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痛心 男友一眼就愛上了我姐姐

口述:痛心 男友一眼就愛上了我姐姐

function formatDate(str) { return str.replace(/-/g, ‘//’); } function loadAd(param) { var curTime = new Date(), startTime = new Date(formatDate(param.startTime)), endTime = new Date(formatDate(param.endTime)), contain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aram.container); if (curTime >= startTime && curTime <= endTime) { container.innerHTML = param.content; } else { container.innerHTML = ''; } } loadAd({ startTime: '2015-09-21 16:00:00', endTime: '2015-10-16 00:00:00', container: 'fashion_tg', content: '‘ });

  導語:可當林濤第一次見到姐姐時,我就察覺到了有一些不對勁。他們的眼神交流中,似乎顯得有那麼一絲電光石火的味道,但又難以讓人覺察出有什麼不妥。

  不幸家庭迎來好繼父

  我出生在湖北天門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在我14歲那年,父親罹患肺癌,永遠離開了我和媽媽。

  父親的離去讓媽媽把全部的愛傾注在我的身上,雖然失去家庭頂樑柱的我們顯得十分潦倒,但媽媽還是省吃儉用,盡量讓我的生活更好一些。

  看着操勞的媽媽,我萌生了找個人照顧她的念頭。經過我的鼓勵和親戚的撮合,在我16歲那年,母親和一個同樣喪偶的男人走到了一起,那就是我的繼父;而隨着繼父來到家中的,還有一個大我1歲半的姐姐。

  很幸運,我的繼父是一個沉默的好男人。在家庭中,他不僅勤懇工作,而且對媽媽和我悉心照顧。高中上晚自習課,他風雨無阻地接送我;我不小心跌傷了腳,他每天把我背上7樓的教室,同學們都很羨慕我有那麼好的父親。

  半年以後,我對他的稱呼從“叔叔”改成了“爸爸”。

  這個“姐姐”比親姐姐還親

  和繼父相比,姐姐則是我生活中快樂的源泉。

  這個陽光、開朗、好強的姐姐,在學校里是明星,在家裡是開心果。過去只有我和媽媽的冷清的家裡,現在多了許多笑聲。她會唱歌、會彈奏樂器,而且性格很開朗強勢,經常能給我提供一些意見。

  雖然我和姐姐年紀相仿,但沒有血緣關係,很多人會以為我們之間的相處會出現問題,但我不這麼認為。

  見到她的第一天我就覺得有伴了,我不再孤單。隨着時間的推移和相互了解的深入,我更喜歡姐姐了。對於她,我不僅有些依賴,甚至還有些崇拜。

  姐姐對我的好,可以算是掏心掏肺的。2004年,她知道我喜歡劉德華,竟然悄不作聲地用自己的積蓄,讓朋友從武漢給我買了劉德華演唱會的門票。當她將門票和火車票遞到我手上的時候,我的淚水禁不住地留了下來。

  這個姐姐,漸漸讓我覺得,她比我親姐姐還要親。

  愛情,在最美時戛然而止

  2008年,我和姐姐一起南下來到東莞,尋求發展。本科畢業的我順利地進入了一家公司,做起了職員的工作;而從不想過安穩生活的姐姐則帶着七拼八湊來的幾萬元錢,開始在東莞創業。

  在東莞,我不僅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也開始享受到愛情的甜蜜——林濤走進了我的生活。這個男生雖然外貌上看上去並不算帥氣,但他的眯眯小眼裡,卻透滿了幽默和聰明,吸引我墜入愛情的漩渦。

  走過山盟海誓、花前月下的程序,很快,我便和林濤如膠似漆。那時候,我甚至覺得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健康的父母,有疼我的姐姐,更有愛我的林濤。

  可當林濤第一次見到姐姐時,我就察覺到了有一些不對勁。他們的眼神交流中,似乎顯得有那麼一絲電光石火的味道,但又難以讓人覺察出有什麼不妥。

  沉迷在愛情甜蜜中的我,也喪失了女人的敏銳直覺,我只知道每天跟着林濤、給他買領帶和襯衫,卻沒有發現他開始對我逐漸疏遠。

  “我們分手吧。”2009年10月的一天,林濤面無表情地對我說道。

  狠心“姐姐”竟橫刀奪愛

  聽到這句話,我覺得世界快要崩塌了,天旋地轉的感覺幾乎要讓我崩潰。那天晚上,我苦苦哀求林濤不要離開我,可他還是輕輕推開了我,關門走開。那一夜,我孤枕難眠。

  當林濤和姐姐同時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好妹妹,我和林濤第一眼見到就互相愛上了彼此,真的很抱歉。”姐姐鐵着臉,冰冷地吐出了這句話。我淚水奪眶而出,因為我萬萬想不到,最疼我的姐姐,竟然會奪走我最愛的人,我哭着摟住林濤,也哀求着姐姐,最後我們三個人都哭成了淚人兒,抱在一起。

  最後的結局,我只有退出。可我在失去了林濤的同時,也和最親愛的姐姐斷絕了關係;甚至過年團聚時刻,我也不回家——只是怕見到林濤和姐姐。

  儘管我和她同在東莞,但我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她,雖然我的手機屏幕上時常閃亮起姐姐的號碼,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狠狠地按下拒絕接聽鍵。

  點評:

  愛情沒了,還有親情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這句話,很多男人是認可的;可換了位,到女人爭男人時,恐怕是“姐妹如衣服,老公是手足”了——誰叫女人是感情動物呢?

  以前的親密愛人成了自己的姐夫,確實有點怪;但你總不能這樣,就不回家、不看望父母了吧?

  世間真情難得,一見鍾情的更少,就祝福你的姐姐和姐夫吧;如果實在氣不過,就繼續冷處理他們吧,時間是最好的冷卻劑。也許過個兩年三年,大家就可以平靜地坐下來喝一杯茶,聊一下天。文章來源:新華網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