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長虹加速“甩包袱” 掛牌轉讓廣東日電

長虹加速“甩包袱” 掛牌轉讓廣東日電

  本報記者葉碧華廣州報道

  9月30日,四川長虹(600839.SH)對外發布公告,董事會審議通過了擬發行超短期融資券、增資北美研發中心、掛牌出讓廣東日電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投資組建四川虹慧雲商科技有限公司等十項議案。

  2015年是長虹改革的關鍵一年,面對國企改革、互聯網轉型、產業戰略調整三大任務,長虹已先後嘗試改組集團公司、全球化公開招聘總經理、發起成立投資基金等方式謀求轉型,而這次終於將“矛頭”指向了虧損業務。

  甩賣虧損業務

  公開資料顯示,廣東長虹日電科技有限公司是長虹集團旗下子公司,主要從事廚衛、凈水、小家電產品的研發、製造和營銷業務。截至今年6月30日,廣東日電的資產總額為1.87億元,負債總額為9618.10萬元,今年上半年該公司實現營收1.52億元,凈利潤-35.13萬元。

  四川長虹表示,根據公司產業發展規劃,同意按照國有資產管理有關規定以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方式出讓四川長虹及控股子公司長虹創新投資所持有的廣東日電合計98.86%股權,該部分股權對應的評估價值為9564.32萬元。

  對此,家電行業資深觀察家劉步塵認為,長虹在家電的布局過多,因此這次對虧損業務做減法處理的選擇非常有必要。不過,由於廣東尤其是中山一帶不乏小家電生產企業,加上目前外貿訂單大幅減少,預計長虹找到接盤者的難度並不小。

  據了解,目前長虹集團的業務範圍涉足包括黑電、白電、手機、機頂盒、影音、小家電、房地產、廚衛、電源、動力電池等多個領域,擁有包括四川長虹、美菱電器(000521.SZ)、華意壓縮(000404.SZ)和長虹佳華(08016.HK)四大上市平台。

  據其財報顯示,2014年四川長虹實現凈利潤5885.78萬元,同比下降88.52%;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公司虧損4.79億元。其中,彩電業務虧損1.3億元,房地產反而錄得近5億元利潤,成為該公司最賺錢的業務。

  一位在長虹工作多年的相關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雖然長虹涉及的家電業務很多,但沒有一樣拿得出手。“彩電基本已穩定在國內第四位置,冰箱勉強擠進前五,空調恐怕連前十都沒有,而手機業務也基本處於停滯狀態。”

  改革阻力重重

  去年,長虹宣布剝離虹歐等離子屏項目。在甩掉了虹歐等離子這個包袱后,今年上半年四川長虹仍然錄得1.9億元虧損。今年7月,長虹集團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楊學軍再次公開指控長虹集團董事長趙勇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而其指向所涉的正是長虹另一個等離子項目——合肥鑫昊項目。

  楊學軍認為:“鑫昊項目的前期決策繞開了董事會,沒有報經證券監管機構審核,更沒有履行法定的信息公開披露程序,僅由個別當事人決定,是典型的獨斷專行、濫用職權行為。”

  8月6日,四川長虹公告回應外界質疑。然而,楊學軍認為長虹的回應是“答非所問”,並繼續質疑。迄今,長虹方面沒有再跟進回應。不過,此次事件已讓長虹的國企改革備受關注。

  壓力之下,趙勇近日密集接受多家媒體採訪,就長虹的改革進程進行“答釋”。據趙勇表示,改組集團公司的目的是理順政府與企業關係,“過去對下屬子公司管得比國資委還細,母公司成了‘小國資委’。改革之後,公司內部同樣也要逐步向管資本轉變,母公司主要負責戰略和資源配置。”

  此外,趙勇還透露改組后的長虹正積極推動“瘦身計劃”,不符合未來轉型戰略的將全部裁撤,並圍繞產業升級展開資產併購談判。

  不過,劉步塵認為,長虹的改革阻力不可小覷。

  “一方面,內陸政府與沿海的在觀念上還存在不少差距,四川省願不願意真的放手十分關鍵。其次的阻力來自長虹本身,既想政府幫忙兜底,又想有民企靈活機制,這種矛盾心態讓長虹一直無法進行破釜沉舟式改革。”劉步塵認為,長虹單單在業務的減法上還存在不少空間,這次轉讓廣東日電僅是一個開始。(編輯:陳時俊)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