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港囧》給創業者的啟示:將一項功能做到極致

《港囧》給創業者的啟示:將一項功能做到極致

  《港囧》是最近大眾關注的話題,從其票房表現就可以看出火爆程度。截至10月4日,上映10天的《港囧》累計票房12.8億,打破了此前由徐崢執導的前作《泰囧》於2012年底創下的12.68億票房紀錄,再度刷新了國內2D電影票房新紀錄。而我今天與大家探討這個話題主要是“徐崢現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與代表了今天這個時代的商業現象,包括科技產業與所謂的傳統製造業。從今天的創業熱潮現象來看,其中一大批的創業者在被灌了過量的雞湯之後“暈乎”的衝進了創業戰場中,但現實的商業是殘酷的,不是喝雞湯就能實現夢想。同樣,徐崢的成功給我們看到的不是雞湯,而是真實的商業奮鬥軌跡。

  “港囧”背後的三大啟示

  《港囧》出現再次熱播,我將這種現象定義為“徐崢現象”。這種現象的出現,正是在互聯網信息碎片化時代背景下所催生的,其中主要原因由以下兩方面:一是我們今天處於一個信息高度碎片、過載的時代,大部分人已經不太願意花時間去思考有“深度”的藝術;二是經濟下行壓力加劇,必然導致社會競爭壓力加大,此時對處於這個時代中奮鬥的人們來說,我們需要藉助一些娛樂方式來為自己減壓。而這種不佔用大腦“內存”,並且能一笑而過的電影顯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今天,我們不去討論這個時代對於電影藝術所追求的深度問題,而重點討論“徐崢現象”所帶來的商業思考。儘管徐崢是一位導演,但其本質與我們今天大部分的創業者一樣,都處於一種創業階段,只是他選擇了從電影產業切入。而他在電影領域所獲得的“現象級”成功,給今天每天補雞湯的創業者們至少帶來了以下三方面的啟示:

  將一項功能做到“極致”

  在徐崢之前,大部分的國產電影都由曾經的大牌執導,通常採取的都是“重資產”模式。而徐崢的電影更像是當前的單品創業思維,採取的是一種“輕資產”模式,不論是從演員陣容、表現方式、宣傳方式、拍攝製作等方面,並沒有依賴於過去那種大牌、大額、大投資的“壓力三大”方式。其重點所打造的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產品痛點,也就是這個時代下的人需要獲得壓力釋放,圍繞壓力釋放這個點來打造他的產品。

  從《愛情呼叫轉移》到《人在囧途》再到《泰囧》《港囧》,所有產品都是圍繞一項功能,那就是壓力釋放。當然,壓力釋放的方式也有多種多樣,但徐崢只選擇了其中的一個點,按產品經理的思路來理解就是選擇一項技術,也就是笑點來打造。

  而這對於創業者來說,是非常具有商業價值啟發意義的一點。我們在選擇創業的時候,如何抓住用戶的一個需求點,儘可能的將這個需求點做到“極致”,而不是做“萬金油”的大片產品。或者也可以理解為產品的一項技術特點,將其做到最優。尤其是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要儘可能的將不需要的,或者說能夠砍掉的功能全部砍掉,哪怕就留下一項,將這一項功能做到“極致”。

  當然,這種“極致”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極致,我們也做不到真正意義上的極致,只能做到經濟價格尺度上一種相對優異的方式。因為社會、技術、需求一直處於動態變化,只是在我們所處的特定時空點下盡最大的努力將產品,或者是這項技術做到具有獨特的競爭力與美好的使用體驗。而當這種獨特的“技術”一旦給用戶帶來美好、深刻的體驗,就能在用戶心目中留下深刻的記憶,品牌就隨之建立並形成放大效應。

  建立不可替代的核心價值

  最近朋友圈傳着一個段子,說港囧換了黃渤、寶強一樣火的一段話。大概意思是說,徐崢為什麼不用黃勃和王寶強,他要告訴我們是電影成就了你,而不是你成就了電影,換了你電影票房依舊。

  對於平台而言,如何能夠留住一些具有獨特價值的人才,並使這些人才的組合價值最大化,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對於創業者來說,如何打造我們的產品在今天的消費者心目中具有不可替代的獨特價值。不能因為某個階段的一些特定環境因素促使了自身產品、模式獲得成功之後,就開始沉醉在固有的思維模式,以及享受成功所帶來的喜悅與膨脹,而開始忽視對產品核心技術力的不斷優化、提升。對於任何一個企業而言,一旦沒有形成獨特的,不可取代的核心競爭力,或者建立起一定的進入門檻,其結局必然不會太美好,很容易被他人取代。

  商業模式是干出來的

  我們透過“徐崢現象”會發現,徐崢從1994年畢業之後至今一直在不斷摸索,他已經從真正意義上構建出了一個商業模式,這個商業模式並不是他一開始想出來的,而是腳踏實地干出來的。

  徐崢在這一路的過程中在不斷嘗試、探索,在圍繞“笑點”的電影取得成功之後,開始聚焦於其中的一個題材,也是就是“囧”來進行打造,並且不斷推出新產品。其商業模式可謂是漸行清晰,可以預見徐崢接下來將會圍繞着地方(國家、地區)為特性來構建不同的“囧”,並由此探索不同文化下的笑點。

  而最簡單的商業模式就是基於不同國家、地區為背景來為其旅遊做宣傳,這可以說讓一些國家的旅遊、文化主管部門出點錢還是非常有可能的。就算不出真實的貨幣,至少會為其在當地的拍攝提供便利的條件與支持。當然,伴隨着各種商業的植入,以及相關衍生產品的收益,賺錢已經不在話下。總之,站在今天來看待“徐崢現象”,其商業模式越來越清晰,也沒有誰會去質疑他將要描繪的商業模式,但從一開始或許只是非常單純的做好一個電影產品這樣的夢想。

  這是值得當前創業者深思的一個話題,今天的諸多創業者憑着自己的一種“推測”,然後找一堆數據“佐證”,再拉幾個“高大上”的人一起描繪出一個“宏偉”的商業模式。之後就開始各種鼓吹,參加各種創業基金的活動,希望藉助於所描繪的“宏偉”商業模式來獲得投資,再藉助於資本來為自己的成長繳納“學費”。

  這從資本與創業者之間的博弈層面來看也無可厚非,兩者本身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事情。但對於普通的創業者來說,能夠憑藉著“宏偉”商業模式來獲得投資的機會並不大,或者說即便是能夠獲得,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不太可能獲得經過各種吹水之後所呈現的那種“巨額”融資的數額。所以,決定創業成功的關鍵並不一定是現階段所構思的理論商業模型,其關鍵因素是能否做出一項真正改變人們生活方式,或者改善人們生活方式與生活質量的產品,不論是硬件或軟件,或者是某一項服務。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