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東軟:智能機器的隱形推手

東軟:智能機器的隱形推手

  李超 張虹蕾

  在瀋陽的一個開發新區,有一座類似於花園的工廠,進門不遠,有一間有着歐式風格的紅房子,劉積仁喜歡在那裡接待來訪者。

  見到劉積仁的時候,他正在準備一次到歐洲的出訪,作為中國企業傢俱樂部的理事,劉積仁將於10月中旬隨團訪問德國和意大利,他說,他希望看到的是,“德國製造業在工業4.0不斷更新的過程中,數字化和智能技術與製造業是如何融合的”。這一次,他們將與德國、意大利兩國政府高層、歐洲各國前政要會面,並考察德國部分知名製造企業和意大利的家族企業。

  顯然,這對劉積仁非常重要。他領導的中國第一家軟件上市公司——東軟集團,是中國最大的IT解決方案與服務供應商,也是工業互聯網和工業軟件的領軍企業。依託於其在軟件方面的積累,東軟集團正發力智能醫療設備的業務。

  為硬件裝上信息系統,讓冰冷的機器變得更加智能和有溫度,這是中國製造類企業正在極力突破的困局。越來越多的人想從東軟找到問題的答案,這一步到底怎麼走?

  會思考的硬件

  在外人看來,已經60歲的劉積仁顯得愈加溫和。從事了一輩子計算機產業的劉積仁,最近心情很不錯,他說,工業與信息化的結合,已經成為一個明朗的趨勢,而東軟在這方面具有優勢。“中國軟件產業未來十年將是一個持續高速發展的行業,”劉積仁說,中國社會變革需要IT的支持,任何一個社會形態的高效精準運作都需要IT支持,因此這是一個剛剛開始的市場。

  從誕生之日起,東軟就一直為生產機器提供軟件支撐,這可以看作是東軟的主營業務。從1991年開始,東軟集團從最初的以系統集成為主,逐漸發展成為解決方案提供商,並且在政府、電信、醫療、能源、教育等領域積累了足夠的經驗。

  有了軟件的支撐,東軟開始借道可穿戴設備涉足智能硬件,而健康行業則提供了東軟智能硬件着陸的載體。

  這是硬件製造商面臨的市場變化,在傳統製造發展的道路上,單純的硬件越來越不值錢,軟件行業卻逐漸興起,軟硬件結合將為企業商業模式的轉型提供支持。

  除了業務本身的變革,製造業的升級對智能設備的大量需求讓劉積仁看到了新的方向。“中國製造業的升級,是向高附加價值、智能化和信息化、互聯化發展,這決定了軟件產業的支撐地位,”劉積仁強調。“如果我們的所有產品都有信息獲取的能力,都有連接的能力,如果中國製造的每個手機都用了我們自己的GPS,都用我們自己的芯片,那中國就成為真正的信息化強國,”劉積仁說,中國的基礎創新還有一個很大的發展的空間。

  經過多年耕耘,集合了東軟軟硬件優勢的醫療CT開始在市場上嶄露頭角。東軟CT不僅實現了在國內同檔產品中位居第一位的市場佔有率,其全線5000餘台的產品也已銷售到美國、意大利等全球90個國家和地區。

  這是關於中國製造業升級討論的一個方向,具有市場和技術優勢的企業,有望實現從工業製造向工業服務的轉型。但需要提醒的是,任何想要轉型為服務商的製造類企業,都需要在基礎硬件方面佔據絕對的市場統治地位。

  今年上半年,東軟推出首台國產128層螺旋CT,東軟方面稱,“該產品除實現了從硬件到軟件的全方位突破外,還與最先進的雲科技相結合,通過雲服務器可以實現雲處理和雲診斷”。

  CT產品為東軟業務拓展提供了支撐,也為東軟轉型解決方案提供商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劉積仁開始布局一盤更大的棋局,東軟大“健康”業務正式登台。

  “這是工業信息化不斷深化的趨勢,”劉積仁表示,“例如,這種信息系統可以應用在汽車上,可提前預知輪胎狀況、系統運行、空調管控、駕駛員分析等各種信息”。

  劉積仁想要表達的是,如果能夠將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技術融合到龐大的製造體系中,中國製造業將迎來一個巨大的升級機遇。

  而東軟醫療則是劉積仁這一想法的樣板工程,去年年底,弘毅投資、高盛、東軟控股等投資者簽訂協議,對東軟醫療和東軟熙康進行37億元戰略投資。劉積仁稱,將通過IT技術與醫療健康管理的需求結合,深耕“大健康”市場。

  這是一個看得見的蛋糕。數據顯示,全球醫藥支出總額預計將從2014年的1.23萬億美元以每年6.9%的速度增長到2018年的1.61萬億美元。

  其實早在2009年,劉積仁就瞄準了“大健康”市場,同時也為東軟拓展新的發展空間,東軟推出熙康,試圖形成東軟在醫療設備、軟件服務到個人用戶的產業鏈。

  而在劉積仁看來,通過數字化信息化可以提升醫療服務的運行效率、質量管控,甚至商業智能。他曾表達過一個觀點,“IT技術能幫助醫療行業解決的核心問題是放大醫療資源,讓好醫生變得更多”。

  “雲醫院”系統的提出是這個閉環中的高端部分,在大數據商業智能的不斷驅動下,病人的數據被及時收集到平台並作出迅速的智能反饋,精準的信息推送可以實現“分層轉診”。這意味着,一種新的診療模式開始出現。

  基於會思考的硬件衍生出價值鏈頂端的新型商業模式,可以看作是製造模式升級的路徑之一,東軟的探索提供了這樣一個案例,而在智慧生產和智能製造的背景下,這一案例極具參考價值。

  東軟:智能機器的隱形推手

  作為遼寧人,劉積仁早已帶領東軟走向了世界,但他所在的東北,正經歷着經濟寒冬的考驗。

  今年上半年,東北地區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2.2%,降幅比一季度擴大0.6個百分點,規模以上企業就業人員下降9%。

  作為中國工業的長子,東北的衰落正引發公眾焦慮的情緒,東北振興正變得越來越棘手。但劉積仁卻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在他看來,“百餘所大學集聚的教育資源、龐大的裝備製造和成熟的產業工人”中隱藏着東北覺醒的機會。

  劉積仁的樂觀來自於自身的經歷。自成立以來,東軟以工業軟件起家,逐漸發展為硬件升級的解決方案提供商。此後,東軟開始涉足智能硬件,並在此基礎上衍生出了以“大健康”為核心的商業新模式。

  而對於擁有龐大製造體系的東北來說,這顯然是一個值得借鑒的方向。從製造業的角度看,東北的覺醒也是一個裝備製造信息化軟件,“學會思考”的過程。

  今年以來,國家領導人多次調研東北。7月3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關於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工作會議。在當天的會議上,李克強表示,推進東北經濟發展,要注重發揮東北自身優勢,要做強裝備製造業,抓住高鐵、核電、特高壓等重大項目建設契機,促進技術、產品創新,推動“東北裝備”走向世界。

  這顯然是一種挑戰,“需要指出的是,印度的基礎設施不完善、環境方面也面臨很多問題,但是軟件產業卻迅速崛起,”劉積仁稱,東北的裝備製造也可以走向智能化,這是其實現轉型的重要機遇。

  但國有企業面臨的困境阻礙了機器潛力的挖掘。劉積仁打了一個比方,“這好比你家裡有一個過時的箱子,你總不捨得丟掉,但忽視的是,這個箱子佔了很大的面積”。

  “東三省的問題根源還是不願意顛覆,不願意放棄,畢竟國有企業為國家作了很多貢獻,還承載了很多就業人口,”他實際上想表達的是,官方無法容忍效益不好的國有企業倒閉或者退出市場,而這是一個非常致命的錯誤。

  在東北土地上生長了幾十載的劉積仁當然知道,要振興東三省國有企業並不容易,但同時他也提醒道,“政府支持國企不能鋪攤子,要加以甄別,不符合市場規律的企業應該允許退出市場”。

  劉積仁建議,在國企密集的東北地區,是否可以考慮進一步壯大民營企業的力量,以激發市場活力,為僵化的體制注入新鮮的血液。

  與東北製造遙相呼應的是南方的製造業。在兩地製造業都在尋求突圍之道的背景下,雙方有可能會發生更加深刻的聯繫,劉積仁的思考是,“東北的機器可以解決南方勞動力短缺的困境,而南方的技術創新和市場機制,則可以激活東北僵硬的國企制度”。

  除了產業方面的改進,劉積仁嘗試從文化角度解讀東北的經濟發展,在他看來,東北製造業的轉型升級也是一種文化的改變。

  他做了一個有意思的比較,東北製造和東北人的性格一樣,都比較“粗獷”,但企業長期生活在體制內,缺少冒險的精神。今年5月份,他在人民日報撰文稱,要喚醒東北的創業激情,鼓勵創新和冒險。

  這個比喻反映在產品上暗含的意思即是,儘管東北的機器體量較大,但產品質量有待提高,這也是東北製造升級的方向之一。“對比一下,在汽車領域,日本的世界名車並不多,但銷量一直很好,這源於產品的質量,”劉積仁稱,“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為客戶創造價值,想必也是企業在面臨轉型升級的現狀時需要深耕的方向”。

  而要做到這一點,“則需要高新技術如數字化技術、新藝術、設計、工業設計、綜合能力等要素的不斷培養和拉動,不能止步不前”。

  外部借力

  此番出國考察,劉積仁要尋找的另一個德國製造強大基因——工匠精神。

  這源於一次德國工業展覽帶給劉積仁的體會。他發現,“當我們談互聯網的時候,德國人講紮實,我們談顛覆的時候,他們還在談紮實”。劉積仁把這種近似於古板的態度看作是工匠精神,更為重要的是,“德國人的精神所在促成了其產業和整體商業環境的相對穩定性”。

  以工匠精神為基礎的商業環境是製造業長遠發展所需要的外部因素,亦或者是一種商業模式,“或許我們的人才數量足夠多但不夠精準,行業的變革和發展更需要扎紮實實做事的人,否則互聯網+也可能只是空中樓閣”。

  在工匠精神之上,劉積仁更看重開放的發展模式:一方面發展模式要開放,利用社會資源、人才、技術等;另一方面,發展區域要開放,除了國內市場,要更加註重全球市場的開拓和資源整合。“開放的投資環境讓有想法的人有了更多的機會,如好的科研題目可以申請專利,企業看好還會大面積投資,這些都是潛在機會,”劉積仁稱。

  這對於中國基礎硬件生產商來說尤為重要,如果無法在更開放的環境中融合更多的資源,那技術創新和產品升級就淪為一句空話。此前,商務部、國家發改委等部門均表態,將推動中國裝備製造走出去,更廣泛地參與全球競爭,挖掘全球潛在市場。“當年沒有PE、沒有資本,只能一個人承擔起來,但恰恰這也是這種環境迫使企業形成了完整的生態,”回望過去,劉積仁對自己的創業史侃侃而談,卻也對如今的現狀隱隱擔憂,“如今科研的生態是研究和發明,商人更傾向於快速盈利,還有一些中間商在走商業化的道路,卻很少有人能在這幾個角色里完美轉換”。

  作為中國IT解決方案與服務供應商的“領頭羊”,如今東軟集團國際化的比例佔到了37%的數據,至於怎樣快速實現預計50%的目標,在劉積仁了看來,“加強海外人才團隊建設和尋求到產品最合適的路徑是需要的發力的方向”。

  人才的全球化是東軟追求的目標。“做軟件和服務本身就有強勁的對人才的需求,但國內陳舊的教育模式滿足不了新的需求,”劉積仁的計劃是,“在繼續投資大學培養人才的同時,要加速全球經營管理人才的培養、加速全球化管理與運營團隊的融合”。

  一直以來,東軟加強海外市場的拓展,在德國開闢公司,拿下寶馬等大客戶是強有力的例證。經濟全球化讓企業的觸角延伸得越來越自由,“美國做了一個醫療設備的新技術,我們在那考察,好了我們就投資。”

  東軟這條路走得沒錯,IBM英特爾索尼、飛利浦等製造巨頭早就實現了全球配置資源和生產。善於外部借力,也是中國製造企業需要借鑒的模式。當然,隨着中國經濟越來越具有開放性,中國企業的全球化正變得越來越容易。

  在過去24年裡,劉積仁和他的東軟,始終以一個創業者的身份應對着不斷變化的外部環境。從創業初期做軟件產品,到應用軟件和集成,再到做解決方案,東軟不斷升級自己的業務,劉積仁曾公開表示,“有時候不要堅守一件事,因為環境在變化”。

  這是一個重要的啟發。對於東北製造乃至整個製造業面臨的困局,劉積仁總結為,“舊的市場需求已經飽和,但新的市場需求仍得不到滿足”,認識到這一點,對製造業來說,非常重要。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