往過程中留下的。我打電話給那女孩,她是個明白事理的人,告訴我 她一直都在拒絕江然,現在他離開了上海,他們已經徹底分開了。聽她這麼說,我也稍微放了心。事後,江然把他們的交往都告訴了我,我們談這件事情的時候就像 是朋友而不是夫妻,我忍着心痛,站在他的立場上和他討論。我想,既然他們已經結束了,我也就不追究了。

  出差日記記錄“花邊”

  發生了這些事,我感覺到,經常不在一起可能是我們感情疏離的原因。於是我讓他幫我介紹了一份工作,緊接着他調回了上海。那段時間,他對我不錯,日子過得很舒 心。從前因為單位離家遠,我們一直租房住,那年我們終於買了自己的房子,首付和裝修的錢都是借來的,每個月還要負擔房貸。我們的目標就是好好生活,好好工 作,早點把欠款還掉。

  2001年,他被公司派去外地。臨走前我們說好,他的錢攢着,年末拿回來一起還債。我在上海也拚命工作,每天五點起來就在外面跑,有時連飯也顧不上吃。雖然奔波忙碌,但覺得生活還是有奔頭的。

  他剛去外地時,我們經常通電話,慢慢地他的電話少了,後來就幾乎沒有了。其間他回來過一次,人到了家裡卻電話不斷。國慶節的時候,他又回來一次,這次有個男人 直接打了我的電話,我才知道,江然結識了外地的一個女同事,人家的老公找我興師問罪來了。我很清楚又發生了什麼事,但還是強忍着痛苦告訴對方,江然對我很 好的,也請他不要懷疑自己的老婆。轉身我問江然,他大方地承認了,並且向我提出了離婚。直到那時,我還是覺得不能把事情鬧大,對這個家、對江然,我是有感 情的。我給對方老公做工作,希望他們能好好過,我們也想好好過。

  那時離婚的手續多,江然來回好幾次也沒能解決,而對方的老公鬧到了他的單位,領導馬上把他調回了上海。江然接受了調令之後,仍然和那女人出去玩了一圈。我是從對方老公那裡獲知此事的,心裡難過卻無能為力。

  回來之後,江然把在外地寫的日記和信件都帶回來了,放在桌子上讓我看,我知道了事情的整個過程。我還是沒有和他吵鬧,維持着家裡的一團和氣。不過我們分開住 了,他住在小房間,我和女兒住大房間。我不想讓女兒從中受到傷害。女兒已經讀書了,看到我們分開住,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她哭着央求我,讓我和她爸爸好 好過。看到女兒小小年紀承受着痛苦還在勸我,我也不禁淚如泉湧。全當是為了孩子,我再忍一次吧!

  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個多月,我們各忙各的,互不干擾。他沒有錢,房貸也推給我來還;他上網聊天,每個月要用掉上網費、手機費四五百元。

  敘述和江然之間的往事,田原一直很平靜,就像是局外人一樣。只有在說到孩子的時候,她才忍不住擦擦眼角的淚水。

  別人的“緋聞”主角竟是他

  回上海后,他在單位里覺得沒有臉面,換了一家公司,不久又決定自己開公司。為此我們又去借錢,我把自己的首飾也拿去典當了,怕增加他的心理負擔,我沒有告訴他。我想,只要他還在這個家裡,我作為妻子應該支持他。

  2002年,江然終於和朋友一起把公司創辦起來了。但他不讓我管他的事情,我的事他也不聞不問。我碰上難事找他想辦法,他說幫不了我,慢慢地我也摸出了路 子,能夠獨當一面了。兩個人收入漸漸提高了,生活好了很多。我想只要他能浪子回頭,我願意和他白頭到老。我幫他買每個月抽的香煙,一個星期總要抽出兩三個 晚上早點回家幫他做晚飯。他心臟不好,我陪他看病;他說很累,提出兩個月過一次夫妻生活,我也同意。因為忙,我們把孩子送到了寄宿學校,一年學費加住宿費 就是一萬三,這筆錢又是我去想的辦法。

  因為 我們都是做銷售的,他公司的同事我也都熟悉,跑同一區域的一個女孩還成了我的朋友。我會介紹一些客戶給她,空閑的時候也會講講各自的生活。她和老公關係不 好,雖然沒有離婚,但早已不在一起,她在外面男朋友有不少,生活異常豐富多采。她說些跟別人怎樣怎樣的話給我聽,我是當笑話聽過就算了,別人的事情我哪裡 放在心上。

  這種平靜而滿足的生活持續了三年多。幾個星期前,我發覺江然又不對勁了。那幾天,他晚上睡不着,早上很早起來,而且總在迴避我。我感到出了問題,於是發消息給他,說我想跟他吃最後一頓飯。之所以強調“最後一次”,其實也是詐詐他,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倒是一點沒有隱瞞,坦白說他早就和別人好上了,對方就是他的同事、我的那個“朋友”,而且他們早在開了公司之後沒幾個月就在一起了,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他像上次一樣提出離婚,我不答應,他就一遍一遍羞辱我,原來她和我說過的那些事情就是江然和她在一起發生的。雖然這些聽上去令人無法忍受,我卻一點都沒有恨他的意思,只是對那女孩心懷恨意,無論如何,她也不應該偷偷摸摸和我老公在一起,還明目張胆地和我做朋友啊。

  江然百般刁難我,可我仍然不想離婚,我不想傷害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兒,也不想承認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個錯誤。只要他肯呆在我身邊,我也許會有機會改變他。

  他的事情暴露后,三個星期里他打了我三次,把我打得耳膜穿孔。我是真想死了算了,看看女兒,心又軟了下來。

  而我在外面一點都沒有流露精神上的痛苦。幾次三番的,我也已經麻木了,不想為了感情去輕易捨棄什麼。家還是要我來養的,女兒還是要我照顧的,我怎麼可以丟了工作呢?

  敘述過程中,田原的手機多次響起,接電話的時候,她都會換一種音調,聽上去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但接完電話,她的聲音又會低沉起來。她反覆強調“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我是愛他的”、“我捨不得離婚”,我忍不住說她傻,她說她知道,但寧願這樣傻下去。

  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孩子受了家庭不和睦的影響。她甚至對我說,他(指她爸爸)為什麼生心臟病沒有死掉。她學習一直退步,已經是班級里倒數幾名。她說自己承受很多壓力,拚命吃零食,吃得很胖,別人說她肥,她也照樣吃。我很擔心,打算帶她去看心理醫生。對婚姻我已不抱希望,只希望孩子可以過得比我好。

  最後,田原告訴我,剛才在路上碰到的就是江然和那個女人。她上前提議三個人好好談一談,江然兇狠地讓她滾開。即使是這樣,直到田原離開報社,她始終表示不想通過離婚來解脫。

  編后語: 丈夫反覆婚外戀,她一再想堅持下去的感情帶給她的只是無盡的傷害,希望她能面對現實勇敢地走出這個圍城,離婚只是放棄了一段婚姻,不等於放棄了生活的希望,或許等待她的是另一番別開生面的新天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