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印度搶了中國風頭 成美科技巨頭拚命討好的對象

印度搶了中國風頭 成美科技巨頭拚命討好的對象

印度搶了中國風頭 成美科技巨頭拚命討好的對象

  來源:界面

  印度,班加羅爾——美國的科技公司們拼了命地想要贏得拉凱什·帕達楚里(Rakesh Padachuri)和他的一家人,以及像他們一樣的人們的歡心。

  班加羅爾是印度的科技中心,帕達楚里在這個城市經營建築生意,使用智能手機通過BookMyShow預訂電影票,從多美樂預訂披薩。他的妻子瓦薩維則從Myntra和Amazon.com訂衣服,從YouTube和Google Play商店下載視頻和遊戲來逗他們4歲的女兒開心。他小姨子塞妮卡則喜歡上Facebook發自拍,還在YouTube上關注追捧印度裔加拿大喜劇演員莉莉·辛格(Lilly Singh)的冥想視頻。

  他們在歸Facebook所有的免費通訊服務WhatsApp上建了一個群,通過它保持聯繫。“現在不需要再互相打電話了。”拉凱什·帕達楚里上個月回家探親的時候說。他家就在一家貝斯特-韋斯特酒店邊上。基本上沒必要出門——日用食雜、生日蛋糕,甚至髮型師都能通過手機App召之即來。

  帕達楚里一家人對科技的熱愛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印度和它12.5億的居民變成了下一個的中國,成了美國互聯網公司最火熱的增長機遇。因為無法進入中國,或者因為中國政府繁瑣的要求而深感挫折,Facebook、谷歌Twitter這些公司以及創業公司和投資者們都把印度當成了中國之外次優的選擇。

  普尼特·索尼(Punit Soni)說:“他們都盯着印度,心裡想:‘5年前是中國,我那時候可能錯過了開到中國的那艘船。現在,我有了切切實實的機會來做這件事。’”他之前在谷歌擔任高管,最近受到吸引回到印度,成了班加羅爾一家類似於亞馬遜的電子商務創業公司Flipkart的首席產品官。

  印度現在是全球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它日益增長的吸引力在最近幾天也得到了凸顯。

  上周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期間會見美國科技界高管的時候,對中國政府嚴格的互聯網政策毫不動搖。

  相反,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造訪美國期間卻展開了魅力攻勢。

  他在紐約市停留之後,前往硅谷,在那裡參觀了特斯拉公司,還參加了微軟的薩提亞(Satya Nadella)以及谷歌的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這些科技大佬們出席的午餐。

  周日,莫迪和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一起參加了一場市鎮廳討論會。他還計劃造訪谷歌及斯坦福大學,接觸商界人士,並在加利福尼亞聖何塞一個能夠容納1.8萬人、門票已售罄的會場發表演講。之後,他將返回紐約,於當地時間周一會見美國總統奧巴馬。

  莫迪在出席Facebook那場活動的時候說:“印度想要繼續進步,就需要成為互聯網世界的領袖。”他承認,Facebook這類公司把人們連接起來並不是單純出於利他主義。但他告訴扎克伯格:“我希望,這件事不只是增加你們公司銀行賬戶的收入。”

  莫迪定期上Twitter和Facebook發消息,他對硅谷傳遞的總體訊息就是:你們要幫助印度成為一個互聯網強國。

  兩年前還很難想象印度崛起成為一個數碼強國。它的互聯網普及率不高,移動電話網絡速度慢得像冰川漂移,智能手機比起功能手機的海洋來說也只是滄海一粟。

  然而,自從2013年以來,印度的智能手機用戶暴漲。研究公司eMarketer預測,今年即將達到1.68億,而印度總的互聯網用戶也將達到2.77億。

  目前,印度已經是移動端使用谷歌進行搜索方面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國。谷歌負責搜索業務的高級副總裁阿米特·辛格爾(Amit Singhal)25年前從印度移民美國,他說,目前“我們還只是觸及到了互聯網大普及的皮毛”。

  讓十億印度人聯網

  印度人長期以來一直喜歡在線聯絡,Friendster等早期社交網絡的大部分增長都來自於此。因此,Facebook的社交網絡目前在印度已經擁有了1.32億用戶,僅次於美國,並不是件令人意外的事。

  但Facebook在印度的根扎得比這還要深。Facebook去年花了將近220億美元收購的通訊服務WhatsApp已經成了印度最受歡迎的應用,在印度這個許多人一天只能賺幾美元的地方提供着免費的短信和電話服務。據分析公司App Annie稱,Facebook的Messenger應用排在第二。

  而這些還只是Facebook印度野心的表層。Facebook印度公司負責增長及移動領域合作關係的凱文·迪索薩(Kevin D’Souza)說:“我們需要把關注的焦點放在10億現在還沒有聯網的人們身上。”

  為了抵達這些人,Facebook眼下提供了基礎版的服務,可以在功能手機和慢速網絡上運行。Facebook還在通過一個叫做Internet.org的傘形項目與當地一家手機運營商合作,提供打包的免費服務,包括新聞、職位信息以及純文字版的Messenger和社交網絡,面向的則是無力支付數據套餐費的人們。

  印度依然提出了許多挑戰。Internet.org眼下就處於當地監管部門及維權人士的火力之下,因為他們擔心Facebook偏袒自己旗下的服務。另外,儘管莫迪四面出擊,但印度政府部門依然在極力審查他們認為不利或者冒犯性的內容。去年,Facebook收到了印度政府10792次刪除信息的要求,遠遠多於其他國家。

  要在印度賺錢也很困難。根據eMarketer的數據,該國今年在數字廣告上的總支出有望達到9.4億美元左右,與美國支出有望達到的580億美元來說,只是一個零頭。

  儘管目前的營收很少,但互聯網公司們稱,他們打的是持久戰,現在關注的焦點是讓更多人的聯網,之後才是盈利。

  谷歌就是一個例子,它希望2017年之前有五億印度人實現聯網。新網民中的大部分人將使用佔據着印度智能手機市場大部分份額的谷歌安卓操作系統驅動的智能手機。這樣,谷歌就能讓這些用戶接觸到它旗下的搜索、YouTube等其他服務,以及大量的廣告。

  谷歌印度公司負責市場營銷的桑狄普·梅農(Sandeep Menon)在公司位於新德里郊區古爾岡的辦公室接受採訪的時候說:“我們一直相信,有利於互聯網的事情就有利於谷歌。”

  然而,讓更多印度人聯網的努力卻迫使許多科技公司開始重新審視一些根本性的假設。

  印度每6個人中,只有一個人英語水平足夠使用英語上網。但印度採用北印度語及印度其他21中官方語言的網頁很少。梅農說:“甚至就連使用愛沙尼亞語的網頁都比使用北印度語的多。”

  Google、Facebook和 Twitter都擴大了支持,增加更多的印度語言網頁,同時正在激勵開發人員和用戶創造更多的本地語言內容。

  印度的移動數據連接很糟糕,網速只有美國用戶期望的1/100。谷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服務器上對網頁進行了壓縮,這樣就能減少80%的流量,加載速度也能提高四倍。

  與此類似,印度用戶可以在擁有學校及公司Wi-Fi等高速網絡連接的時候下載YouTube的視頻,保存下來,脫機的時候再觀看。

  當然,這些對於從來沒有用過互聯網的人們來說都不重要。谷歌為了抵達這些人,與英特爾以及當地一家慈善機構建立了合作關係,派出女性導師,騎自行車去到成千的村民中間,向農村婦女講授互聯網知識。目前已經有200輛配備了太陽能充電平板電腦和智能手機的自行車上路,谷歌希望把這個數字增加到1萬。

  印度互聯網市場的不成熟讓Twitter這樣的公司可以把它當成一個實驗室,Twitter目前在這個國家只有2千萬用戶。

  瓦萊麗·瓦格納(Valerie Wagoner)在印度的創業公司ZipDial被Twitter收購后,她隨後加入了Twitter,擔任公司的高級總監,負責增長。她說:“如果完全從一張乾淨的白紙開始,Twitter應該是什麼樣?”

  幾億印度人目前依然在使用無法運行App的功能手機,但卻能免費接收短信。利用ZipDial的技術,Twitter讓人們可以查看板球明星、政治家們的推文。如果撥打一個特殊的電話號碼,接通后馬上掛斷電話,還能查看各品牌的推文。隨後收到的品牌推文以文字形式發送。今年3月,Twitter與印度政府聯手,所有手機能夠接收短信的用戶都能通過這種方式收到來自莫迪以及其他幾十位政府官員和部長的推文。

  上個月,Twitter開始在印度測試一個新的想法——由標籤統領、完全由新聞報道構成的推文。這個創意是為了重新定位Twitter,讓它成為一項實時的新聞服務,而不只是隨機賬戶、隨機內容的集合。

  ZipDial聯合創始人、Twitter產品管理總監阿米亞·帕塔克(Amiya Pathak)說,Twitter希望這樣的試驗能夠幫助它找到辦法,教育全球的新用戶理解它提供的服務所具有的價值。

  “這是一個我們可以搞實驗的市場。”帕塔克說。“首先在印度進行驗證,如果能夠得到驗證,再帶到其他市場。”

印度搶了中國風頭 成美科技巨頭拚命討好的對象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