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樂視虛實之間 炒概念還是走自己的路?

樂視虛實之間 炒概念還是走自己的路?

樂視虛實之間 炒概念還是走自己的路?

  來源:界面 作者:張雲

  作為A股創業板的一家明星互聯網公司,樂視最近一年“搶頭條”的頻率頗高。儘管這些動作不一定出現在上市公司樂視網(300104.SZ)身上,但卻帶動了樂視整體品牌的曝光量。這家以視頻內容起家的公司現在正在把自己打造成一家全能型的公司——既生產電視、手機,還生產自行車、汽車。為此,樂視不僅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撐這些新業務,更需要一次次向它的投資者闡述這些新業務到底會為這家公司帶來什麼。

  故事越來越多

  9月22日,樂視體育宣布拿下2016-17賽季開始未來三個賽季香港地區的英超轉播獨家權益。除此之外,根據公開信息,樂視近期的其他一系列資本市場運作包括:投資數千萬元入股國內首個新能源汽車綜合服務運營商——“電樁”,目前樂視已成為該公司第二大股東,二者將聯合啟動第二輪融資;互聯網金融平台騎士貸日前宣布拿到了樂視旗下的全資子公司樂視投資的戰略投資;南派投資在去年成立之後半年內即獲得樂視投資,同時投資南派的還包括小米;樂視已經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

  與一系列資本運作相伴的,是大規模的宣傳與曝光。有互聯網媒體爆料稱,樂視體育獲得三個賽季香港地區英超獨家轉播權邀請了近300名媒體記者到場,而樂視的其餘業務,如新能源汽車、智能自行車等也邀請了大批行業媒體造勢。最意外的是樂視捲入酷派與360之間的罵戰,雖然樂視在該事件上保持冷靜,只出了一份官方表態公告,但360向酷派開戰將事件推上了頭條。

  和互聯網業務發展相比,樂視網的資本運作則低調得多。樂視網9月23日公告稱非公開發行方案得到證監會“無條件”通過。實質上,這裡的“無條件”是在樂視網修改過發行方案之後才得以實現的。

  8月31日,樂視網發布公告稱要對定向增發預案進行調整。按照5月26日提出的預案,樂視網計劃定增募資金額為75億元,其中44億元用於視頻內容資源庫建設項目,9.91億元用於平台應用技術研發項目,5.17億元用於品牌營銷體系建設項目,另外還有6億元用於償還銀行借款,10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在這個方案裡面,第一大用款項目為內容資源庫建設,第二大用款項目就是補充流動資金。

  與方案一起提出的還有實際控制人賈躍亭100億市值的減持計劃,賈躍亭表示這些資金將無息借給公司。方案推出后借項目增發“圈錢”的質疑聲就此起彼伏,最激烈的質疑來自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企業研究中心主任劉姝威。

  但就在兩項計劃推出后,市場開始暴跌,IPO暫停,有消息稱監管層劃出了一條再融資的紅線:4500點以下,不再受理(或通過)50億元以上再融資項目。儘管該消息無法得到官方證實,但不少50億元以上再融資項目的公司——無論是新申請還是已經被受理的都調低了融資額,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樂視網。

  樂視網趕在暴跌前提出申請並被證監會受理,但75億元的融資計劃明顯高於前述的隱形紅線。8月31日,樂視網發布修訂后的定向增發文件,裡面融資額已經降到了48億元,低於前述隱形紅線。此外,與項目無關的兩項用款計劃被剔除。新的修訂稿中視頻內容資源庫建設項目用款金額被壓縮至40億元,平台應用技術研發項目與品牌營銷體系建設項目用款金額各被壓縮至4億元,其餘與開展業務無關、總被打上圈錢標籤的償還銀行貸款與補充流動資金被直接取消。證監會隨後通過了經過修改的方案。

  高管精準的增減持

  一面是樂視旗下產品聲勢浩大的新動作,另一面則是樂視網高管們精準的增減持行為。

  2014年12月23日,樂視網12名高管向公司提出了在未來6個月增持的要求。彼時,樂視正捲入令計劃被調查事件,股價連續下挫,賈躍亭則剛剛從海外歸來。據界面新聞記者統計,這批高管股價增持成本在13-15元左右的區間。

  2014年12月23日,公司副總經理高飛,副總經理楊永強,副總經理譚殊,公司董事會秘書張特等增持,當日收盤價13.27元(前復權,下同);2014年12月24日,公司董事鄧偉,財務總監楊麗傑,副總經理賈躍民,副總經理雷振劍在二級市場增持,當日收盤價13.68元;2014年12月25日,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劉弘,副總經理梁軍,副總經理高飛,董事會秘書張特等增持,當日收盤價格14.57元;2014年12月26、29日,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劉弘,公司董事鄧偉,董事會秘書張特,財務總監楊麗傑,副總經理高飛,副總經理梁軍,副總經理吳亞洲,副總經理雷振劍,副總經理譚殊,副總經理金傑,十位高管增持,區間收盤價格分別為14.50元與13.72元;2014年12月30日,副總經理梁軍,副總經理吳亞洲,副總經理金傑增持,當日收盤價格14.58元。

  增持后的2015年1月,樂視網發布了業績預告:合併營業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長180%—210%;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比上年同期增長20%—30%。股價開始觸底反彈並發動上漲攻勢,最高在2015年5月13日達到歷史最高的89.5元,這個價格距離高管們增持已經上漲了8倍左右。這時,董事長賈躍亭宣布減持。

  6月19日,經過一輪暴跌后,董秘張特增持,此時的樂視網已經從89.50元的最高價跌到了55.04元。增持后的6月30日,樂視網發布公告稱,公司與上海金仕達衛寧軟件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7月8日,暴跌中停牌的樂視網發布對外投資公告並復牌,表示擬與樂視體育文化產業發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視體育)聯合投資北京益動思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公司以自有資金出資1000萬元,樂視體育出資500萬元,股價展開短暫反彈。

  此後高管增持頻率越來越小,但樂視網推出了員工持股激勵計劃。直到2015年9月7日,高級管理人員梁軍、高飛、吳亞洲才再次出手增持,當日收盤價格為31.87元。有趣的是,在上述高管增持后沒到一個月,樂視網就發布了定向增發獲無條件通過的公告。近期,樂視整個集團的動作非常大,目前樂視在體育、新能源汽車、智能自行車、移動產品等領域全面鋪開,股價因而也出現了將近30%的反彈幅度。

  界面新聞記者發現,高管增持與利好發布、股價上漲相關度非常緊密,除了張特6月19日的增持屬於高位增持出現虧損外,其他的增持行為至今都為盈利,2014年12月底增持的還處於盈利100%的狀態。劉姝威就提出賈躍亭等高管掌握樂視網的完整信息,在信息不對稱的條件下,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兼總經理巨額減持套現,這種行為動機是否頗為可疑?

  根據全國企業信息公示系統,樂視體育的法人代表為高飛,樂視網為其關聯股東。高飛曾經在14年年底與9月7日密集增持過樂視網,樂視體育分別在7月份與樂視網聯合對外投資,9月15日宣布前傳奇媒體人程益中加盟樂視體育並任香港公司CEO,在程加入一周后的9月22日,樂視體育對外宣布拿下英超香港地區獨家轉播權,23日定增被證監會通過。

  今天6月中旬市場大跌后,證監會曾經發布公告,限制持股5%以上的股東減持股票,但上述高管持股均未達到這個紅線,而6個月的限售期已過,高管已經成為“小非”。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這些增持到期的高管中有個別高管存在職業變動預期,當他們離開樂視網后是否會繼續持有樂視網股份上市公司尚未發布公告。

  大部分業務與上市公司無關

  樂視上述一系列動作對樂視網業績是否有加成?

  科技作者師北宸分析稱,實際作用比宣傳顯現出來的作用要小。以樂視體育拿下未來三個賽季英超香港地區獨家轉播權為例,首先樂視未披露自己在香港的裝機量與銷量有多少,這一點在劉姝威的質疑文章中也被提及。

  劉姝威表示,按照相關規定,公司董事會應介紹報告期內的經營情況,包括:(一)主營業務的範圍及其經營狀況。1.分別按行業、產品、地區說明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主營業務利潤的構成情況。2.介紹生產經營的主要產品或提供服務及其市場佔有率情況。應說明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或主營業務利潤10%以上的業務經營活動及其所屬行業。對佔主營業務收入或主營業務利潤總額10%以上的主要產品,應分項列示其產品銷售收入、產品銷售成本、毛利率。樂視網2014年度報告沒有披露主營業務利潤的構成情況,也沒有說明營業利潤來源。

  實際上上市公司樂視網早在4月份便發布公告澄清了自己與這一系列樂視主推業務的關係:公司與“超級汽車”的運營主體並無股權關係,該業務短期內也不會對公司的業績構成影響;“樂視超級手機”業務是由公司的關聯公司“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開展,該公司並不屬於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公司也不會主導該業務。

  雖然樂視網與樂視力推的部分業務並沒有直接關係,但賈躍亭強調的生態鏈是一系列獨立而統一的整體,從股權上來看每個業務都是獨立公司,但要完成從終端到內容的生態建設,每個公司又要統一行動,樂視網作為內容平台也不可避免會受到其他業務發展的影響,尤其是該公司還是樂視旗下唯一的上市平台,也是融資功能的主要載體。

  當樂視網融資功能受限——正如前述受宏觀政策影響需要收縮融資金額的時候,樂視果斷啟動了其他的融資方式,這裡面也包括賈躍亭減持股份后提供給上市公司的資金,但非上市公司的融資方式則選擇不多。

  界面新聞今年7月份曾獲得了一份樂視控股與中植系向社會募集資金成立理財產品的計劃書。該計劃書表明,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樂視控股)計劃聯合中植系公司作為GP(一般合伙人),成立一支名為“恆天財富穩益十二號樂視基金一期”的類PE產品,產品投向為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該基金管理人為北京恆天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基金託管方為國信證券,募資規模不超過3.1億元,本期不低於1000萬元,存續期為24個月,預期收益分為三檔,按照本金100萬-300萬、300萬-600萬、600萬以上分別定為年化10.3%、10.8%、11.3%。

  該產品的擔保人為樂視網(300104.SZ)股東樂視控股與樂視網實際控制人賈躍亭。恆天財富背後大股東為經緯紡機(000666.SZ)。該產品兩個GP分別是樂視鑫根與北京京鵬,樂視鑫根為樂視控股與北京鑫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合資成立的有限合夥類投資公司,北京京鵬則是中植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與經緯紡機等共同成立的投資類公司。其餘的LP(有限合伙人)則以理財產品的方式募集,使用產品募集資金去認購樂視鑫根有限合夥份額,然後向樂視移動提供貸款。

  兩個月後,鑫根與樂視終於一同出現在閃光燈下。9月28日,樂視與重慶市政府、鑫根資本一同簽訂了合作協議。樂視將在重慶投資產業基地,合作方向包括雲計算與大數據、大屏智能終端代工生產、金融等多個方面,重慶市市長黃奇帆也出席了合作簽約儀式。

  不僅幫助樂視解決資金鏈問題,還積極撮合樂視與地方政府之間合作的鑫根資本是誰?公開信息顯示,北京鑫根的股東只有一個,就是鑫根資本的創始合伙人曾強。鑫根資本創立於2010年,立足重慶,該公司業務主要分為兩大類,其一是幫助重慶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進行海外併購,其二為重慶引入海外的資金、管理、人才,參與到重慶的重大項目及標誌性建築建設當中。“在類似資本的流進流出中,鑫根資本將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曾強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這樣說。

  顯然,此次樂視落地重慶也是鑫根資本穿針引線的結果。該公司號稱重慶第九大投融資平台,旗下有多名具有海外投融資經驗的成員:鑫根資本董事經理秦涵栩,曾工作於費城一家基金公司和德意志銀行,回國之前任職於美林證券;錢軍,曾工作於雷曼兄弟,2005年底到香港工作,雷曼兄弟倒閉前曾負責該公司在香港的特殊投資部門;鑫根資本的合伙人和首席運營官於洋,此前也曾任美國一家公司在中國代表處的代表。

  互聯網圈從來不缺各種喧囂,不過最終還是用戶數據說話。無論是國內市場還是國際市場,電視還是手機,樂視的產品市場佔有率都沒能排名前列。智能手機尚未發力,而智能電視在國內的市場佔有率也只排名第十。這樣的現實也許是樂視故事之外更需要面對的現實。

樂視虛實之間 炒概念還是走自己的路?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