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老公在領證當天讓前妻陪他睡覺

口述:老公在領證當天讓前妻陪他睡覺

function formatDate(str) { return str.replace(/-/g, ‘//’); } function loadAd(param) { var curTime = new Date(), startTime = new Date(formatDate(param.startTime)), endTime = new Date(formatDate(param.endTime)), contain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aram.container); if (curTime >= startTime && curTime <= endTime) { container.innerHTML = param.content; } else { container.innerHTML = ''; } } loadAd({ startTime: '2015-09-21 16:00:00', endTime: '2015-10-16 00:00:00', container: 'fashion_tg', content: '‘ });

  導語:他前妻還告訴我說:“離婚後他三天兩頭騷擾我,實在是煩死人。對了,你們是6月18日領的證吧?那天他還給我打電話,求我最後陪他睡一覺……”

  一時糊塗做小三兒

  先做個自我介紹。我今年27歲,大學畢業后回老家上班,工作輕閑,收入不高。至於我老公東健,他是外省人,曾和我做過同事,也就是在那些日子裡,我和他結下孽緣。

  剛認識時,東健說過他的情況,比我大10歲,有老婆,有兒子,但夫妻感情一直彆扭。是的,你們沒猜錯,我就是傳說中的小三兒。曾經,我也對“小三兒”深惡痛絕,發誓絕不會成為那種人,可想歸想、做歸做,不知怎的我就掉進了東健織下的情網。只記得當時頭腦簡單,東健一個勁兒地表白,一個勁兒地甜言蜜語,我就信了他的話。偶爾清醒時,我也問他:“這樣做會不會對不起你老婆?”東健一臉悲憤,說他老婆暴躁跋扈、自私自利,甚至不守婦道,如果不是為了孩子,他們早幾年就離婚了。

  說來慚愧,我還見過東健的老婆。有次我們出差路過他家,他找了個借口將我帶回去。他老婆並不是他描述中的不講理,甚至還有幾分賢惠,很熱情地招待了我。在東健家待了大半天,他基本上不跟老婆說話,出門后他向我表白:“看見沒?我和她就是這種狀態,一天也不想理她一句。”

  種種跡象都讓我產生一種錯覺——東健愛我,真心愛我。我以為這就是幸福,並開始全心保護這份幸福。但這幸福太過短暫,不久后我們東窗事發,東健的老婆跟他吵鬧,甚至打電話辱罵我。那段日子像在噩夢中,我走在大街上都會忍不住心驚肉跳,生怕有人跳出來罵我是小三兒。壓力下,我曾多次向東健提出分手,均遭拒絕。同時,東健的老婆也在心灰意冷后提出離婚,東健卻不同意。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很多事情還沒處理好,等一切理順,他一定會給我個交代。

  這一等就是兩年。兩年中我換了工作,換了房子,只為方便跟東健約會。東健大概每兩周來看我一次,每次相聚都讓我既期盼又忐忑,我愛東健,同時也明白這份感情的不道德。

  因為矛盾和糾結,有時我的言行便難免尖刻,和東健的爭執也就不可避免。吵架時,我總是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哭得歇斯底里,鬧得天翻地覆。東健最擅長的就是逃跑,二話不說就駕車揚長而去。等他走後我就開始後悔,給他打電話,不接,發短信,不回。有次鬧騰后,東健仍是撒腿就溜,我接連給他發了100多條短信,直至手機沒電。東健始終沒有迴音,我擔心他開車出事,居然還報了警。那天,東健是下午5點多走的,直到晚上11點多才開機向我報平安。

  分分合合是冤家

  東健是個小氣的人,他不喜歡我和任何異性有任何形式的聯繫。有段時間家人逼着我相親,我雖百般拒絕,但有時也不得不出面應酬。東健很不高興,天天給我臉色看,莫名其妙地發脾氣。因為在乎,我卑微地討好他、遷就他,但最終還是難逃一場“惡戰”。“戰爭”後果很嚴重,我們分手了。最讓我無法接受的是,分手居然是東健主動提出的,當時我很不甘心,千里迢迢去找他,並賤兮兮地跟他發生了一次關係,我對自己說:最後一次,就當是個了結吧。

  可我沒想到,這個所謂的“了結”卻給我惹下大麻煩。不久后我發現自己懷孕了,我給東健打過電話,他沒接,我也就沒再打,打算自己解決。因為經濟條件有限,又因為工作太忙,我選擇了葯流。那種痛苦,直至今日也不能忘卻。

  當時我流了很多血,只得打電話找最好的朋友,她一邊幫我洗衣、做飯,一邊罵我傻,說我太便宜東健那個王八蛋。在她的慫恿下,我給東健發了條信息,說明自己的情況,還說有些東西在他那裡,希望他能還給我。可是東健依然沒有迴音。他越是這樣冷漠,我便越是不甘心,拼了命地找他,一天撥了數百次電話。也許是怕了,東健終於回復,他說過段時間再聯繫。

  大概兩個月後,東健約我見面,在一家商場的美食廣場。這是我們近半年來的第一次見面,我心裡很忐忑,甚至懷疑自己會不會在盛怒之下拿刀捅他。可一旦真真切切地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我的心在瞬間軟化,所有的恨都化作滿腔柔情。兩人聊了一會兒,東健把我要的東西拿了出來,他並無跟我複合的意思。我氣急敗壞,扔下東西就走,還沒走出商場大門,東健的短信就發了過來。他讓我再陪他一次,最後一次。我是世界上最傻最賤的女人,居然答應了他的要求。為什麼呢?我想,還是因為愛。

  最後一次!怎麼可能是最後一次?那次之後,我們又有無數次的見面,每次都是我掏錢住宿、吃飯。

  三個月後,一件大事發生,東健居然真的離了婚。事前他給我打電話,說老婆尋死覓活地要離婚。他的話讓我既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這於我而言或許是個機會,擔憂的是,如果真跟東健結合,我們會幸福嗎?

  報應來時終難逃

  東健離婚後,我們的交往變得名正言順,然後,結婚一事被提上日程。對於跟東健結婚,我一直很矛盾,總覺得是自己導致了他的離婚,東健也說過,如果不是因為我,他和老婆不會走到最後這一步,但他又轉而安慰我:“所以你更要跟我結婚呀,關心我,愛護我,好好彌補我的‘損失’。”

  今年6月,我跟東健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開始了真正的婚姻生活。沒有婚禮,沒有婚紗,只有東健送給我的一枚鑽戒,鑽很小,但我很珍惜,因為那是我們愛的見證。

  因為工作原因,婚後,我和東健仍是過着兩地分居的生活。對此,我也樂得清閑自在。偶爾,東健會帶着孩子過來,我也百分百地真心相待。孩子不在時,我便將全部心思都放在東健身上,為他做飯,為他洗衣,甚至幫他搓澡、洗腳。這裡不得不提到我們的經濟狀況,我和東健一直是各花各的錢,我的收入不高,平時東健不在,總是湊合著在街上對付,一個餅一碗面就算一頓飯。可如果東健來了,我就提前燉好雞鴨,買回好酒好煙。對此,東健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漸漸地,我有些捉襟見肘了,也跟東健提過,他沒說話,但臉上是不高興的表情。後來,他給過我兩千元,是我考某證的學費。再後來,他又給了我三千元,是因為我要去他家,他讓我給他的家人買禮物。可我花在東健身上的錢更多,僅這兩個月,在淘寶上為他買回的各項物品就用了近五千元。

  窮,我能忍,但我忍受不了東健跟他前妻的藕斷絲連。這麼說吧,婚後的爭執大多都跟他的前妻有關。他們之間經常打電話、發信息,其實這也沒什麼,畢竟他們有個共同的兒子,但我理解不了的是,東健總背着我干這事,而且事後必刪通話記錄和短信內容。其實,在我和東健領證的當天,東健就主動給前妻打過一個電話(我在運營商處查過他們的通話記錄),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是向前妻要幾份證明文件,因為孩子要上小學了。

  當時我信了東健,但不幸的是,這個謊言於前幾天被拆穿。因為是周末,東健將孩子帶來玩了兩天,但因為出差,他又拜託前妻過來接孩子,這就讓我有了一次跟他前妻單獨接觸的機會。他前妻其實是個挺大度的女人,目前也有新的結婚對象,她很認真地勸我看好東健,說東健是個不安分的人。原來,東健在他前妻之前便有過一次婚姻,但他一直瞞着,瞞到他們結婚的當日,才不得不說出實情。他前妻還告訴我說:“離婚後他三天兩頭騷擾我,實在是煩死人。對了,你們是6月18日領的證吧?那天他還給我打電話,求我最後陪他睡一覺……”

  東健前妻的話讓我萬念俱灰,原來自己在東健心裡就是個傻子,被他騙了一次又一次。而最讓我接受不了的就是他在我們領證當日,對他前妻提出的那個變態要求,他把我當成了什麼?

  這兩天我想了很多,總覺得這一切都是老天給我的報應,因為當年做了不道德的小三兒,才有今天被侮辱被傷害的結局。三年的感情,我知道我還深愛着東健,也為他付出太多,可正是因為如此,我更無法接受他如此待我。我想結束了,因為好累好累……

  回復

  絕大多數人,在婚外戀情中都會有程度不等的罪惡感或歉疚感。只不過在婚外戀進行時,這種感覺在某種程度上更增刺激,讓彼此更有激情去衝破世俗壓力。可一旦修成正果,這種罪惡感或歉疚感就會成為新家庭的原罪,潛伏在萬象更新的生活中。

  小三轉正往往是缺少道德基礎的,至少不在道德高點,少有人為這一勝利喝彩,當然也就無從喜悅。另外,通常“小三兒”本人也在新生活里倍感壓力,想當初,爭奪愛情果實的過程充斥着煎熬和暗戰,當一切歸於平靜后,內心的另一面,諸如自慚、羞愧、不自信、不信任對方、焦慮……都是新婚姻的暗疾。所以,千萬別做不道德的感情掠奪者。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